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5.南河畔
    小河也不是很小,河道最宽处有三四米呢,两边放有块块青石,平时村里妇女踩着青石在这里洗衣服,前些年水质更好的时候,大家甚至可以用河水来淘米。

    雨水落下,溪流水位上涨,青石被淹没掉了,敖沐阳想找一块踩在上面,结果他刚弯下腰,身边‘噗通’一声响,大片水浪溅在了他身上,满头满脸。

    他无奈扭头,看到刚跳入水中的将军光露着个脑袋在怯生生的看着他,显然这熊孩子也知道自己惹事了。

    清澈的溪水翻着浪花流淌着,将军的黄色脑袋突兀的露在水面上,时不时有浪花拍上来,也有雨水顺着狗毛流下,它一脸呆傻,好像个雕像。

    敖沐阳忍不住笑了起来,见此将军立马将惹祸后的担心抛到九霄云外,在溪流里摇摆尾巴游荡起来。

    让将军这么一搅和,水面上的一些小鱼顿时慌张逃窜,无影无踪。

    敖沐阳索性挽起裤腿站到了小河里,河水没过了他的小腿直到膝盖,冰凉清爽。

    他抬头往下游看,那里有一座小石拱桥,桥长近十米米,有三米多宽,通体是花岗岩筑成,非常结实。

    就像赵州桥一样,这座桥下面没有桥礅,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如今滚滚溪水就从桥洞流过,桥洞两侧用石板挡住,从中做出一个大水池。

    看着这座陌生又熟悉的家乡桥,敖沐阳的思维有些恍惚起来。

    说起来他小学时代虽然日子过的苦,但其实也有很多美好的生活,当时他们学《让我们荡起双桨》是在福船上摇着船学的,他们学《赵州桥》这篇课文的时候,则是在桥头上学的。

    恰好几个孩子冒雨跑出来玩,他们从桥头爬了下来,衣裤一脱跳进了桥洞中。

    那里的水池像泳池,水比较深,又有石板挡着湍急的水流,所以水流平缓,很适合玩水。

    看着开心嬉笑的孩子,敖沐阳因为回忆少年时代而惆怅的心情好转起来,他喊道:“今天水深,小心点啊!”

    孩子们大笑:“好嘞阳叔。”“没问题阳叔。”

    将军也游了过去,孩子们在水里追逐它、抓到它往水里淹它,一时之间不亦乐乎。

    河道中碧绿的水草在摇曳,水草之中生活着大片的小鱼。

    阴雨天气,水压和气压异常,小鱼纷纷冒出水面来喘息,这样站在河边往下看,入目所及之处都是乌压压的小鱼群。

    这就是敖沐阳的目标,清水鱼。

    小鱼具体是什么品种这不好说,有鲫鱼、有草鱼、有鲤鱼、有黑鱼,还有其他各种小杂鱼,统称为清水鱼,因为它们只能在水质清澈的地方生活。

    它们都是鱼苗、鱼仔子,成片成群生活在河道里,一年四季,数不胜数。

    因为鱼苗太小,龙头村靠近海也靠近大湖,所以没人对这些鱼苗感兴趣,顶多有孩子捕捞回去玩或者喂鸡鸭,其他时候大家都不理睬它们,让它们族群得以不断扩大。

    敖沐阳这次来就是想抓这些小鱼苗,然后做一道铁锅烘杂鱼。

    捕捞小鱼苗在任何地方都是不道德的事情,这叫做竭泽而渔,但在这里没多大问题。

    南河从龙涎湖流出,鱼苗来自龙涎湖,最终河水流入海洋中,鱼苗顺流而下也会进入海洋。

    而它们都是淡水鱼,进入海洋肯定会死掉,也就是说即使没人捕捞它们也长不大。

    捕捞清水鱼不用渔网,使用废弃的蚊帐或者纱窗网就行。

    敖沐阳喊了一声:“喂,你们几个过来。”

    几个孩子嬉嬉笑笑着逆流跑过来,即使下雨的缘故河水暴涨,那也不过才到小腹,对于熟知水性的渔家孩子来说不足为道。

    “干嘛呀,阳叔?”一个名叫敖小米的孩子问道。

    敖沐阳将带来的纱窗网递给他道:“帮我捞点清水鱼,然后老叔我请你们吃辣条喝汽水。”

    “现在谁还吃辣条?都吃火腿肠和薯片啦。”敖小米翻白眼。

    “也不喝汽水了,我们喝可乐、喝酸奶、喝动脉。”旁边名叫敖小俊的少年笑道。

    “是脉动不是动脉,哈哈。”又有孩子大笑。

    敖小俊恼了:“我口误好不好?敖小智你再笑我揍你了!”

    敖沐阳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道:“那就请你们吃火腿肠、薯片,喝可乐、喝脉动,行吧?”

    “还要请我们上网。”敖小米开始谈条件。

    敖沐阳冷笑:“蹭鼻子上脸是吧?好,今天是周几?你们不应该去上鹿老师的补习班吗?怎么都在河里玩?是不是逃课了?”

    几个孩子顿时傻眼:“呃,阳叔你小点声,就吃火腿肠喝可乐就行,你要清水鱼是吧?我们这就帮你捞。”

    敖沐阳哼笑:“算你们识相。”

    这个活很简单,两个孩子一张纱窗网,一人两只手分别捏住网子一侧两角,然后一只手提着网在水面,一只手拉着网去河底,这样在河里拉上一会收起网,里面就有清水鱼。

    敖小米和敖小俊在网鱼,其他孩子也有手段。

    清水鱼浮在水面上后不用工具也可以捕捞,孩子们安静的站在河边,过了一会水波平静,清水鱼群又浮在了水面上。

    这时候他们快速弯腰将河水往岸上泼,一些来不及逃跑的小鱼崽子就连水一起被泼到了岸上。

    敖沐阳拎着水桶捡,加上纱窗网,不多会就收拾了小半桶。

    这足够吃了,他吹了声口哨招招手道:“走了,一起去超市。”

    孩子们顿时雀跃欢呼,不必擦干身体,他们胡乱套上衣服,就这样湿乎乎的上了路。

    村口小超市老板叫敖沐城,跟敖沐阳是一个辈分,年纪大上几岁。

    敖沐阳进去后拿了一条毛巾擦头,又拍了一张一百块在柜台上说道:“可着他们吃喝,我来结账。”

    敖沐城笑道:“你这是干啥来着?去捞清水鱼?”

    五六个熊孩子乐坏了,一人抱了一堆零食和饮料跑到超市门口,坐在小板凳上吃喝吵闹起来。

    敖沐阳又拍了一百块,敖沐城道:“你可真大方,他们帮你弄了点小杂鱼,你至于花这么些钱?”

    年龄最大的敖小米也不好意思了,道:“阳叔,我们不拿了。”

    敖沐阳道:“没事,拿拿拿,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就拿什么,别跟叔客气。还有瓜子花生,这也好吃,来来来,大家吃,瓜子皮和花生皮别乱扔,放到这个袋子里。”

    “叔,我们爱死你了。”孩子们顿时心花怒放。

    等他们吃饱喝足,敖沐阳跟赶牛一样把他们都赶上了山上小学。

    鹿执紫看到几个熊孩子顿时蛾眉倒竖:“你们中午跑哪里去了?怎么这会才回来?”

    “他们跑去河里洗澡了,多危险呀。”敖沐阳做出心有余悸的样子,“幸好让我碰上了,就给你逮了回来。”

    鹿执紫感激道:“多谢了。”

    敖小米一行气的要爆炸:“叔,我们恨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