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6.清水鱼
    送了孩子们去学校,敖沐阳回去处理这些清水鱼,准备做铁锅烘杂鱼这道菜。

    这道菜很常见,是一道渔民家常菜,传承已久,以前就是用个小铁锅在里面乱炖杂鱼,是穷人家的菜。

    但在敖沐阳手里,这道菜自然就没那么简单了,他可是用来做硬菜的呢。

    既然是硬菜,做起来自然不简单。

    这活需要耐心,他坐在门口用一把小刀切开小鱼肚子,手指挤压去掉内脏,然后放到水里再度清洗,水中要倒上一点料酒来除腥。

    小鱼一条一条清理,也对一条一条进行晾晒。

    晒干之后接下来就是烘焙,这也是铁锅‘烘’杂鱼这名字的来源。

    他拿着小鱼用铁丝串起来挂在门口,然后将先前收集的花生壳、瓜子壳,还有谷壳、干桔子皮、碎木屑之类的东西混合在一起,点燃后罩起来,开始烟熏烘烤这些小鱼。

    这个做法类似火焙鱼,这道湘西小菜是***生前最爱吃的菜品之一,六七十年代名扬四海,受到全国各地劳动人民的热捧。

    不过这道菜做起来相当费劲,而且小鱼小虾适合做下酒菜,对于那个年代的百姓来说,显然还是解决温饱更重要。

    于是后来,火焙鱼热潮逐渐就消退了。

    敖沐阳是在巧合之下学到了这道菜的做法,然后他自己琢磨,搭配着用来做铁锅烘杂鱼,发现味道更好。

    烘了几个小时,小杂鱼变成了小鱼干,敖沐阳接下来加入花生油进锅子里,稍微一点油就行,油热了他放入小鱼干,很快煎炸成了金黄色。

    正在门口泥潭里打滚的将军飞奔而来,蹲在旁边抽动鼻子,眯着眼睛耷拉着舌头,口水直流。

    敖沐阳嘿嘿一笑,拿了块切好的辣椒抹在它嘴上。

    这把将军辣的不行,狗习惯性会用舌头舔嘴唇,受到刺激后更喜欢舔嘴唇,即使嘴巴很辣它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下意识的行为,自己控制不了。

    于是越舔越辣、越辣越舔,将军哀嚎一声,又跑出去在泥潭里打滚了,翻滚几圈后嘴上辣味轻了,这让它更喜欢泥潭的环境。

    敖沐阳整蛊得手,哈哈大笑。

    鱼干煎熟,他收拾出来用葱姜蒜开始爆锅,香味起来,他又放入大把的麻椒、花椒、八角混炒。

    后面要加入香辣酱,青红辣椒等等,一直煸炒出红油,他还要往里放上切好的青瓜调味,最终倒上清水加热熬汤。

    小雨纷飞,锅子里的清水迅速染上一层红油,随着‘咕嘟咕嘟’的声音,一股麻辣香气从铁锅里冒了出来。

    这次将军可不回来了。

    傍晚,鹿执紫撑着伞带路进门,海风习习、细雨如丝,她的手里擎着把小花伞,衣袖落下,露出半截白晃晃的小臂,晶莹的雨滴落在伞面上发出滴答声又溅开,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在她袅袅婷婷的身影后,敖志盛、朱春红两位老师和一个粗汉在说笑着。

    这粗汉就是镇上工程队的包工头,他名叫孙富华,家就是前滩镇的,都是老乡。

    进门后敖沐阳将瓜子花生和小点心先端上了桌子,他准备了水果茶,果汁加绿茶调制而成,夏季喝了浑身舒坦。

    鹿执紫给三人倒茶,他则去把凉菜先端上桌,咸鸭蛋、炝土豆丝、泡椒鱼皮、酱爆田螺、葱油海带丝、菜心海蜇头,齐齐全全。

    虽然这几天天气不热,可毕竟是三伏天,还是得吃凉菜为主。

    另外他又搭配了两个家常青菜,加上辣炒花蛤和蒜蓉生蚝这两道渔家常见菜,最终加一个铁锅烘杂鱼做硬菜,这顿饭局就组出来了。

    敖沐阳给孙富华和敖志盛上烟,孙富华应该是听说过他的威名,受宠若惊:“自己来自己来,我这有火,小阳哥客气、客气。”

    敖志盛坦然接受了他递上的香烟,也接了他的火,然后眯着眼睛吞云吐雾。

    接下来开饭,敖沐阳说道:“大家先吃这锅鱼,趁着热,有点麻辣,看看你们能不能吃的了。”

    小鱼已经烘干烤酥了,这个过程中因为没有用到油,所以完美的保留了小鱼的鲜香。

    后面再过油的时候,小鱼已经熟了,这样只是外表吃油,里面的肉吃不上油,表酥内脆、外香里鲜。

    此外它经过炖汤,外皮还占有麻椒油,一道鱼从外到里味道多样,口感也是多种多样,吃的几个人赞不绝口。

    “又麻又辣,又鲜又香,味道太美了。”朱春红咽下鱼肉笑道,“哎呀,阳子这手艺真好,以后谁家姑娘嫁给你,好歹不用愁吃饭。”

    敖志盛对自己的学生也很满意,他眯着眼睛笑道:“何止是不用愁吃饭,生活上啥也不用愁,小阳都能解决的了,绝对好孩子。”

    他们的话意有所指,实际上是说给鹿执紫听的。

    敖沐阳不傻,明白两位老师给自己说好话呢,不过他觉得这样不好,等于是欺负人家鹿执紫孤家寡人。

    于是他笑了笑道:“做个菜嘛,这简单,朱老师家的饭也很香,我小时候就爱吃朱老师家的包子。”

    孙富华抿了口酒道:“小阳哥谦虚啊,你这绝对可以,前几天的事我都听说了,能让杨树勇吃瘪的人那绝对少见,能把县里的流氓治的服服帖帖,你更是有一号。”

    顿了顿,他索性竖起大拇指:“我不是夸你,你绝对是这个!”

    敖沐阳失笑,这不是夸自己是干嘛?

    鹿执紫像模像样的说道:“那接下来轮到我发表意见了?嗯,沐阳兄的优点很多,我一条条列举?”

    敖沐阳给她挖了一块鱼鳞冻笑道:“不急不急,你先吃饭,吃饱饭再来夸我的优点。”

    然后,他轻巧的转移了话题:“孙哥,我准备在东边村后起一栋小楼,两层三层都行,大概得多少钱?”

    “看你想怎么搞,最低得十五万,最高能到两百万,这个不好说的。”孙富华‘嘎吱嘎吱’的咀嚼着泡椒鱼皮,越咀嚼越有味,再配上一口小酒,那味道更是绝了。

    敖沐阳沉吟了一下,道:“照着五十万来建吧,你回头给我出个图纸,我看看行不行,行的话这几天就开工吧。”

    美食当前,生意又上门,孙富华春风得意:“嗨,不用回头,我打个电话让我伙计今晚就拿出图纸来,小意思……”

    其实农村建房子大多不用图纸,靠工程队的经验即可,反正房子构造大体一致,没有城市里楼房那么多讲究。

    一份简易图纸在一个多小时后送了过来,敖沐阳舔了双筷子又加了两个菜,一行人围绕小楼讨论起来。

    最终,酒饱饭足,房子的事也大体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