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4.建新房
    敖沐阳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他留下光头大汉只想吓唬吓唬对方,没想到对方找来了金宏给他送礼。

    金宏送的是一台水下推进器,他走遍全镇没买到的水下行进神器。

    “这正儿八经美国货,走私进来的,不过这玩意儿没人查,谁会查呢是吧敖兄弟?这款推进器叫seabob-f5s,重量是35公斤,水面、水下都能跑,水面上时速能有二十四公里,老带劲了!”

    “它的驱动力很大,700牛顿吧,用了个啥叫e-jet动力的系统,这系统老牛笔了,它可以调整动力调整速度,一共六档……”

    “潜水也能用,一直到水下五十米没问题,充电五分钟、运行一小时。咳咳,不是,充电四五个小时吧,能使用一个小时,这绝对够用了对不对?”

    金宏口沫横飞,将潜水推进器介绍的头头是道。

    这个推进器外表红色,通体形状像个熨斗或者说小船,它有一米长、半米宽,两边有抓手,中间是个tft显示屏,可以显示电量、速度、水深、水温、运行时间等数据,非常先进。

    敖沐阳试了试,确实能用,顿时满意:“嗯,不错。”

    金宏心里大喜,就趁热打铁:“敖小哥,咱们之前吧就是个误会,老话咋说来着?英雄不打不相识,你是英雄,哈哈,你是英雄。”

    敖沐阳斜睨道:“这个送我的?”

    金宏被他一看,心里一哆嗦,他拍着胸膛道:“那可不,我这人佩服英雄,送你个礼物不成敬意,你别拒绝……”

    “行,我收下了,我就喜欢收礼。”敖沐阳笑道。

    杠子弱弱问道:“那这样的话,哥哥,我能走了吗?”

    敖沐阳一怔:“当然可以,这里又不是监狱,你随时可以走呀,哦,你想留下吃晚饭吗?”

    杠子连连摇头:“不是不是,呵呵,我就问问。”

    金宏还有别的事,他不想直接走:“我这次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敖兄弟,其实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帮忙。”

    “您说。”敖沐阳对这台seabob水下推进器爱不释手。

    金宏笑道:“你们村里有兄弟老是去我家门口拉横幅,大热的天,我看着心里不好受,这多热啊是不是?所以,你看……”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哦,这件事啊,这我怎么帮忙?我们村里有些伙计特有正义感,他们确实经常去一些黑店拉横幅警醒游客。这也是为咱们前滩镇负责对吧?他们其实是为了防止有人给咱们家乡抹黑。”

    金宏道:“这些兄弟做的是好事……算了,我直说吧,哥哥我以前确实鬼迷心窍干了些有损咱们家乡名誉的事,但以后绝对不干了!”

    敖沐阳问道:“绝对不干了?”

    金宏挺起胸膛道:“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以后我的店铺绝对正经营业,绝对不干坑人的事!”

    既然他做下这样的承诺,敖沐阳就断了隔三差五安排人去堵他店门的想法,见好就收的道理他懂,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不怕这些伪混子,但也不想过于逼迫他们。

    他送一行人出门,看到门口的红色保时捷一愣,道:“哟,豪车啊,我喜欢。”

    金宏的心顿时狂跳,他上去将保时捷得到盾徽给揭了下来,露出个白色字母‘z’的标志,嘴里讪笑道:“什么豪车,就是一台众泰!”

    敖沐阳:“……”

    晚上,鹿执紫在敖富贵的陪伴下回来了。

    敖小牛情况不算糟糕,他用砍刀砍伤了大腿肌肉,没碰到大动脉,所以只是皮肉伤,当时看起来严重,实际上治疗起来不难。

    不过他至少半个月不能动弹,一旦缝合的伤口再撕裂,那就严重了,这样他得留在医院里康复。

    敖沐阳带着钱去医院看了看他们娘俩,给他们交了医疗费,让他们娘俩宽心。

    宋秋敏不想要这些钱,敖沐阳恼了:“我都计划好怎么盖房子了,你怎么又不卖了?我指望建个小楼娶媳妇呢。”

    听他这么说,宋秋敏就无话可说了,只能感激的接下这些钱。

    敖沐阳也不是单纯为了帮助宋秋敏一家,她家那块地皮确实不错。

    现在她们家的新房是敖沐志当初为了结婚,从村委买的新宅基地,他们家的老宅也在村东头,具体位置在大龙山的山脚下。

    这块宅基地的地势在村里最高,要是建起小楼,在楼上可以看到龙涎湖,所谓登高望远,这块宅基地在风水上也属于上佳一类。

    当然,破渔村的宅基地不值钱,别说二十万,两万块也卖不出去,宋秋敏和村里人都很清楚这点,也清楚敖沐阳一定要给宋秋敏二十万的原因。

    宋秋敏性子很硬,既然说了卖掉老宅给敖沐阳,她第二天特意回家一趟,把老宅打扫出来交给了敖沐阳,然后还要跟他去过户。

    敖沐阳无奈:“过户着什么急?你先去陪着小牛吧,我去看看这老宅子。”

    其实不光宋秋敏着急,对于修房子的事他也挺着急的。

    进入七月下旬后,红洋再度被大雨笼罩,一连三四天都在下雨,炎热的天气突然变得寒冷了起来。

    敖沐阳家的老宅一直没有修缮,屋顶又开始漏水漏风,外面刮大风,屋子里吹小风,外面下大雨,屋子里面滴小雨。

    修缮老宅不容易,因为屋顶需要海带草,敖富贵父子帮他寻觅来着,现在这东西少见,一直没找到。

    这样,敖沐阳反正买了一块新的宅基地,他想索性就开始盖房算了。

    正好学校翻新的工作结束了,工程队一时之间没活,敖沐阳就邀请了包工头和鹿执紫一起来他家里吃晚饭。

    最近几天连绵下雨,他没有出海,所以也就没什么新鲜海货,家里冰箱倒是满满当当,可是没有适合做硬菜的主料。

    中午时分他琢磨一下,看看雨势减小,就带着将军出门,去了村南头的溪流边上。

    龙头村的整体布局是东西走势,村西头临近海湾有码头,村东头是龙涎湖,村北面靠着大龙山,村南头有农田有溪流有村庄,再往南也是海洋。

    其中,村南头这条河就叫南河。

    他穿着雨衣出门,将军摇摆尾巴在路上跑,它专门往泥坑里跑,四个爪子拍着水花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很快就满身泥泞。

    穿过村南头的一片树林,敖沐阳去了河流边上,一直下雨,溪流湍急,清澈的溪水滚滚流下,带起雪白的水花。

    他这次准备的硬菜食材,就在这小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