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8.告状
    敖沐阳带着村里的几个青年将课桌搬运到学校里,这些单人课桌很轻,但强度很高,功能多样,且桌椅都可以调整高矮。

    一位老先生和女老师朱春红跟着来到教室,看着崭新的房屋和崭新的桌椅,老先生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唉,咱们的学校啊,真好!”

    老先生名叫敖志盛,是村里最早的民办教师,也是现在的村诊所坐诊医生,德高望重,周围好几个村子五十岁以下的人都得叫他一声老师。

    朱春红拍拍敖沐阳的肩膀道:“沐阳,你是个好孩子呀。”

    敖沐阳笑道:“嗨,朱老师,这都是我应该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咱们村要发展,那孩子的教育是头等大事。”

    敖志盛对他说道:“志义他要是有你这个觉悟多好,那家伙呀,哼!”

    又是长叹一声,老先生连连摇头。

    将桌椅放入教室排好,敖沐鹏看的啧啧称奇:“你们说有钱就是好哈,现在这孩子用的课桌椅子真好。”

    敖沐阳帮鹿执紫摆放排列,然后站到讲台上去看整齐度,低头一看,看到讲桌上有一本法语书。

    于是他抬头对鹿执紫笑道:“boujour,deiselle,ntallez-vous?”

    鹿执紫诧异的看着他:“bonjour,nsieur。je-vais-bien,rci。”

    敖沐阳继续笑道:“le-fran?ais-vous?t-il?”

    鹿执紫点点头道:“0ui,beaucoup……”

    “你们在干嘛?”敖富贵满头雾水,“你们嘟囔啥?说的是什么?粤语吗?”

    鹿执紫道:“法语,嗯,沐阳兄你还学过法语?”

    敖沐阳道:“我之前在京城做厨师嘛,你也知道法国大厨厉害的很,我跟其中几位偷师来着,就自学了法语。”

    “那你们刚才聊的是什么?”敖沐风好奇问道。

    敖沐阳随意道:“很简单的东西,你好你吃了吗你怎么样之类的,这不是重点,来,把窗户都打开散散味,这些新桌椅还是有味道……”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部署完毕,那接下来就是正式开战了。

    鹿执紫背着手在教室里转了几圈,然后扭头对敖沐阳狡黠一笑:“同学,你站在那里干嘛?回去坐着,想罚站吗?”

    敖沐阳嘿嘿笑道:“我不想罚站,我想留堂补习。”

    “可以,还有课后留堂惩罚,你要不要?”鹿执紫的笑容忽然变得灿烂而妩媚。

    敖沐阳受宠若惊:“啊?”

    “啊什么?”鹿执紫继续妩媚的笑,她往外指了指道,“敖志盛老师和朱春红老师将负责课后留堂工作,到时候你跟着他们好好学习。”

    两位老师在外面参观校园的装修,现在工程只完成了不到一半,学校里依然是热火朝天。

    敖沐阳立马摇头:“那算了,我是乖乖学生,我不用留堂。”

    鹿执紫道:“不想留堂,那么你上课认真点,来,坐好,还有将军,让将军也坐好,我先找找上课的感觉。”

    本来趴在地上乘凉的将军被拖到了桌子上,敖沐阳将它折腾一通,让它端坐在椅子上将前爪搭在课桌上不准动。

    将桌椅散味两天后,鹿执紫决定开办补习班,联合敖志盛和朱春红挨家挨户统计孩子的学龄,进行课程安排。

    敖沐阳平时没事干就出海,这次除了海沟水域他多了一个去处,那就是暗礁水域,他得去看看暗礁周围多宝鱼和花盖蟹的情况。

    七月中旬,学校补习班快要开课了,这没他什么事,他就老老实实的出海,空闲下来收拾院子里的菜地。

    中午刚从海里回来,他给地里除了除草,鹿执紫风风火火赶来,带起一身热气。

    敖沐阳给她端上一杯冰镇果汁道:“喝点水,这几天忙活的够呛?”

    鹿执紫舒了口气:“其他的都还好啦,就是敖小牛那边有点问题,这熊孩子说不上学了,怎么说都不听,气死我了。”

    敖沐阳一愣:“什么?他才几岁就不上学了?”

    “对呀,他说要跟你出海去打渔,说上学没出息。”鹿执紫贝齿都要咬碎,“怎么说都不听,熊孩子啊!”

    敖沐阳道:“你别生气,你不早跟我说?”

    鹿执紫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道:“早跟你说干嘛?你是老师我是老师?这是老师的工作。”

    敖沐阳道:“管是谁的工作呢,反正谁让你不痛快了,我就去揍他,揍到他让你痛快为之!”

    听了这话,鹿执紫一口橙汁差点喷出来,呛得直咳嗽。

    敖沐阳帮她拍拍后背顺了顺气:“怎么了,这激动什么?”

    “我有个守卫骑士了我能不激动吗?我这是成为小公举了。”鹿执紫开着玩笑,然后她又认真起来,“不过这件事真得靠你,我来找你就是来告状的,但你不能打他,跟他去好好谈谈,那孩子听你的话。”

    敖沐阳点头,鹿执紫道:“那还等什么,快去,我的骑士!”

    “皇帝不差饿兵,骑士也得吃饭,咱们不着急,来,吃午饭,你最近没怎么好好吃东西啊。”敖沐阳去了厨房。

    他蒸了螃蟹和大虾,剥壳切肉组成拼盘,又放了点海豆腐衬托,组成一道凉菜。

    本来他还想做点别的,鹿执紫摇头:“别忙活了别忙活了,最近太热,真的没胃口,正好减肥。”

    敖沐阳道:“那我给你切水果做个沙拉,减肥不是这个减法,你这样不吃东西瞎忙活,那过不了多久就得为支教事业鞠躬尽瘁了。”

    “去你的,我鞠躬尽瘁得让你陪着死而后已。”鹿执紫笑着捶了他一拳。

    之前敖沐阳从敖富贵家里舀了一些海凉粉,鹿执紫吃了两口倒是觉得这个不错,将他剩下半碗海凉粉全吃了。

    见此,敖沐阳说道:“你喜欢吃海凉粉?那回头我给你做一锅,这东西好说。”

    两人还没有吃完饭呢,又是一个风风火火,敖沐鹏风风火火跑来了:“阳哥,呼呼,吃饭呢?鹿老师也在?”

    “什么事这么急?”

    “呼呼,快别说了,有要紧事啊,你们先别吃了,要不你们先吃?倒也不是……”

    “我靠,有话直说,拐这么多弯你漂移啊?到底什么要紧事?”敖沐阳郁闷。

    “有外乡人堵着秋敏嫂子家里,好像是高利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