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00.给我上
    “这是干嘛?”鹿执紫问道。

    敖沐阳伸手罩在眉头上,他遮住阳光看向海面,然后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草他吗,断子绝孙的抽沙船!”

    只见在远处海面上,这艘船出现后就开足马力猛抽海水,它将海水连泥带沙一起抽了上来,从船尾又喷射出去。

    船尾除了粗大的喷口,还有一个更粗大的铁网,泥沙水经过铁网重新流回大海,礁石、蛤蜊、虾蟹贝类和大鱼小鱼则会被铁网拦下。

    有人在船尾忙活着,他们将落入铁网中的石头拿出来扔掉,剩下的全部收集起来,大的归类,小的一起混装,很快装了一箱又一箱。

    鹿执紫有点近视看不清船上的情况,但她知道这肯定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否则一向在她面前极为注意形象的敖沐阳不会爆粗口。

    她正纳闷一艘抽沙船能做什么坏事,这时候旁边的人讨论了起来:

    “哪个村的船?踏马的,这种断子绝孙的事都干,真不要脸!”

    “去年县里有人这么干,你看今年这些坏种有样学样,都用抽沙船从海底抽鱼苗虾仔蟹崽子,丧天良!”

    “报警抓他们,这近海的东西越来越少就是他们捞的,这叫什么?这叫竭泽而渔!”

    听着乡亲们语气愤懑的讨论声,鹿执紫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不是普通的抽沙船,这是一艘专门趁着退潮捕捞海底小鱼小虾的渔船。

    在光照充裕的浅水区,越是相对水深的地方生命越丰富,海底藏着的鱼虾蟹贝类也越多。

    它们藏于海底泥沙中,平时不管是用渔网还是钓竿都很难捕获,而平时海水比较深,抽沙船的管道长度不达标,也无法使用。

    于是这些人就趁着退潮导致平时相对较深的海域今天变浅,特意开着抽沙船来对藏身海底泥沙的小鱼小虾赶尽杀绝!

    敖富贵、敖沐鹏几个村里的青年向他跑来,说道:“阳哥,怎么弄?他们这么抽下去,这片海滩今年和明年都完了!”

    “还今年明年呢,以后哪年不完蛋?”敖沐风怒道。

    这话一点不夸张,小鱼虾蟹不光起着繁衍种族的作用,还是海底食物链必不可缺的一部分,食物链在它们这个点一旦断掉,那整条链都会崩溃!

    敖沐阳把将军口里叼着的鞋子还给鹿执紫,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带人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码头的船只搁浅,他们只能抬着胶皮筏子下海,划着船桨靠近抽沙船。

    筏子靠上去,敖沐阳仰着头问道:“伙计,你们哪个村的?”

    船上有个断了半截眉毛的大汉蹲在船舷抽烟,听到他的问话这人冷漠的瞟了他一眼道:“干什么?”

    敖沐风道:“不是咱们前滩镇的,连王家村那些狗币都不会干这样的事,这事损阴德,咱们渔家没人这么干!”

    敖沐阳对船上的人说道:“喂,你们哪里来的?不准在这里用抽沙船捕捞鱼虾蟹的苗子!”

    中年人轻蔑的说道:“你谁啊?这海洋是你家的?”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渔家人真把自己村前的沙滩和海域当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

    以前世道混乱的时候,各个村庄经常为了陆上一块土地争斗,目的就是为了占领相对应那块海域。

    因为把村前海域当自己的地盘,大家都很爱护,虽然王家村很混蛋,可他们也不会干这种没道德的事,这么做的都是外来的船,只求赚钱,不管环境。

    面对中年人的质询,敖沐阳底气十足的说道:“这就是我家的,怎么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干嘛?这样会毁了这片海域的不知道吗?”

    又有个中年人走过来,中年人笑道:“草,你们环境保护组织啊?唧唧歪歪烦的一笔,我们当然知道在干嘛,我们在赚钱嘛。”

    旁边的人笑了起来:“他们保护个屁,就是多管闲事,这海毁不毁跟我们什么关系?咸吃急吧瞎操蛋!”

    敖富贵暴脾气,立马要从船上爬上去:“草拟吗,给老子滚蛋!”

    船上的人居高临下一脚踹了上去,敖富贵正在抬着头爬舷梯,被人一脚踹在脑门上,顿时抓不住舷梯一下子坠落在海里。

    见此龙头村的青年们大怒,纷纷摆开架势要干架。

    船上的人丝毫不惧,有人还拿出了鱼叉守在舷梯上叫道:“谁踏马上来老子给谁在身上开俩窟窿眼!”

    “来,录像,留下证据,麻痹的谁敢往老子船上闯就打谁!这是老子的船,这是私穿民宅,闹到警察局咱们也不怕!”

    “狗日的老子来抽你们这的海滩是给你们脸,一帮泥腿子乡巴佬给脸不要脸!”

    敖富贵爬上筏子,他气疯了,咬着牙又要往上闯。

    敖沐阳一把拉住了他,道:“别冲动,咱们回去。”

    敖富贵怒道:“羊子,咱们就这么回去?这踏马太怂逼了吧!”

    敖沐风等人也很不满:“就是啊阳哥,我不信他真敢动咱们,麻痹的发动全村人过来整他们!”

    “就是,整不死这些小娘养的!”

    敖沐阳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处理,先回去。”

    他们划着皮筏子回来,敖沐阳低着头带着将军离开码头向村里走去。

    村里人心急的问这件事怎么处理,敖沐风等人阴沉着脸把结果说了出来,沙滩上的渔民们勃然大怒。

    “这怎么回事?阳子想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干啊,麻痹的干他们!”

    “阳子小年轻,终究是胆子小啊!”

    看到村里人激愤,敖志义感觉民心可用,他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打压敖沐阳提升自己威望的机会!

    于是在心底盘算了一番后,他站出来喊道:“这种事你们能靠阳仔?他个后生,能干什么?大家上筏子跟我去,大家都过去,草他吗,老子整死这些狗币!”

    “好,跟村长走!”立马有人热血上头的响应。

    “干他们!”

    好几个筏子被推着下海,浩浩荡荡开向那艘抽沙船。

    敖志义意气风发,挥手喊道:“给我上!”

    顿时,一个个筏子争前恐后冲向抽沙船,敖志义的筏子顿时落到了最后。

    抽沙船上的人见此恼了,半截眉汉子恶声恶气的说道:“踏马的,这些臭农民找死呀,二猴,你拿着鱼叉守着船舷,建国,给我调转喷砂管,他们不是要渔获吗?老子给他们!”

    皮筏子比抽沙船矮小的多,渔民们站在上面举起手也够不着抽沙船的船舷,这样他们处于不利位置。

    等到他们靠近抽沙船,船上的人居高临下转移了喷砂管,顿时,一道道泥沙混合海水铺天盖地、劈头盖脸喷向皮筏子。

    泥沙混海水经过机器增压喷射出来,比高压水枪还霸气,被喷到的人甚至站不住,直接被冲下了筏子。

    船上的人哈哈大笑,船队里殿后的敖志义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挥手:“咱们快走!”

    他们的筏子倒着划,顿时从殿后变成了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