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78.虾鱼收获
    垃圾带里的东西并不脏,毕竟这是一处缓流涡旋,海水不断旋转冲刷,将垃圾表面清理了不知道多少遍。

    不过毕竟是垃圾堆,敖沐阳在里面游动着,哪怕穿着潜水服,依然觉得恶心。

    还好,他收获还不错。

    拿起一个大瓶装的娃哈哈花生奶塑料瓶,里面是一条鳗鱼,这鳗鱼进去的时候估计还小,此时已经有七八十公分,它跑不出来了。

    敖沐阳用刀子切碎塑料瓶,将鳗鱼倒了出来,他又潜入水中一看,看到两个玻璃瓶子里也有鳗鱼,拿到瓶子往网兜里一倒,收获大增。

    前前后后他在垃圾堆里穿梭着,不久就捕捞到了二三十条海鳗,有大有小,合起来得有五十多公斤了。

    一艘渔船开了过来,船上的人看他泡在垃圾堆里便喊道:“哎,弟兄,你在干嘛?处理垃圾吗?”

    敖沐阳大声回应道:“对,处理垃圾,这里垃圾太多了。”

    渔船上顿时响起哄笑声,有人还问道:“这是哪里来的环境保护志愿者?我家厕所也有很多垃圾,帮忙打扫一下?”

    对方不怀善意,敖沐阳就不多说什么了。

    这艘渔船开走,随后又有一艘渔船开了过来:“弟兄你怎么了?待在这里干嘛?”

    敖沐阳道:“收拾垃圾。”

    “真是闲的。”船上的人立马走了。

    敖沐阳摇头,这片海可是周边渔家的饭碗,打渔就像种田,都得先付出才能谈收获,现在渔家们光想从海里捕捞,却不管海洋被破坏成什么样子了。

    不改初心,方得始终,人们急于求成、急于赚钱,还有谁初心不改?

    他将垃圾带翻转了个遍,收获了二百多公斤的海鳗,这笔收获可是相当惊人了。

    大略搜寻一遍,敖沐阳上船离开。

    今天渔网没用上,他就用渔网网罗了一大堆的垃圾拖在后面,送去镇子里垃圾堆处理,同时将敖富贵两人带回来。

    路上他给老孙头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的收获,老孙头满口答应,他立马安排儿子带钱来收虾和鱼。

    处理垃圾不是简单事,等敖沐阳处理完了回到村里码头,不多会孙一金也坐船过来了。

    看着活力十足的鹰爪虾,孙一金颇为惊讶:“这么多活虾?你可以啊,从哪里弄到的?”

    敖沐阳道:“海里,还能哪里?”

    他也挺吃惊的,鹰爪虾吸收了金丹水气后,似乎没像大龙虾一样互相掠夺吞噬,也可能是它们攻击能力差,虽然互相掠夺来着,却没能吞噬彼此。

    总之,如他所想,吸收金丹水气后鹰爪虾们活力大增,一天下来没死多少,按照常理来说,鹰爪虾进桶里一天就死的差不多了。

    因为活性好,鹰爪虾的价格比市场还贵,敖沐阳要了八十块一斤,海鳗则是八十五块一斤,这样四十斤鹰爪虾卖了三千二百块,三百五十斤的海鳗二万九千七百块。

    孙一金没还价,他是行家,看出来这些鹰爪虾的价值,也能看出敖沐阳的价值。

    不仅没还价,他还主动了添了一些钱,只见他豪气的挥手道:“给你凑个整头,三万三。”

    敖沐阳翻白眼:“还以为你给我个三万五,三万三算什么整头?”

    孙一金讪笑:“你出海一趟赚几万块,这生意比我家可做的大多了,应该我占你便宜,你怎么还好意思占我便宜?”

    敖沐阳道:“你就是占我便宜了,这么些海鳗你家能吃下?还不是回去加价卖给你们邻居?”

    孙一金道:“得得得,你是我的哥,我再给你加五百块钱。对了你桶里这不是还有海鳗吗?怎么不卖了?”

