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5.金戒指
    气氛凝重又古怪,敖沐阳委屈的站在警察身边,同时凶狠的盯着几个大汉。

    大汉们平时也自诩凶残霸道,可这会被他盯着,个个心里发虚。

    中年警察朱警官指着门口的摄像头道:“这玩意儿是坏的?临时坏的是吧?尼玛币怎么到了要查监控的时候,这监控就坏了?”

    一个大汉嘟囔道:“还不是跟你们警察学的?”

    敖沐阳听到这话差点笑了,这是个猪队友啊!

    朱警官和宋公明听了这话气的脸色大变,金宏知道情况不妙,赶紧抱拳连连鞠躬作揖:“海涵海涵,朱警官,我这兄弟是个愤青,在网上看多了造谣新闻,对咱们政府有错误认识……”

    宋公明指着大汉打断他的话,道:“他是愤青?是一泡粪吧?别说有的没的,一起去派出所吧,你们主动打人还涉嫌讹诈和抢劫,过来上手铐!”

    金宏顿时急了:“我们才是受害人……”

    宋公明晃了晃敖沐阳的手机:“证据呢?这位同志可是有证据的,交易信息在这里,人被打得满脸满身是血,还有你们兜里的现金是人家的吧?”

    “他塞在我的兜里的!”一个大汉委屈的吼道。

    宋公明顿时笑了:“哎哟,还有人强制往你们兜里塞钱?你们踏马讲相声演小品倒是把好手啊。”

    一群人一起被带进了派出所,警察开始办案:他们在两个大汉的兜里找到了一些现金,经辨认这些钱上有大量关于敖沐阳的指纹,交易记录显示他们刚从敖沐阳卡上划走了四万块钱。

    大汉们是流氓能咬得住话,可司机不是,警察一吓唬,司机承认了老板娘讹诈坑害敖沐阳的事实。

    还有敖沐阳进了派出所后被所长认了出来,所长回办公室拿了一面锦旗给他,还给了他两千块钱的红包,作为他协助警察抓获骗子的奖励。

    宋公明很诧异:“喔,上次抓了那帮横行多地骗子的是你呀?我那会不在所里,不知道是你干的。”

    所长摸着大肚腩问道:“小敖,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是来领奖金的,怎么弄成这样?”

    敖沐阳没说话,宋公明添油加醋把事情说了一遍:他去买潜水器,被讹诈,并且还被揍了一顿……

    所长厌恶的瞪了金宏几人一眼,道:“总算落咱们手里了,办他,敲诈勒索罪、故意伤人罪、抢劫罪,一起办了他们!”

    见此,金宏一方害怕了,他们赶紧表明态度决定私了。

    起初这些人听敖沐阳一口标准普通话,还以为他是游客,没想到人家不仅不是游客,还跟当地派出所有关系,甚至所长还给他发红包!

    宋公明想送敖沐阳去镇上医院,敖沐阳哪里敢去?他除了被踹了一脚可是什么亏也没吃,反而把对方暴打了一顿。

    这样金宏愿意私了,敖沐阳借坡下驴,他接受私了,但得给他一个满意的条件:

    四万块钱还回来,另外还要将他先前选的那一套潜水器送给他。

    一听这条件,胖女人先暴怒了,跳起来就要嚷嚷:“麻辣个比啊,这个小比崽子想干什么?叫他去……”

    金宏忍无可忍,一巴掌抽在她脸上:“闭嘴!都踏马你惹的事!”

    他倒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发现形势不利于自己立马去找敖沐阳协商:“兄弟,哥们今天走了眼,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别说废话,这就是条件,能行你就答应,咱们一起离开派出所,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请律师。”敖沐阳笑道。

    金宏还想讨价还价,敖沐阳咬死了底价,他最终无奈,只能肉疼的接受了这个条件。

    胖妇女更肉疼,看着敖沐阳从他们店里带走一套崭新的潜水器的时候,心疼的眼泪都要流下来。

    事情处理完了,时间也到了傍晚,宋公明开车送敖沐阳去码头。

    他感觉有些遗憾,道:“你私了干嘛,就起诉他啊,把这些狗币一起送去坐牢!”

    敖沐阳道:“他们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吧?看样子他们也没什么背景,你们怎么不收拾他们?”

    宋公明很无奈:“这帮人很精明,他们专坑游客,不坑本地人。他们人多势众,游客不敢跟他们来硬的。这样的话,事情不归我们管,归工商局管,我们所里插不上手!”

    抱怨了一通,他又对敖沐阳说道:“你被打成这样就要了一套潜水器做赔偿,这口气你能忍了?”

    敖沐阳笑道:“忍不了,把他们送去坐牢也出不了这口气,你看着吧,我有办法对付这些流氓。”

    到了码头,他本想请宋公明吃饭,宋公明摇头道:“今天不行,我得值夜班,这样往后等等,到时候我请你吃个饭,也算是给你接风,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

    两人分开,敖沐阳上了快艇,带着将军返程回家。

    路上他觉得不对劲,将军从看到警察开始就没有再张开嘴巴过,这天那么热它都没有吐舌头,上了船迎面海风习习它也没玩它最喜欢的迎风吐舌头的游戏,很不正常!

    敖沐阳担心它是不是先前跟狗干架的时候弄伤了嘴巴,就赶紧回家想看看他的嘴巴情况。

    结果一进家门,不用他去查看,将军主动张开嘴吐出两个大金戒指,然后咧着嘴疯狂吐舌头,可把它热坏了!

    看着地上两个还在冒热气的大金戒指,敖沐阳眼神直了:这不是金宏手上的金戒指吗?什么时候让将军给含到嘴里了?!难怪它总是不张嘴,这一张开嘴戒指就掉出来了!

    将军今天又立功了,敖沐阳给它用凉水冲澡去热,然后收拾潜水器,这下子他可有了深入海洋的理由。

    天色接近傍晚,他藏起金戒指后提着潜水器去了码头,村里有人乘船回来,见此就问道:“干什么去?”

    敖沐阳亮了亮潜水器道:“我去水下看看,找找渔获啥的。”

    一个妇女问道:“你买了一套潜水器?”

    敖沐阳点头:“对,托朋友从东瀛小鬼子那里买的,特别先进。”

    真开船到了海上,他才不用这套潜水器,直接跳入水中。

    他的皮肤得接触海水,才能最快的吸收水气,这套潜水器就是个挡箭牌而已,没人的时候他根本没想过用这玩意儿。

    本来趴在船头对着迎面海风甩舌头的将军也跳入水中,继续哼哧哼哧吐舌头,还是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