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7.补课班
    回程中,敖沐阳一路查看手机信号,等到有信号的时候,他立马给陆虎打了个电话:“虎哥,我刚弄到一批鱼,漠斑牙鲆!”

    “漠斑牙鲆?你不是跟我拽文吧?多宝鱼?”陆虎问道。

    “绝对是漠斑牙鲆!不是多宝鱼!”

    “那你等着,我这会就带人带船去你那边。”

    “不用了虎哥,我这会在海上,我往红洋那边开着呢,咱们在金鳖滩那边碰头吧,你去我那里太远了。”

    “好!”

    电话挂掉,敖沐阳一路加速向红洋方向驶去。

    漠斑牙鲆是多宝鱼的学名,这种鱼在中国叫多宝鱼,在欧美叫欧洲比目,在学术上则叫漠斑牙鲆。

    其中学术上的称呼是针对野生鱼的,所以在中国的海水产行业就有了个小规矩,养殖的这种鱼就叫多宝鱼,野生的就叫漠斑牙鲆。

    这小规矩是敖沐阳在京城酒店学到的,在他家乡其实没有这种说法,因为他家乡也接触不到野生的多宝鱼。

    陆虎则是大海鲜商,自然熟知这种小规则。

    半个小时后,两艘船在金鳖滩海域碰头,陆虎开来了一艘小型的水产运输船,这种船的中部没有底,而是个大网笼,直通海洋中,可以用来运输活海鲜。

    敖沐阳将渔网拖上去,陆虎捏了捏鱼头和鱼身,又打了灯光仔细看鱼身上的花纹和斑点,再看鱼眼和鱼嘴,最终点头:“好,确实是漠斑牙鲆!”

    “肯定了虎哥,我能骗你嘛?”

    陆虎大笑:“哈哈老弟别见怪,你真是牛笔,说实话,我真不信在红洋这片有人能弄到活的漠斑牙鲆,结果你让我开眼界了!”

    敖沐阳道:“我就是运气好,碰到了这么一批鱼,它们应该是从养殖场跑出来的,不过绝对是野生的。”

    活的漠斑牙鲆在市场上是看不见的,要买只能从欧洲一带进口,价格极高,陆虎给了他五百块一斤的价格,这超出敖沐阳预料。

    他想跟陆虎长期合作,于是就坦诚问道:“虎哥,我不占你便宜,五百块一斤是不是有点贵了?”

    红洋海水产多,活的多宝鱼一斤也就是五十块,漠斑牙鲆虽然相对珍贵,但也没有十倍差价。

    陆虎摆手道:“这是当前市场价,你没占我便宜,我也没占你便宜,咱们是君子之交。噢,生意交往的交。”

    说到最后一句他笑了起来。

    敖沐阳也笑了,问道:“现在野生多宝鱼这么贵?”

    “不野生的也贵,物以稀为贵。”陆虎道。

    敖沐阳纳闷了:“养殖多宝鱼早就成规模了,这玩意儿有什么稀奇的?”

    陆虎脸上露出愤懑表情,“玛德,还不是那些养殖场缺德?现在流行用呋喃西林养多宝鱼,结果它娘都用这玩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查出来了,大量养殖场被查封整顿。”

    呋喃西林是一种抗菌药,在畜牧、水产养殖中被广泛使用,它可以增强鱼体对疾病抵抗力,且可以增加鱼肠对食物的消化再吸收能力,让鱼体生长更快。

    本来这种药是用来治疗肠炎,成本低、效果好。但它有一个缺点,人一旦食用了呋喃西林或含有呋喃西林代谢物的水产品,药效能在人体内留存2年之久,会诱发各种疾病,甚至致癌,孕妇食用更是可以导致畸胎!

    听了陆虎的话,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狠?”

    “还有更狠的,有一些养殖场的鱼被查出了孔雀石绿、恩诺沙星、环丙沙星、氯霉素、红霉素之类的药物残留。”陆虎越说越不满,“都他酿的疯了!”

    网子里的鱼都被转移了过去,一共五十五条,都是大鱼,合起来差不多有二百公斤,一公斤一千块,这又是二十万入账。

    陆虎痛快给他转了账,天色不早了,两人约定找时间一起喝酒,然后分道扬镳。

    除了五十五条成年大鱼,最后还剩下一条幼鱼,敖沐阳本想将它扔入水中放生,但红洋大多数海域不适合野生多宝鱼生存,他决定还是带回家自己养。

    养殖多宝鱼不难,它们比较安静,喜欢贴在海底沙层,这样放入鱼缸中即可。

    多宝鱼的样子很有意思,它的幼年状态和成年不同。

    幼鱼的眼睛跟大多数鱼一样长在身体两侧,成年后两只眼睛就长在身体一侧了,且有一只眼在中间位置,另一只逐渐向左或向右移动,反正不对称。

    回家后,他将这条小鱼放入鱼缸里和鹦鹉螺放到了一起。

    幼年多宝鱼虽然喜欢吃甲壳类生物,但鹦鹉螺是个头很大的甲壳类,它连个甲壳边也啃不下来,二者可以共生。

    吃晚饭的时候敖小牛没来,鹿执紫也没来,这让他挺纳闷的,就带着将军去了学校。

    鹿执紫在收拾一间教室,他敲敲门道:“鹿老师,您可是够尽职尽责啊。”

    看到他进来鹿执紫笑了起来:“我想收拾出一间教室,然后开个补习班,帮村里的孩子补习功课。这几天我和敖老师、朱老师谈了谈,又了解了一下村里学生的知识水平……”

    剩下的话她没说,只是无奈摇头。

    敖沐阳明白她的意思,镇上学校能有什么教育质量?学生们除了填鸭式的塞进一些基础知识,还能懂什么?

    他问道:“你打算补习什么功课?怎么收费?”

    鹿执紫道:“全学科补课,收费?哈,现在在编教师哪有敢开收费补习班的?免费啦!”

    敖沐阳顿时竖起大拇指:“鹿老师,no.1!来来来,吃晚饭,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鹿执紫嘻嘻笑道:“多谢夸奖,不过我没什么胃口,天太热了。”

    敖沐阳道:“凑活着吃点吧,你打算什么时候开课?”

    鹿执紫道:“等到桌椅送到后吧,我联系了村长h县教育局,他们答应会尽快拨款买一批桌椅送过来。”

    敖沐阳撇嘴:“就敖志义那性子?他能从村里拨款买桌椅?”

    第二天下午,敖富贵的铁皮船开回来,几十张桌椅卸到了码头上。

    鹿执紫看到后心花怒放,对赶来的敖沐阳说道:“看到没有?县里还是有人对乡村教育都是非常重视的……”

    她正说着呢,敖富贵对敖沐阳说道:“羊子你数数,五十张桌子五十张椅子,我都检查过了没问题。”

    敖沐阳点头:“你检查过就行,信得过你。”

    一名随船来的家具厂销售员将一个单子递给他道:“您是敖沐阳先生?如果没问题,那您签个字吧。”

    鹿执紫目瞪口呆:“啊?你买的?”

    敖沐阳将笔在手里转了一圈,道:“你说对了,确实有人对乡村教育非常重视,不过不是县里,是在村里,是村里但不是村长,是我。”

    ps:宣传一下弹壳的新公众号吧,号名是:全金属弹壳。之前的弹药库不是弹壳所有,这次弹壳自己搞了一个公众号,主要介绍文里出现的一些海水产物种,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