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1.买院子
    进屋之后,鹿执紫接管了话题,她握着宋秋敏的手,话题展开,一切水落石出。

    带头汉子叫崔德茂,在县城从事高利贷行业,宋秋敏没找他借过钱,借钱的是她哥哥,也就是敖小牛的大舅。

    宋秋敏的哥哥找崔德茂借了十万块,他是一条赌狗,当时输红了眼想翻身就借了高利贷,但高利贷公司也不傻,不借给他这种烂货。

    她哥哥就花言巧语哄骗了宋秋敏去签了一份抵押合同,用敖沐志留下的这个房子来抵押了十万块钱。

    后面的事很简单了,十万块落到她哥哥手里没多久全部又还给了崔德茂——实际上那地下赌场就有崔德茂的股份。

    本来十万块不多,可这是高利贷,利滚利很快由十万变成了二十万,最后又变成了四十万,宋秋敏大哥一看情况不好,偷偷跑路了,留下个烂摊子给母子两人。

    崔德茂前几天找到了宋秋敏逼她还钱,宋秋敏这时候才傻了眼,她哪知道自己会摊上这样的事?

    坐在张凳子上,她哭得眼睛通红:“我哥跟我说是给小牛办咳咳,办了个保险,咳咳让我去签名画押,我没多想呀,咳咳,他咳咳、这两年就在卖保险,我以为他真给小牛买了个保险,万一我死了让小牛也多个保障,咳咳咳咳……”

    敖小牛抱着她的手臂咬牙:“妈,别说了,你老咳嗽,我一定找到我大舅,找到他让他自己还钱!”

    屋门口围观的人叹气:

    “唉,真是丧天良了,虎毒不食子,你说小牛他舅怎么这么个玩意儿?”

    “糊弄到自己亲妹妹身上,我也是头一次碰上这样的事啊!”

    “自己妹妹啥情况了他心里没点b数?草他吗,这种人搁以前就得倒挂在水井里去!”

    敖沐阳看向崔德茂道:“就是这回事?”

    崔德茂梗着脖子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她欠我钱,不给钱我就——哎哟卧槽!”

    敖沐阳一巴掌抽了上去,抽在他脸上将他直接抽了个趔趄。

    崔德茂大怒,他一瞪眼对视上敖沐阳的视线,顿时想起了对方掰断砍刀还有将自己兄弟硬生生跺晕的场景,忍不住心里一寒。

    敖沐阳指着他的脸道:“要说话好好说话,和谐社会救了你知道不?搁在改革开放之前,你这样的进我们村会直接被砍死喂鱼知道不?”

    崔德茂忍住气道:“你牛笔,兄弟,你现在是我哥哥,这是你的地盘,你说的算。但欠债还钱,这天经地义吧?合同在我手里,你说这事怎么办?”

    敖沐阳上去又给了他一巴掌:“要说话好好说话,阴阳怪气给谁看?”

    崔德茂脸色铁青,愣是被抽的没脾气。

    敖沐阳道:“法律规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你这是高利贷,欠高利贷还不还法律没规定,我不还钱你能怎么着?”

    “我不能怎么着,你试试呗,”崔德茂说完这话看到对方又举起手臂,赶紧改口,“我无能为力,你们赖账还欺负人,你们龙头村牛笔!”

    敖沐阳不知道这个崔德茂什么来头,不过看对方的架势不是金宏那种伪混子能比的,他光靠耍横卖狠恐怕镇不住对方。

    崔德茂也说道:“现在是你的地头,青年,我今天认栽。但你们不可能永远呆在村里对吧?说实话我打不过你,我也不跟你打,反正欠我钱的人我认识,我们既然干高利贷,绝对有收钱的本事。”

    “而且,高利贷公司也不是我的,我就是个小喽啰,今天我认栽,可我头上的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我不是威胁你,兄弟,真的,但欠了高利贷要是那么容易就不还了,我们早就破产了,早回家打渔种地了,还能买车买房?”

    敖沐阳冷冷的看着他,崔德茂跟他对视,但对视两眼后心里发寒,便不自然的扭开了脑袋。

    眼睛盯着崔德茂,敖沐阳心里电光石火般思索对策。

    宋秋敏被坑了,但不是被这个崔德茂坑了,是被自己亲哥哥坑了。

    她这笔欠款不具有法律效应,不还钱法律不会制裁她,可是高利贷公司会对付她。

    就像崔德茂说的那样,宋秋敏母子在龙头村很安全,但他们能一辈子不出去了?高利贷公司既然干这行,他们就有收钱讨债的本事。

    说到底,这件事跟法律无关,就看谁权势大、谁拳头硬,敖沐阳拳头最硬,不过事情跟他没关系,轮不到他来扛。

    崔德茂继续说道:“再说了兄弟,你看这小孩才几岁……”

    敖沐阳一挥手:“不用说了,我嫂子借了十万块是吧?”

    崔德茂道:“现在是四十万……”

    敖沐阳顿时眯起眼睛。

    崔德茂强忍一口气,道:“对,本金十万,草,我今天吃亏,你要是能还上本金,这件事也算罢了!”

    敖沐阳拿出银行卡递给敖富贵道:“去镇上拿十万块钱。”

    宋秋敏咳嗽着冲上来抓住他的手:“不用不用,咳咳咳,阳子,这事跟你无关,呜呜,不用你的钱……”

    敖沐阳道:“我是小牛他叔,怎么跟我无关?不要紧,嫂子……”

    “不用!”宋秋敏绝望的叫,“就不用你的钱!我把咳咳,咳咳,房子抵给他,我们家还有个老院子,我有地方住咳咳,不用你的钱!就不用!我们自己家的事,我自己扛!”

    这一瞬间,她展现出来的决心和意志如火山迸发,令人动容。

    敖志兵叹道:“唉,秋敏这娃,就是犟啊。”

    敖沐阳道:“好,嫂子,要不这样,你把老院子卖给我,我正好缺一块宅基地盖房子。我买下老房子,然后起一栋新房子以后娶媳妇,你卖给我那房子行不行?”

    悲愤哀绝的宋秋敏一愣,敖志兵等人顿时纷纷劝说:“这个行。”“对啊,阳子得找个新宅基地盖房子呢。”“你快卖了吧……”

    敖沐阳把卡递给敖富贵,道:“去取二十万,我买嫂子家东头那个宅子,鹿律师,你给我起草个文书合同。”

    宋秋敏喃喃道:“不用这么多钱,那么个破院子能……”

    “那可是全村风水最好的地方了。”敖沐阳笑了起来,“行了,这事这么说定,我二十万买那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