    敖沐阳摇头,这些不能卖,这都是带籽的母鳗鱼,六七月份是海鳗的产卵期,一条母鳗怀卵量有一两百万粒,如果保护的好,一批母鳗鱼可以盘活一个族群。

    母鳗鱼带回来后他准备找个礁石区放养,并给它们输入一些金丹水气,看看能不能缔造一个新的海鳗族群。

    他还留了两条最粗大肥美的海鳗,准备自己做鳗鱼饭吃。

    晚上鹿执紫接了他电话开心的跑下来,敖小牛晚上没过来,敖沐阳给他家里打电话,敖小牛接了电话说他今晚在家学习,不出门了。

    这样就剩下他和鹿执紫,他只杀了一条海鳗,剩下的暂时养了起来,随时吃随时杀。

    看到他拿出海鳗,鹿执紫眼睛瞪大:“黄鳝?啊不,海蛇?啊不,这是海鳗啊?原来海鳗就长这样?”

    看着粗壮修长的海鳗在手里转了转去,敖沐阳嘿嘿笑道:“对,就这样,吓人不吓人?”

    “没有蛴螬吓人,蛴螬放到脖子后能吓得男人哇哇叫。”鹿执紫不屑的说道,随即她又好奇起来,“喂,你怎么捕捞到海鳗的?你们这边近海还有海鳗呀?”

    敖沐阳道:“我买了一套潜水器,潜水捕捞的。”

    鹿执紫顿时来了兴趣:“我没什么事了,你带我出海玩潜水怎么样?天气这么热,潜水一定很好玩。”

    敖沐阳摇头道:“咱们这边水质不行,新人潜水得找个高透明度的水域。”

    鹿执紫傲然挺胸道:“喂,你可别小看我,我在迈阿密的时候学过潜水,我的本领可厉害了!”

    敖沐阳在她挺起的胸口看了一眼,道:“行,既然你愿意那就去,你有泳衣吗?”

    “流氓!”

    敖沐阳一脸生无可恋:“拜托,你要潜水总得穿泳衣吧?我问问你有没有泳衣你骂我流氓?”

    “我骂你流氓是因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眼睛往哪里看呢?”鹿执紫收回胸膛,“不过你还挺厉害,眼睛看着我,刀子还把鳗鱼处理了。”

    敖沐阳口上不停手上也不停,迅速就将鳗鱼屠宰放血。

    鳗鱼血有药用价值,具有补虚损、祛风通络的功效,常用于病后、产后体虚,能治疗贫血和神经衰弱。

    但它和黄鳝血一样,都有一定毒性,需要处理。

    敖沐阳先处理了鳗鱼血,然后递给鹿执紫道:“干了这碗热血。”

    鹿执紫将信将疑的问道:“干嘛?”

    敖沐阳道:“对你们女人来说这是补品,放心,我能坑你吗?”

    鹿执紫蹙眉皱鼻:“哇,看起来很恶心啊,咕咚,不过还挺好喝的,甜滋滋的,你加了蜂蜜?”

    “嗯,小嘴挺敏感。”敖沐阳一边笑一边生火,接下来就是要烤鳗鱼了。

    鳗鱼饭有两种,一种是鲜烤鳗鱼,一种是蒲烧鳗鱼,越是新鲜越适合用前一种料理方式,敖沐阳手里这是最新鲜的鳗鱼。

    烤鳗鱼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把控火候,要知道鳗鱼皮烤的时候直接接触火焰,吃的时候最先接触口腔,特别影响口感。

    烤的过程中,要是烤大了会烤焦,这样就没有滑嫩的皮脂感了,烤的不够更完蛋,会导致鳗鱼本身腥味加重。

    敖沐阳跟着东瀛厨师学过这招菜式,他的双手又稳又敏感,每当鱼段烤到渗出油来,他立马就提高鱼段距离火焰的位置,一直烤到表皮微焦且油光发亮。

    这个过程中还要抹酱料和刷油料,敖沐阳认真的盯着鳗鱼和酱料,浑然忘我。

    鹿执紫觉得无聊,她看了会手机,然后嗅到了香味就没心思继续看下去,只好转头看敖沐阳。

    看着看着,她就不再去看手机了。

    其实,做菜一点不无聊,做菜的男人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