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04.养鳝鳅
    敖沐阳留下泉眼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探索金丹的变化,导致金丹大变的金色小水滴来自泉眼,他有预感,以后还会有这种小水滴慢慢冒出来的。

    不过他随口说的要养殖黄鳝、泥鳅,这也是个好主意。

    就像孙富华等人所说,如果小楼不要前院而是要后院,那后院被楼房挡光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但是如果用来建养殖池,那后院就比前院合适了,因为很多水生物如黄鳝泥鳅等喜阴厌阳,养殖它们得选在背阴处。

    说干就干,反正不能出海,敖沐阳就泡在了宅基地这里。

    他先出钱让工程队去挖了一道引流渠,同时扩大后院养殖区——不是他要养的东西多,而是泉水冒的快,第一个地基洞已经装不下了。

    引流渠建成,泉水从泉眼冒出,然后灌入养殖坑里,顺着养殖坑往外流淌进入引流渠,最终流到了龙涎湖中。

    然后他开始收拾养殖坑,之前敖富贵在龙涎湖边挖掘了一些黄金鳝和泥鳅,敖沐阳选了没长成的幼鱼和一些待产母鱼没吃,这会正好养殖起来。

    渔村不缺养殖技术,他找敖志兵老人去问了问,老人给他提供了一门新技术:网箱养殖。

    “我给你个电话,你找他买些网箱,要聚乙烯材料的网箱,结实好用还不污染池子,具体型号你自己看着办……”

    “买好了网箱,你间隔着放到水池子里,然后在水池子下面种上水葫芦、水浮莲啥的,这叫鱼菜共生……”

    老人叼着旱烟袋给他讲解了一通,敖沐阳大为钦佩:“兵爷,你是人老脑不老,这新技术你一清二楚呀。”

    敖志兵笑道:“哈哈,在家里没事干,我就订了点报纸杂志研究现在这些养殖技术,也算是有点心得嘛。”

    老人是十村八寨里著名的养殖专家,年轻时候他是公社的水产养殖专员,后来改革开放他是前滩镇头一个承包养殖池的人。

    只是水产养殖不光靠能力和胆量,还要靠运气,十几年前敖志兵在海边投资了个渔场,结果一场暴风到来,渔场七零八碎,毁了他多年心血。

    从那以后他淡了自己养殖的心思,毕竟上了年纪折腾不动了,就改成了做养殖顾问,周围村庄谁家搞养殖碰到难题都会来找他问问。

    这种网箱镇上就有,敖沐阳去订了一批,商家特意给他找了最好的材质。

    现在他在镇上多少有些名气,前些天金宏门口一直有人拉横幅,镇上的商家互相打听搞清楚了怎么回事,知道他不好惹。

    网具老板不敢坑他,给了他最大优惠,然后卖给他一批聚乙烯网箱。

    敖沐阳去拿网箱,老板介绍道:“这是无结节36目网片,你看,网箱上下是用钢丝绳串起来的,直径足足5毫米哩,绝对杠杠的结实!”

    这些网箱由网片拼接成长方体,规格为3米乘2米,互相之间可以衔接,然后组成更大更长的网箱,甚至组成一个网箱群。

    确定网箱没问题,敖沐阳就付了钱,然后一起买了一批水葫芦苗、水花生苗和水浮莲苗。

    卖苗子的老板特意叮嘱:“兄弟千万可别让它们进入龙涎湖里,这些玩意儿都是入侵物种,进去以后繁殖起来那谁也控制不住。”

    敖沐阳点头:“放心,我有数。”

    带着网箱回家,敖志兵老人来指挥他安装。

    地基坑进行了加深加长加宽,长度有十米、宽度有五米、深度有两米,蓄水能力大大增强。

    水草苗扔进去它们就能活,敖沐阳在养殖坑和引流渠之间加上了阻拦网,防止有水草顺流进入湖泊中。

    种上了水草,接下来就是放置网箱,敖志兵指引他将网箱高低起伏来搭配,主要分五个档:水底、半米深水、一米深水、一米五深水和水面上。

    放置好了网箱,敖志兵老人指引他在外面上了一层围栏:“你这个养殖池子太靠着山了,山上有蛇有老鼠有青蛙,这些东西会吃泥鳅和黄鳝,可得小心对付。”

    敖沐阳在周边围上了一米高的围栏,其实要是将军在这里守着,那什么也进不来,可将军白天要跟他出海,晚上要去山上守着鹿执紫,实在分身乏术。

    有了养殖池,还得有苗子,就之前他从牙缝里省下那几条泥鳅和黄金鳝显然不够。

    这点比较操蛋,敖沐阳的养殖池相对他手里的苗子数量来说太大,可相对正规养殖又太小,没法去种苗厂买苗,人家肯定不搭理他。

    于是他灵机一动改成自己去湖边钓黄鳝和泥鳅,而且龙涎湖的黄金鳝和泥鳅比外界的更受欢迎,要是养殖出来的跟野生的差距不大,他光靠这养殖池就能赚上一笔。

    到了八月份,敖沐阳不顾天气依然炎热,到了傍晚他收拾东西准备去龙涎湖。

    他刚拎起地笼、扛上鱼竿,门口响起敖小牛的声音:“阳叔,我回来了。”

    敖沐阳扭头大喜:“哈,胡汉三又回来啦?你不是明后天出院吗?”

    这点他有所准备,平时隔三差五他就去镇上医院看望他们母子,给两人送饭送生活用品,对他的伤情掌握的一清二楚。

    敖小牛嘿嘿笑着摸摸头,道:“嗯,提前出来了,医生说我是孩子,长得快。喏,腿上没事了。”

    他掀起短裤,伤口愈合,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疤。

    敖沐阳拍拍他脑袋道:“这是个教训,以后你小子办事给我冷静点,别乱来知道吗?而且有什么事得找阳叔知道吗?别自己瞎挺着。”

    敖小牛不好意思的傻笑。

    敖沐阳将地笼交给他,道:“走,跟叔去抓泥鳅抓黄金鳝。”

    敖小牛痛快道:“好,我去喊上几个伙伴,这个我们在行。”

    正是傍晚时分,补习班放学,孩子们化作脱缰的野狗满村里乱窜,看到敖小牛回来他们高兴不已,然后被敖小牛抓壮丁拉来帮忙。

    鹿执紫正好来找敖沐阳,看到他收拾家伙什出门便也来了兴趣:“走,我跟你一起去钓鱼。”

    “这是钓泥鳅和鳝鱼,你可别害怕。”

    鹿执紫拿过一根钓竿傲然道:“本姑娘有什么好怕的?看好吧,今天我来帮你。”

    敖沐阳笑了,道:“钓黄鳝和泥鳅可不是简单事,你确定你能行?”

    鹿执紫表情更傲了:“绝对!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