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6.承诺
    七月初,天蒙蒙亮,金宏听到狗叫声无奈的起床。

    看看旁边睡的跟死猪一样的胖媳妇,他忍不住厌恶的骂了一句:“草,起来了,睡睡睡,睡你马币啊!”

    老板娘的鼾声继续:“咕嘎!咕嘎!咕嘎!”

    外面狗叫声也在继续:“汪汪汪!汪汪汪!”

    内外都是噪音,金宏的起床气顿时爆发了:“草拟麻痹叫叫叫,一个个的叫叫叫!骂了隔壁,怎么不去死了?!”

    老板娘终于被吵醒,不耐的说道:“大清早你嚎什么?号丧呢?”

    听了这话,金宏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在媳妇胸前来了一拳:“胡说什么呢?麻痹快起来,出去看看狗叫什么?”

    “你敢打我?你在派出所打我就罢了,回家还敢打我?”胖老板娘顿时清醒了,跟肉柱子似的直扑金宏,“干你爹,去死吧!”

    金宏心头窝火,他懒得跟这熊娘们一般见识,阴沉着脸去狗舍里吼道:“叫什么叫?草拟吗长得像个狼狗,怎么这么怂?老子当初被你麻痹的这张脸给骗了!”

    狗舍里的哈士奇歪头看看他,然后继续欢快的叫:“汪汪汪!”

    卡斯罗犬和罗威纳犬没在这里,它们遭遇重创,至今还在镇上的兽医店治疗,短时间内回不来。

    想想两条爱犬的遭遇,金宏又是心疼又是愤怒,他一脚踹在犬舍门上吼道:“闭嘴!麻痹等黑子和金刚回来,就把你宰了吃肉,你个不中用的怂逼!”

    他留着哈士奇的目的是看门,毕竟哈士奇的听力很出众,比如这会它一直叫,肯定是门外有人。

    金宏阴沉着脸去拉起卷帘门,然后顿时愣住了:

    只见店铺门前空地上,有两个青年拉着横幅挡住了他的店门,横幅上写着:黑心商家,流氓商家,游客勿上当。

    这一看就是来找事的,金宏双眼一瞪大踏步走上前,口中吼道:“干嘛的?”

    两个青年而已,他觉得干起架来自己没压力。

    结果他刚要动手,路边的一辆金杯大面包拉开了门,七八个小伙子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见此金宏没有头铁的继续往前冲,他立马去打了电话,将一帮兄弟喊了过来。

    来惹事的不过才十来个青年,他的兄弟们喊一下也有十来个,且都是心狠手辣的壮汉,干起来更是没压力。

    听说大哥店铺被人堵了,他手下兄弟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金宏回去换了运动服、牛仔裤和板鞋,又戴上指虎,做好了干架准备。

    他看到兄弟们的车子到了,便冷着脸走了出来。

    两面夹击,大汉们配合从路上走来。

    这时候面包车的车门又被打开,一条大黄狗‘呼’的窜了下来,接着两条长腿落地,一个脸上挂着邪笑的青年从副驾驶走下。

    看到这青年,气势汹汹的大汉们陡然停下脚步:敖沐阳!前两天刚刚狠揍了他们一通还讹了他们四万块钱的狠人!

    金宏的脚步戛然而止,他瞪大眼睛看着敖沐阳,拳头捏了好几捏,愣是不敢动手:他的后背现在还疼!

    输人不输阵,他厉声道:“龙头村的,你干嘛?”

    敖沐阳笑道:“还记得我那天说过什么吗?”

    没人回答,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说,你们敢坑我,我一定会带村里的弟兄回来弄死你们!”

    “大丈夫吐口唾沫是个钉,我说过要回来弄死你们,就一定会回来弄死你们!”

    金宏虽然惧怕敖沐阳的拳头,可他也是个暴脾气,绝对忍受不了这口恶气,以往只有他欺负人,哪有他被人欺负?

    于是他一挥手吼道:“上,兄弟们,干这帮乡巴佬!”

    几个大汉下意识想动手,敖沐阳脱掉上衣外套露出结实的肌肉。

    大汉们顿时沉默的停下脚步,上次对方就是这样脱掉外套然后一个人摁着他们狠揍了一顿,这次对方可不是一个人了,还多了一群和他一样生猛的青年。

    街头干架,要的就是个气势,谁的气势弱了,谁就完蛋了。

    金宏悲哀的意识到,面对敖沐阳的时候,自己这一边毫无气势,他的兄弟虽然能打,可都上了年纪拖家带口,绝对不敢真跟敖沐阳这样的独身青年卖狠比硬!

    一个汉子走过来低声道:“大哥,算了,我打听过了,这个敖沐阳没有爹娘是个孤儿,以前混京都的,据说吃过牢饭才回家的。”

    金宏阴沉着脸道:“消息可靠?”

    汉子苦笑道:“绝对可靠,我托人问了他大伯,他亲大伯!他大伯说他从小就是个刺头,没考上大学去京城混黑帮,回来立马抢了他大伯家的地,还把王家村的杨树勇揍了一顿,靠咱们这条道收拾他,够呛!”

    金宏气的咬牙切齿,可却无可奈何。

    王家村的杨树勇他知道,那是前滩镇的头号猛汉,搁在古代绝对是猛将,他反正就因为杨树勇而不敢欺负王家村的人。

    敖沐阳不知道他跟手下咬耳朵说什么,他懒洋洋走上来指着横幅道:“我兄弟就在这里待两天,他们有一点事,那就是你们的责任!记住了,你们这些人的家庭住址我都清楚,家里几口人我也清楚……”

    听到家人被威胁,旁边大汉下意识骂道:“草拟吗……”

    敖沐阳脸色一变,跳起来奋尽全力就是一记飞踹。

    金宏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动手的,就感觉‘呼’的一道劲风,身边兄弟惨叫着被踹飞出去足足十多米,被一脚从路边踹进店里!

    路边的汉子们敢怒不敢言,纷纷倒吸凉气:这踏马佛山无影脚啊?

    立威之后,他带着其他人返程,让敖富贵带了敖沐鹏在树荫下撑着横幅。

    他找人轮流来撑横幅,一天一人五百块,所以村里没事干的青年都很乐意接这活,因为敖沐阳保证过绝对不会出事。

    金宏这种人他很了解,而且他也托宋公明打听过了,这就是个混子,欺软怕硬,只要自己表现比他更硬、更狠,那他就是怂蛋!

    带着其他人回到村里,有人问道:“阳哥,今天你干嘛?去我那里耍耍?”

    不知不觉间,同辈人对敖沐阳的称呼都改了,从阳子改成了阳哥。

    敖沐阳拍拍快艇上的潜水器道:“我得出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捕捞的。”

    放下其他人,他开着游艇去了海里,这次他换了地方,去了镇子周边的海域。

    他并不敢保证金宏是不是真的那么老实,万一有点什么事,他好及时去支援敖富贵两人。

    因为要保证手机有信号,所以他不能去深海,就开船在浅海区域游荡,时不时下水去看看情况。

    近海渔获少的可怜,海水受到污染视野也不太好,敖沐阳在水里找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渔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