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7.大退潮
    七月底,大退潮。

    退潮这种自然现象非常常见,海边人没有不熟悉的,简单解释一下就是一个海面下降的过程,海水退入大洋,海边露出海底。

    这现象和太阳、月亮有关,每天都会发生,敖沐阳这边的乡里人将之称呼为半日潮,意思是每天有半天时间涨潮、半天时间退潮。

    相比普通的退潮,大退潮这种景象比较罕见了,每年只有特殊时段才会发生,比如钱塘江大潮,而且不同年份大退潮还不是在同一天。

    对渔家人来说,每年的大退潮都是一次大活动,几乎可以相当于农家人的农忙时节,家家户户都得忙着去出海抢渔获。

    到时候不光成年人忙活,孩子也忙,大人出海,孩子则去退潮后的滩涂上去捡鱼捡虾捡螃蟹等等,全家齐上阵。

    不过,这是很久前的事了,近海资源一再匮乏,如今大退潮也没有什么大收获,大家伙也不再特别忙碌。

    按照渔家规矩,鹿执紫提前一天给孩子们放了假,退潮后海边终归有些鱼虾蟹贝会遗留下来。

    敖沐阳对大退潮没什么大兴趣,当天他不打算出海,退潮的时候海浪翻滚很是危险,而且今年海监部门和渔业管理部门都提前出台了规定,退潮当天不准开船出海捕捞。

    一大早,敖志义通过村委大喇叭再度将相关部门的规定重复一遍,这样街道上就有人抱怨了:“怎么还不让出海了?好不容易等个大退潮能弄点渔获。”

    “你问我我问谁去?”敖志义不满的哼哼,每年大退潮的时候他最积极,因为他的船最大最稳。

    村里的消息通敖千耀吐了口烟圈说道:“上头管理越来越严了,今年还只是大退潮不让出海,估计明年开始要设置禁渔期喽。”

    中国海域的百分之九十面积设立了禁渔期,一般是在每年六月到九月,这个时期内不准出海捕捞,让海里的生命休养生息。

    不过红洋南部海域这边还好,前滩镇等少数贫困镇有特权,自古以来他们全靠海洋吃饭,村里没地、打工没人,只能靠捕捞来养活全家。

    所以政府很人性化的给他们当地下了批文,两百吨以下的渔船可以出海,给渔民们留了条活路。

    听说明年要全面禁捕,立马有人问道:“真的假的?千耀,你是听谁说的这消息?”

    敖千耀哼道:“听谁说?听党说的呗,文昌在家准备着考公务员不是?他很关注这些新闻……”

    敖沐阳正在听着乡邻们聊天,鹿执紫背着手昂着头向他走来。

    将军立马跑了过去,对着她一个劲的摇尾巴,将摇尾乞怜、奴颜婢膝的架势做的十足。

    鹿执紫嘻嘻笑,然后将身后的一块大骨头拿出来丢给了它,将军心满意足的叼着在村里转了半圈,十有八九在炫耀。

    看到敖沐阳,女老师问道:“今天大退潮耶,有没有什么活动?一起去见识一下?”

    敖沐阳想了想道:“就是海水一个劲往下退罢了,没什么意思,不过你没见过,我可以带你去见识见识。”

    他带着鹿执紫和将军去了村口,村里人起的很早,这会太阳刚出来,天才蒙蒙亮,几乎全村人都聚集在这片海滩上。

    除了龙头村的村民,周围也有村子的人到这里的海滩来,因为他们这边收获多,毕竟是传说中龙王爷升天时候爬上岸的地方。

    这点不能光用迷信来解答,龙头村就是一个风水宝地,他们村的土壤最肥沃,他们村隔着龙涎湖最近,曾经他们村周边的浅海区里渔获也最多。

    敖沐风跟父母在村口撑了个棚子卖早餐,包子、水饺、小馄饨、油条、油糕等等,品类齐全。

    退潮在日出后开始,敖沐阳不着急,拉着鹿执紫过来吃早饭:“哟,这还有生煎呀?不错不错,什么馅的?”

    敖沐风嘻嘻笑道:“那必须,猪肉大葱、韭菜虾仁、红糖花生、青鱼肉还有芹菜肉和三鲜馅,齐全的很!”

    敖沐鹏背着手在早餐摊前看:“这是生煎?我还以为是水煎包呢。”

    “你个乡巴佬。”敖沐风大笑。

    村里的憨汉敖千莱拎着水桶、耙子等走来,看到早餐摊上热气腾腾的食物他走不动了,说道:“大鹏,我饿了。”

    敖沐鹏没好气道:“跟我说有什么用?这摊子是风哥家的。”

    敖千莱又看向敖沐风,一脸憨笑:“风哥,我饿了,嘿嘿。”

    敖沐风无奈道:“你可别叫我哥,我担不起,你饿了你买啊,我给你打个折扣行不?”

    敖千莱立马捂住口袋摇头:“没钱没钱呀,我的钱得省着,我在县里认识个能人,他让我省钱,以后买个越南媳妇。”

    因为脑瓜子不灵光加上父母早逝,这汉子一直到现在也没娶上媳妇。他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纯粹的傻,知道得娶媳妇才算个家。

    敖沐阳看他身上衣服破破烂烂,心里有些怜悯,道:“得了,莱叔,你来我们这里坐,吃什么你拿,我请客。”

    敖千莱顿时笑了起来:“好。”

    一盘油糕、四个大包子还有一份生煎,他端了一堆东西过来,最后还要了一大碗豆腐脑:“风哥你给我多装点豆腐脑、多加点臊子、多给点香菜和辣子……”

    “那你要两碗得了。”

    敖千莱摇头如拨浪鼓:“那不行,两碗得多给钱,不能让阳子破费。”

    敖沐阳笑道:“这是小钱,无所谓。莱叔,你刚才说买媳妇怎么回事?可别让人给骗了啊!”

    敖千莱拿到食物后狼吞虎咽:“嗯嗯,骗不了我,嗯嗯,真好吃。”

    一份鲜肉生煎和一份素三鲜生煎下肚,敖沐阳吃饱了,带着鹿执紫上了码头。

    这时候码头上已经人群拥挤,码头下面更是忙的热火朝天,大家伙都在固定自家的船,防止潮水退去后,渔船落到沙地出现磕碰破损。

    敖沐阳觉得退潮没什么好看的,这东西不像大涨潮,带有天崩地裂、草木变色的气势,就是潮水慢慢往下退而已。

    随着太阳升起,淡黄色的海水开始往下退,沾满水汽点的海底逐渐露了出来。

    潮水荡荡悠悠、一飘一闪,逐渐离开了海岸边。

    浪花轻微,连绵成行,如同一条条琴弦似的,它们慢慢的抖动着,发出‘索索唰唰’的声音带走了海水,好像海神在弹琴。

    退潮的时候很有节奏,一道接一道的浪水远离人们而去,最终露出了海底沙层和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