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0.扬帆
    鹿执紫不光是简单的记下了百度的内容,而且还进行了研究,她一口气给敖沐阳出了好几个主意,三栖灭杀地狗子。

    几天阴雨之后,灿烂的太阳终于冒出头来。

    鹿执紫晚上看到夜空繁星点点,就猜到了好天气要来了,提前约了敖沐阳出海去潜水打渔。

    正好,敖沐阳这两天又收拾出来一堆地狗子,他抹了香油和鸡血,这将是钓鱼的好饵料。

    天气虽然晴朗了,可风却很大。鹿执紫毕竟不是从小在海边长大,为了保险起见,他没有直接去海里潜水,而是选择去了龙涎湖。

    这让女老师很失望:“喂,在湖里潜水有什么意思?”

    敖沐阳笑道:“龙涎湖的湖水很清澈,好歹没有受到污染,而且湖底有沙层,可一点不比海里差。”

    鹿执紫去过龙涎湖两趟,她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又欢乐起来:“潜水水,潜水水,潜水水,捞鱼鱼,捞鱼鱼,捞鱼鱼……”

    敖沐阳忍无可忍:“你恒源祥啊?”

    “什么?”鹿执紫茫然。

    “鼠鼠鼠恒源祥,牛牛牛恒源祥,虎虎虎恒源祥……猪猪猪恒源祥……”敖沐阳将这句著名的脑残广告词重复一遍。

    鹿执紫立马回应:“哟,你复读机啊?”

    敖沐阳叹了口气,他以前在京都混曾经以伶牙俐齿纵横厨房无敌手,有同行还想介绍他去跟着名嘴郭纲学相声。

    可是跟鹿执紫斗气嘴来他还真不是对手,对方的反应和心思让他叹为观止:女人天生就是玩嘴的高手。

    之前就决定带鹿执紫去潜水,所以他提前做好了准备,借了一艘适合垂钓和潜水的船,今天正好用上。

    到了湖边石头码头,他爬上一艘大木船,鹿执紫看到后顿时吃惊:“哇,这就是传说中的沙船吧?”

    是的,敖沐阳选了一艘沙船来游荡龙涎湖。

    沙船是中国古代船舶业的骄傲,它与福船、广船和鸟船并称为古代航海木帆船中的四大船系。

    正儿八经的沙船是大帆船,唐代以前就是北方水运的主力军,后来更是活跃在了远洋航线上,往返于古代中国与东南亚、阿拉伯和非洲之间,甚至直达欧洲。

    敖沐阳见过一艘真正的大沙船,通体用坚韧的木料制成,首尾之间足有三十多米,有很深的货仓、有宽广的容积,光上下扶梯就有两三层!

    而这还不是最大的沙船,最大的沙船流行于明代,伟大的航海家郑和先生七下西洋的主力船队就是它们,每艘船上执事人就有上百号!

    “那真是云帆高张、昼夜星驰,涉彼狂澜、若履通衢!”敖沐阳评价道。

    他借的这艘船要小的多,前后不到十米,中间只有一道风帆,而且破旧不堪,上面满是补丁。

    听到鹿执紫的惊呼声,敖沐阳点头道:“对,这就是沙船,现在我们村里唯一一艘沙船了,我以为你没见过,给你玩个新鲜。”

    为了让鹿执紫潜水开心,他也是费了心思。

    鹿执紫道:“我只见过模型,在魔都博物馆看到的,据说曾经黄浦江上全是这种船。”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嗯,那真是帆樯如织、舳舻蔽江,装卸上下、昼夜不息!”

    说完,她忍不住笑:“我对的可算工整?”

    敖沐阳笑道:“工整,我那又不是给你出对子。来,女士,请上船。”

    “那我误会你的意思啦。”鹿执紫扶着他手臂小心翼翼的上船,“天,真有一种进入历史的感觉,好像回到民国时代了。”

    “民国时代,黄浦江上就罕见这种沙船了,那时候小火轮取而代之。”敖沐阳终于抓住机会显摆了一下。

    鹿执紫笑吟吟的说道:“好吧,你怎么想起找一艘沙船了?”

    敖沐阳道:“沙船平底方头,在湖里格外平稳,上次你上小舢板差点掉下水去,我觉得还是沙船更好。来,坐稳,开船了!”

    他脱掉衣服露出精壮的上身,双手抓着粗尼龙绳将硕大的风帆拉了起来,大风呼啸,风帆顿时鼓了起来,随即缓缓开动。

    鹿执紫扶着桅杆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骑士,随我上!”

    将军冲到船头扶着船舷探出脑袋张开嘴巴甩起舌头,结果他们顺风而行,没有大风吹它的舌头……

    如敖沐阳猜测的那样,鹿执紫对如今罕见的沙船充满兴趣,他见多了这玩意儿,早没有一点新奇感。

    村里人也对沙船没有感觉,这艘船停了有段时间没怎么用,于是他开船后就前后走动着检查了一下。

    沙船最主要的构件是中舱的桅杆,以前传统上用柏木樟木包裹铁箍制成,后来随着美国红松进入中国,桅杆就换成了这种红松。

    他先去仔细检查了桅杆,这桅杆有十米多高,非常粗壮,要是出现问题中途折断砸到人,那绝对会出人命。

    桅杆上贴着一张纸,鹿执紫回头盯着看,愣是没认出来:“这写的是什么?用的是什么字体?”

    敖沐阳头也不抬的说道:“大将军八面威风,沙船的船老大就叫大将军,至于字体吗?这叫驱邪体?”

    “啊?曲斜体?”鹿执紫惊异,“还有这种字体?不过字迹确实弯弯曲曲、歪歪斜斜。”

    敖沐阳大笑:“是驱邪,驱除邪佞!道士画符箓就是用这种字体嘛!”

    鹿执紫这才明白自己被涮了,她狡黠一笑刚要反驳,但抿了抿嘴又没有出声,自顾自跑去船头拍照了。

    龙涎湖周围没有工厂,顶多人们在湖边洗洗澡洗洗衣服,所以湖水依旧清澈如多年前,附近村里的孩子青年都喜欢来这里游泳。

    风吹之下,沙船徐徐飘荡,鹿执紫很开心,坐在船头唱起歌来:“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歌声嘹亮清脆,音调略带濡软糯甜,敖沐阳倚着桅杆坐下听着,一边听一边跟着哼。

    等到鹿执紫一曲作罢,他感叹道:“时间真快啊。”

    鹿执紫问道:“什么?怎么突然伤今怀古起来?”

    敖沐阳收拾着潜水器,道:“我们小学学过这篇课文,《让我们荡起双桨》,学的时候我们就在这船上,老师带我们在湖里划船,一边划船一边讲课。”

    鹿执紫惊叹道:“哇,你们老师真浪漫。”

    敖沐阳笑,他小时候,学校教学环境很差、老师教学水平有限,可是老师们真的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学生,尽量为他们创造了最好的环境。

    所以,直到如今他最敬重的就是老师。

    回忆着童年将潜水器收拾完毕,他随意的说道:“来,脱裙子吧,脱完了转一圈给我看看……”

    鹿执紫顿时蛾眉倒竖:“流氓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