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4.搀扶
    选择来龙涎湖潜水,一是今天风大海上危险,二是鹿执紫潜水技能不佳,三是为了这片湖底森林。

    海底森林是自然奇观,中国沿海地区的滩涂或者滩湾常有所发现,如东南地区的滨海海底树林,每逢大退潮还会将真身显示出来。

    可是就像鹿执紫所说,这些树林都是死掉的树木,树干树枝甚至腐朽不堪。

    而龙涎湖的湖底森林不一样,它们也死掉了,但树枝树干上附着有水草和水植物,粗看上去好像依然在水底欣欣向荣的生活着。

    这种景色堪称鬼斧神工,敖沐阳猜鹿执紫会喜欢,果然他猜对了,鹿执紫只要入水就要去观摩这片水下树林。

    从上午玩到下午,鹿执紫的兴致总算回落了一些。

    敖沐阳侧转船帆,沙船慢慢悠悠的靠上了码头。

    他扶着鹿执紫下船,鹿执紫一站到陆地上双腿一软惊慌道:“我天,我站不住了。”

    敖沐阳只好揽住她的纤腰帮助她站稳,笑道:“让你在水里逞强,我早就说了咱们不能再潜水了。”

    鹿执紫嘟嘟嘴道:“我就潜水我就潜水我就要潜水……”

    敖沐阳立马道:“鼠鼠鼠恒源祥,牛牛牛恒源祥……”

    “你复读机呀?”鹿执紫笑了起来。

    两人互相搀扶着回家,路上难免碰到村里人,敖沐阳没好意思打招呼,倒是鹿执紫自如很多,碰到熟人会招呼一声。

    不仅如此,她有时候还回头看,敖沐阳道:“你想看看都谁看到咱们两个搂在一起吗?”

    鹿执紫嗔道:“谁跟你搂在一起?这叫互相搀扶——我是看将军,将军呢?”

    敖沐阳道:“它在船上看着鱼呢,它看我没有带走鱼,就留在哪里守着。”

    他搀扶着鹿执紫走到门口,隔壁蹲在门前吃西瓜的敖富贵看到这一幕顿时呆了,西瓜掉在地上‘吧唧’一声摔的粉碎,如同他同样破碎的倾慕之心。

    “沃日,夫唱妇随,你们这是干嘛?”敖富贵几乎是在惨叫,心好疼啊!

    敖沐阳没好气的说道:“唱你个蛋,去湖边上沙船,船上有些鱼和螺蚌,你一起给我拿回来,今晚熬鱼汤喝。”

    进屋后他让鹿执紫休息,然后笑道:“恐怕村里要有关于咱们的流言了。”

    鹿执紫一脸满不在乎:“你也说了是流言,哪有什么可怕的?”

    “流言可畏呀。”

    鹿执紫哼道:“流产可畏,流言有什么可畏的?”

    敖沐阳愣是无话可说。

    敖富贵提着鱼和螺蚌回来,将军在后面虎视眈眈,期间他作势要提回自己家里去,将军立马堵住门呲牙咧嘴。

    逗着将军,敖富贵进门道:“羊子,你说你怎么训的将军?它以前就是个傻狗,现在比我还精啊。”

    “不是它精,是你傻。”

    敖富贵道:“行行行,我傻我傻,可老话不是说傻人有傻福吗?我的傻福在哪里?特别是艳福,艳福在哪里?”

    敖沐阳敷衍道:“你不是看将军眉清目秀吗?要不跟将军来一段?”

    敖富贵竖中指:“你就挤兑我吧,今晚我在你家吃饭,你休想跟鹿老师独处!”

