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99.钓蟹技
    “怎么会这样?”鹿执紫傻眼了,她看向敖沐阳一脸委屈,“蛏子呢?我刚才明明看到它了!”

    敖沐阳想了想,道:“你傻眼的样子还挺好看。”

    鹿执紫想扬他一脸沙。

    调侃了一句,敖沐阳解释道:“蛏子窜出来的瞬间速度是很快的,你必须得有足够快的手速才能抓到它,这需要勤加训练……”

    一边说着,他一边做出抓握的姿势并晃动手腕。

    看着他的动作,鹿执紫一脸诡异。

    敖沐阳愣了愣,然后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再想想自己的话,再抬头道:“你别乱想,真的,我的意思是这个需要练习……”

    鹿执紫摇头:“我不练,我练也练不出来。”

    敖沐阳埋上蛏子洞穴道:“你赢了,后面还是看我来吧。”

    鹿执紫道:“你干嘛堵住这个洞?再塞进点盐去呀,把它勾引出来,我不信我抓不到它!”

    敖沐阳解释道:“蛏子洞穴很长,它窜头出来不是为了看看外面的光景,而是蓄力往下窜。所以如果你第一次没抓到它,后面它窜入洞底就更难以抓到了。”

    鹿执紫道:“那你来抓呀。”

    敖沐阳道:“算了,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抓蛏子就抓一次,它既然从我们手中逃跑了,那就饶它一命,算它命大吧。”

    这一片有蛏子群,后面很快又发现了多个蛏子洞。

    鹿执紫试了几次,最后不得不无奈的承认事实:以她的手速,根本抓不到狡猾如鬼的蛏子。

    生气之下,她抓着铁铲挖洞,结果挖出一米多也没挖到那蛏子,由此可知蛏子的洞穴多么幽深!

    蛏子连续冒头逃脱,将军看不下去了,它扔掉鞋子跑过来,再一次有蛏子探头的瞬间,它猛然向前一窜,一嘴巴叼住了蛏子!

    鹿执紫的自尊被击碎了:“天,将军都能抓到,我竟然抓不到?”

    敖沐阳道:“你这有点侮辱将军啊,将军抓蛏子抓虾蟹很厉害的,你不该跟它比……”

    “组织一下你的语言,重新给我说!”鹿执紫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敖沐阳眨眨眼,立马改口:“你跟它比这是自降身价啊,你看将军虽然咬住了蛏子,可它把蛏子咬碎了……”

    将军下嘴没有轻重,蛏子可不是生蚝有着厚实的外壳,被它一嘴巴上去已经黏糊了,瞬间残肢断腿,堪称死无葬身之地。

    后面只能是敖沐阳下手,他一抓一个准,小水桶里积攒了半桶的花蛤和蛏子。

    两人正满沙滩的铲土,敖千莱对他们挥手:“阳子阳子你快来,快点过来,这里有好东西。”

    敖沐阳兴冲冲跑过去:“莱叔,什么好东西啊?”

    “螃蟹呀,还能是啥,你是不是傻?”

    敖沐阳苦笑:“哦,对,你要钓螃蟹是吧?”

    对于非产业化来说,人们抓螃蟹的方式是用手或者夹子去捏起螃蟹,但红洋西南一带的老渔人却有一手钓螃蟹的手艺。

    敖千莱就打算来钓螃蟹,他带了工具,分为两个,一个是钓竿,主体是一根三米左右的竹竿,竹竿梢头绑上一根三米左右的线头,线头另一端绑着蟹钩。

    还有一个工具叫诱竿,顾名思义,就是带着诱饵的竿子,它的主体也是一根三米长的竹竿和三米长的线头,不过线头上绑的不是蟹钩,而是一个小纱布袋。

    纱布袋里装有生猪肝、鸡肠子等东西,这样小袋子带有浓重的腥气,可以吸引螃蟹从洞穴里钻出来。

    鹿执紫好奇的打量两根钓竿,她问道:“发现螃蟹之后为什么不去用手将它提上来,而是用钩来拿取?这样效率更低吧?”

    敖沐阳解释道:“因为螃蟹的洞穴一般不在沙地里,而是在泥沼里,这样人不能轻易上去,容易陷下去,就得靠钓竿钓上来。”

    “另外,你要捡螃蟹得弯腰,擅长使用这门手艺的都是老人,对老人来说频繁弯腰很痛苦,钓螃蟹只要站着即可,更受欢迎。”

    顿了顿,他又说道:“怎么说呢,你考虑的也对,但以前野生螃蟹多,对于老手来说,用钓竿更快。现在螃蟹数量减少,钓螃蟹没什么意义了,所以这门手艺几乎要失传了。”

    敖千莱小心翼翼的在沙滩上走动,他左手拿着诱竿、右手拿着钓竿,其中诱竿在前面慢慢拖动,小纱布袋在沙地上翻滚,不断留下腥味。

    看着他走的脚步轻盈,鹿执紫说话声音也下意识小了起来:“喂,你不是说螃蟹藏在泥沼下面吗?这是沙滩呀,有螃蟹吗?”

    敖沐阳说道:“也有,不过不是那种很大的梭子蟹之类,而是一种小沙蟹,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等等看。”

    纱布袋在沙滩上滚了一会,在它滚过的路上,一些沙子被推开,有只跟幼童手掌差不多大小的螃蟹钻了出来。

    这螃蟹贝壳为青色,上面凹凸不平,两只大螯又长又壮,好像古代战将。

    它一出来,敖千莱右手的竹竿顿时甩了过去,蟹钩正好落在它身上,这样敖千莱再往后一收,这只螃蟹就被收了回来。

    此时敖千莱的胸前挂了个小笼子,螃蟹跟荡秋千一样荡漾着滑落过来,最终落进了这个小笼子。

    见此鹿执紫忍不住鼓掌:“哇塞,神乎其技!”

    敖沐阳也鼓掌,钓螃蟹这活很难,这手艺不是一般人能掌控的。

    敖千莱不够机灵,这样他没什么小心思,做事认真、心无旁骛,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在某些手艺上这是一个优点,他能琢磨进去也能学下去。

    这样,千锤百炼,终得所成!

    后面又有螃蟹被引了出来,敖千莱连连出手,连连收获,然后他胸口小笼子满了后,他把诱竿和钓竿递给敖沐阳:“阳子,你来。”

    敖沐阳干笑道:“我恐怕,呵呵,恐怕玩不转啊。”

    这钓螃蟹的手艺很有难度,需要甩竿精准,得一下子用蟹钩钩住螃蟹。

    而这蟹钩好像鹰爪,用鱼线吊着一个铁片,铁皮四周有九个弯曲带倒刺的钩子,这需要至少有三四个钩子可以钩住螃蟹,才能将它钓回来。

    敖沐阳少年时代确实苦练过,而且当时学的也确实有了些效果,可时隔多年他手生了,现在上手估计只能丢脸。

    鹿执紫冰雪聪明,从他表情上就看出了他的为难。

    这下子她来精神了,怂恿道:“来呀来呀,施展你的钓螃蟹本领让我看看,我跟你学学。”

    敖沐阳只能硬着头皮上,这时候沙滩上的人群忽然沸腾起来,大家都对着远处海面上一艘船在指指点点。

    见此他抬头看了看,隔着有点远,具体看不清这船在干嘛,不过能听到一阵阵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它好像在干什么大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