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9.麻烦事
    一听这话,敖沐阳一拍桌子站起来:“外乡人堵咱们村里人的门?好大的胆子!什么时候的事?”

    敖沐鹏擦了把脸上的汗水道:“我也不知道,这大中午的谁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刚才不是我恰好去买西瓜吗?然后就碰到了这事,我看他们人多,就通知大家伙也来通知你……”

    鹿执紫道:“行了,不必废话,去看看怎么回事。”

    他们刚出门,敖富贵穿着大裤衩子跑出来:“阳子,朱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欺负秋敏嫂子一家呢……”

    敖沐阳家在村西头,隔着村东头有段距离,等他们赶到之后,宋秋敏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乡亲,隔着老远他就听到村里人喊叫声:

    “你们干嘛?哪里的?”

    “让开,我们进去看看咋回事。”

    “丧天良啊,欺负人家孤儿寡母!”

    一辆丰田汉兰达和一辆长城皮卡停在门口,几个大汉叼着烟阴沉着脸堵着门,将赶来的村里人堵在门外。

    一个脸上挂疤的光头大汉阴嗖嗖的说道:“不关你们的事,草,都滚远点。老少爷们有家有业,别不小心溅血在身上……”

    旁边有青年立马从兜里掏出蝴蝶刀,只见他手指抖动,蝴蝶刀在他手指之间迅疾的旋转起来,阳光照在刀片上,寒光刺眼!

    外面的村里人都是老实巴交的渔民,而且确实如光头所说都是有家有业有父母孩子,谁敢惹这些不要命的混子?

    听着他冷飕飕的话、看着刺闪闪的刀子,乡邻们沉默了。

    这样一来院子里的声音清晰起来,敖沐阳刚转过来就听到了宋秋敏的哭声:

    “呜呜,大哥我咳咳,我给你跪下,你可咳咳可别动我孩子,他就是个孩子,咳咳我给你跪下了,呜呜,钱不是我们家欠下咳咳欠下的啊……”

    “妈!妈!你起来,妈!妈!起来别哭!”敖小牛的吼叫声更响。

    敖富贵脸一黑,抢先几步向门口冲去。

    他有一股蛮劲,可门口的大汉和青年都是斗殴老手,他刚从人群挤出来双方还没有打上照面,对方抢先动手,又是踹又是拳砸,敖富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放倒了!

    光头大汉还要踢人,一股劲风拂面而来,有人从人群中冲出来,高高跳起就是一记凌厉无比的飞踹。

    “卧槽!”一声惨叫,光头大汉也飞了起来,不过是被踹飞起来的,他的庞大身躯撞在木头门上,竟然将门板都撞歪了。

    这凌厉的攻势吓了其他三四个青年一跳,敖沐阳落到地上,其中一个青年想动手。

    结果他往前一迈步,敖沐阳没有停顿落地跟踩着弹簧似的‘嗖’一下子冲过去,一把掐住他脖子!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闪,敖沐阳跟名将施展野蛮冲撞的功夫似的,掐着青年脖子硬生生将他提起来带的后退好几步,最终狠狠往地上一摁,砸的青年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只会翻着白眼抽凉气!

    剩下两个青年脸色都变了!

    光头大汉扶着门挣扎着站起来,他打眼一看骂道:“草,抽刀子捅死——卧槽!卧槽!卧槽!”

    看清敖沐阳样子后,他的话顿时戛然而止,只会在那里下意识的骂娘。

    此时敖沐阳也看清他的样子了,顿时一笑:“卧槽,熟人啊!”

    他之前见过大汉,在镇上买潜水器的时候这大汉和金宏在一起。

    敖富贵也认出他来了,他抹了把鼻血道:“草拟吗,是你啊?你们找错人了,堵你们狗日门的是老子!”

    敖沐阳摁住他肩膀:“他们不是来找咱们的,带人看好这几个,我处理这件事。”

    他隔三差五就找人去金宏店铺门口拉横幅警告游客不要上当,金宏从未来找过他,这就让他明白了,对方是外强中干的怂货而已。

    敖沐阳阴沉着脸往前走,大汉赶紧让开,这样他一推门就走了进去。

    院子里有三个中年人,有一个坐在张椅子上,宋秋敏正跪在他面前磕头,还有一个将敖小牛摁在地上,膝盖顶在敖小牛后背,搓的他后背掉皮出血。

    还有一个人蹲在敖小牛跟前,他左手是把生铁砍刀,右手则拿着冰块,好像磨刀一样在上面‘咔嚓咔嚓’的磨着。

    这种生铁砍刀含碳量很高韧性很差,即使打磨后也不是很锋利,混子们拿这刀都是吓唬人,真要砍人这刀不顶用。

    但宋秋敏母子不懂,看着一把砍刀在面前被冰块摩擦的发出‘嚓嚓’声响,宋秋敏吓得绝望大哭:“求求你们我给咳咳我磕头了,我给你们磕头!咳咳别砍孩子的手啊!”

    一边哭她一边磕头,将水泥地面砸的砰砰响。

    大汉不为所动,他用冰块磨着刀笑道:“别怕啊小子,我这刀一直冰镇着,温度低,砍掉你手指以后低温可以封住你血管,不会流很多血。”

    他刚说完,门开了,敖沐阳进来了。

    听到开门声,椅子上的大汉满脸不耐的回头:“杠子你整啥?不是让你看住门吗?草,你是谁?”

    看见敖沐阳进来,他阴沉着脸皱起眉头。

    敖沐阳没理睬他,走过去将宋秋敏扶起来道:“嫂子……”

    大汉阴狠一抽嘴角,抬脚狠狠踢在他身上。

    他膝盖一动,敖沐阳更快的来了个侧踢,脚尖正中他小腿迎面骨。

    迎面骨神经末梢密布,是人体痛感最敏锐的地方之一,被人用脚尖踢中,大汉连人带椅子被掀翻在地,抱着小腿忍不住惨叫:“沃日,搞死他!啊啊!”

    蹲在地上磨刀的大汉狰狞一笑:“草,你们农村老土鳖挺猛啊。”

    说着,他扔掉冰块拎刀站了起来:“麻痹,看老子怎么剁了你!爱多管闲事是不是?我看你丢条胳膊以后还敢不敢多管闲事!”

    敖沐阳看也没看他一眼,他将宋秋敏扶起来道:“嫂子,这么热的天你待在院子里干嘛?去屋里歇着。”

    磨刀大汉脸色一沉,跨步向前挥刀就砍。

    敖沐阳其实一直盯着的就是他,等他肩膀一动,他立马转身拧腰快步冲了上去。

    金丹一直在疯狂的逆转,水气遍布他的全身,让他反应能力和爆发力都远超普通人。

    一步冲上去,他双手如钳子般精准而凶狠的抓住了大汉持刀右手,接着一脚踹在他小腹同时伸手往后拽,将大汉踢出去的同时他将砍刀抢到了手。

    见此,村里人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院子里一时之间乱七八糟,敖沐阳持刀在手,握着刀往旁边墙壁上狠狠砍了一刀厉声道:“都踏马安静!这怎么回事?!”

    一刀砍下他又收回,突然注意到刀身上出现一道裂缝。

    见此他心里一动,随即迅速改成一手握刀柄一手捏刀刃,同时全身力气猛然爆发,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砍刀在他手里断成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