    今晚菜多,敖沐阳将鲫鱼宰杀掉,一半用油简单煎了煎然后倒上水加上一点姜片炖了起来,另一半做了个红烧鲫鱼。

    鲶鱼暂时吃不上,它活力十足,敖沐阳就暂时把它们养了起来。鲶鱼太补,小伙子晚上吃了不好受。

    田螺被他腌了起来,准备做个辣炒田螺,这东西凉下来后是上好的下酒菜。

    天色还早,敖沐阳从镇上买的肉还有不少,他决定包个水饺,这样明天的早饭也就出来了。

    夏秋季节农田里多山蚂蚱菜,敖富贵母亲收拾了一堆。

    敖沐阳去要了两块焯好的野菜团,回来搅和上猪肉加花生油,用老抽、醋和鸡精来调味,然后和面擀皮,利索的包了好些水饺。

    鹿执紫过来帮忙,但她潜水时间太长有点虚脱,包了两个水饺手脚发软差点没有倒在地上。

    敖富贵悲愤的对敖沐阳说道:“你对鹿老师做什么了?”

    敖沐阳瞪了他一眼:“瞎想什么呢,鹿老师去潜水来着,累到了。”

    鲫鱼汤需要长时间的炖,等到水饺煮熟,它也差不多了,锅里清水变成了牛奶般的白色浓汤,一开锅满是鲜美香味。

    敖沐阳舀了一碗往里洒上一点胡椒粉,递给鹿执紫道:“喝两碗,今晚一个好觉,明天肯定又是条生龙活虎的好汉子。”

    鹿执紫抿了一口顿时满意的笑了:“好鲜!”

    鱼汤鲜美,她难免喝多了,敖沐阳发现的时候她肚子都圆了。

    这让他无奈的笑了起来:“待会你不吃水饺了?”

    鹿执紫不屑道:“水饺有什么好吃的?哪有这鱼汤好喝?”

    山野菜水饺出锅,敖沐阳找小碗给她舀了几个。

    水饺皮薄馅多,当季的山野菜自带一股自然的清新味,搭配他特意买的土猪肉和花生油,又鲜又香,敖沐阳咬了一个,汤汁溅出,满嘴生香!

    鹿执紫小口小口咬着吃完,然后站起来溜达起来。

    敖沐阳诧异问道:“你干嘛?多休息啊。”

    鹿执紫认真的说道:“不行,我得活动一下消耗消耗能量,这样才能多吃点水饺——富贵,那一盘给我留着,今晚我吃了它再走!”

    敖小牛又没来,敖沐阳就去送了一些。

    他感觉宋秋敏母子最近情绪不对,可对方不说他也不便多问。

    临走时候敖小牛送他出门,敖沐阳问他怎么回事,敖小牛随了母亲,也有一股倔脾气,摇头连说没事。

    敖沐阳无奈,只好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有麻烦事找阳叔,别让你妈为难知道吗?”

    敖小牛脸色一暗:“嗯,没事阳叔。”

    天气放晴,好几天没出海的敖沐阳第二天开着游艇又去了海里。

    在码头上他碰到敖志义,正在保养渔船的敖志义喊道:“阳仔,明天跟我出海呀。”

    敖沐阳头也不回:“最近没心情。”

    他的目标还是垃圾带,一是收拾垃圾,二是扫上一圈看看能不能再扫出点鳗鱼来。

    结果到了垃圾带海域一看,好家伙,好几艘小舢板在垃圾海里游荡。

    他问道:“你们在干嘛?”

    舢板上的中年人看清他样子后哼道:“跟你前几天一样,收拾垃圾。”

    旁边一个少年抬头道:“爸,咱们不是来抓鳗鱼的吗?怎么又成收拾垃圾了?”

    中年人训斥道:“别多话,快点找瓶子。”

    敖沐阳放眼一看,舢板船上全是瓶瓶罐罐。

    这样他就明白了,应该有人打听到他前些天捕捞到好一批海鳗鱼,然后联想他那天一直待在垃圾带里,就猜出了他的鳗鱼是在垃圾带捕获的。

    好几条船在垃圾带里穿梭,他自然就没有什么收获了,只好开船离开,继续深入海洋看看能不能碰到点别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