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8.抓蛏子
    “落大潮喽!落大潮喽!”孩子们赤着脚穿着短裤在退潮后露出的海底沙地上奔跑。

    因为海水是一道接一道的退去,海底沙地出现了波浪纹,好像连绵的鱼鳞般,鳞次栉比。

    随着孩子们跑过去,沙滩上不光有波浪纹沙地,还有一个个脚印。

    敖沐阳解释道:“这次算是退小潮吧,露出来的是海底的沙子。海底最外围是沙地,往里就有泥沼了,那就是滩涂。”

    “退大潮什么样呢?”鹿执紫脱掉鞋子小心翼翼的踩着沙子,她的双足娇小、肤色白里透粉,脚踝圆柔、脚背弓起,显得细致纤柔。

    敖沐阳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他发现女老师的脚趾修长齐整,从大拇指到小指有半截竖琴般的抛物线,指甲晶莹剔透,很秀气。

    鹿执紫抬脚踢了他一下,嗔道:“喂,问你话呢。”

    敖沐阳讪笑:“哦,我刚才走神了,不是,我刚才在找将军没听到你问什么,那啥将军呢?将军过来,不准打架!”

    沙滩上不光有人,还有很多村里的狗,家家户户都带着养殖的水猎犬来赶海。

    几十条狗混在一起,将军加入其中很快吼叫起来,它将狗群驱散,然后刚摁倒一条胖狗趴上去就听到了敖沐阳的喊声,只能恋恋不舍的爬起来向他跑去,一步三回头。

    在它身后,又有一条黑色公狗顺势趴到了胖狗身上……

    鹿执紫弱弱的说道:“将军好像不是在打架,那是个母狗吧?”

    敖沐阳能说什么?

    将军晃晃悠悠的跑过来,敖沐阳从鹿执紫手里接过鞋子递给它:“来,叼着,别给弄丢了,还有我这双,叼不住了?没事,我有办法。”

    先前纵横狗群无敌手的将军形象大损,它嘴里叼着两只鞋子,脖子上挂了一条绳子,绳子两端各绑了一只鞋子……

    潮水退掉后,人们忙活了起来。

    沙滩上遗留了很多东西,以垃圾为主、海货为辅,海货里面有大大小小的贝壳,有一条条海藻海菜,偶尔还能看到蹦跳的鱼虾。

    敖沐阳带着鹿执紫去捡了一些紫菜,说道:“晚上给你熬个汤,这东西熬汤特别鲜美,以前没有味精,我们就熬汤晒干炒菜来提味。”

    “涨见识了。”鹿执紫赞叹。

    敖沐阳道:“这算什么见识?做好准备,我带你正儿八经去长长见识,那话怎么说来着?今天爷让你开个眼儿界!”

    他带着鹿执紫和将军在海滩上溜达,海滩上最多的是海藻海菜,然后是一种花皮蛤蜊。

    这东西辣炒也很好吃,鹿执紫不亦乐乎的捡着,慢慢的就捡了几十上百个。

    路上他们碰到敖沐鹏,敖沐鹏除了拎着一张铲子外两手空空。

    敖沐阳跟他的打了个招呼,他一个劲摇头:“玛德,这退大潮就是黄鼠狼下耗子,一茬不如一茬啊。”

    敖沐阳明白他的意思,道:“算了,能捡到点什么算什么吧,图个乐子呗。”

    鹿执紫道:“这是过度捕捞的锅,你们应该放海洋一马,让海里的鱼虾蟹们有休养生息的机会。”

    敖沐鹏一脸委屈:“鹿老师,你这是冤枉我们了,光靠我们这种赤手空拳的,海洋永远枯竭不了,需要放海洋一马的是那些开着大船、操作着机器的人。”

    敖沐阳要了他铲子,然后一路往前走,一路用铲子铲开沙滩。

    几铲子下去,撂出来的沙子有花皮蛤蜊,鹿执紫乐了:“哇,好大的蛤蜊,你这招厉害。”

    “我这一招不是为了找蛤蜊,嘿,有了。”敖沐阳又是一铲子,然后铲出的平整沙滩出现了一个直径有一厘米左右的圆洞。

    放下铲子,他对鹿执紫招手:“来,你伸手进去摸摸看里面有什么。”

    鹿执紫将双手背在身后摇头:“我不摸我不摸,这是海蛇窝怎么办?”

    “怎么可能,那我来吧,”敖沐阳笑道:“人得有冒险精神,我觉得这个窝里有——卧槽!啊啊!啊!!”

    小洞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住了他的手往里拖,他的半个拳头一下子深入了进去。

    将军吓一跳,赶紧吐掉鞋子跑过来用爪子刨地,鹿执紫更是吃惊,第一时间弯腰用双手抓住他手腕:“往后拉,使劲!”

    她一使劲,敖沐阳的手被拉了出来,什么也没有。

    敖沐阳恶作剧得逞,顿时哈哈大笑。

    鹿执紫被气得抬脚要踹敖沐阳,结果今天她穿了短裙,敖沐阳蹲在地上呢,她这一抬脚,敖沐阳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你妹!”女老师悻悻然的收回腿,不过还是从后面去轻轻踢了他一脚以出气。

    将军满头雾水,看到敖沐阳没事,它就回去重新叼起了凉鞋,任劳任怨、兢兢业业。

    敖沐阳笑道:“别生气,来,给你看个牛笔……”

    “我不看。”鹿执紫立马捂住眼睛,“你真恶心,偷窥母牛呀?”

    敖沐阳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他哭笑不得:“你这字眼抓的好,行行行,给你看个好玩的。”

    鹿执紫放下手:“哦,这个我看。”

    敖沐阳对旁边的敖千莱说道:“莱叔,给我你的盐袋子用用。”

    敖千莱递给他盐袋子,问道:“你碰着……”

    “别说。”敖沐阳打断他的话,“我给鹿老师一个惊喜。”

    敖千莱带着个马扎,他给鹿执紫放下,道:“好,鹿老师你坐着看戏。”

    鹿执紫刚坐下,敖沐阳往小洞里撒了一些盐。

    过了十几秒钟,洞口忽然开始冒白沫,然后白沫变为白泡,再过几秒钟,一个大概有鹿执紫中指长的黄绿色贝类‘嗖’的一下从中冒了出来。

    鹿执紫只感觉眼前一晃,敖沐阳的手里多了一个长扁略带圆柱形的贝类。

    见此她大喜:“哇,蛏子!”

    敖沐阳笑道:“对,这是个蛏子洞,别看这玩意儿生活在海里,可是它对盐度特别敏感,只要盐分稍有点过高它就忍不了,会想办法将盐沙往外拱。”

    鹿执紫雀跃道:“好玩,这个洞里还有没有蛏子?”

    “没了。”

    “那你还愣着干嘛?快点再去找一个,我也要抓蛏子!”女老师信心十足。

    敖千莱摇头道:“你不行……”

    敖沐阳打断他的话:“莱叔,你去忙吧。”

    敖千莱道:“好,我去看看能不能钓螃蟹,鹿老师肯定也没见过,我找到了找你哈。”

    敖沐阳道:“好。”

    他又铲了几下,沙地上再度出现一个洞穴。

    鹿执紫学敖沐阳的样子往里撒了些盐,然后先是泡沫后是气泡,又有蛏子要探头出来了。

    她瞪大眼睛、屏息静气,在蛏子探头出现的瞬间,她银牙一咬,挥手抓了上去!

    气势十足!

    然后张开手,一把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