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05.发动捕捞
    夏季温度高,水温也高,鱼的活性在一年中最强。

    这样很多人以为,夏季最适合垂钓,鱼情相对其他季节属于最好的时候。

    其实这是个误解,夏季鱼情确实好,鱼的活性大、食性大、容易上钩,可是河里、湖泊里数量最多的是小杂鱼,小杂鱼会抢夺饵料,对于目标鱼种来说这干扰就很大了。

    敖小牛看到敖沐阳手里拎着钓竿,说道:“阳叔你去钓泥鳅,我带人去挖黄金鳝。”

    敖沐阳问道:“这东西好挖吗?你富贵叔这年头已经很罕见了。”

    敖小牛笑道:“我不在湖边挖,我先去地里看看。”

    红洋地处温带和亚热带的交汇处,有些农田种麦子,有些农田可以做成水田种稻子,农产品品种丰富。

    水稻田是寻找黄鳝的好地方,特别是龙头村的稻田就在湖边,黄鳝轻易就会越界进入水田生存。

    六七月份是黄鳝繁殖的季节,如今已经是八月份,大多数黄鳝下完崽了,这样捕捞黄鳝不算竭泽而渔,对它们种群影响不太大。

    鹿执紫拎着个鱼竿好奇问道:“去水稻田捕捞黄鳝?我听说过这个法子,但从没见过,应该怎么捕捞?”

    敖沐阳道:“挺简单的,找黄鳝洞就行,黄鳝喜欢在田埂外的水稻根下面打洞,这样会在田埂上留下透气孔,跟黄豆差不多大小,仔细找能找到。”

    “这样田埂有洞,会不会漏水?”

    敖沐阳笑道:“你说到了点子上,确实会漏水,所以水田户最烦黄鳝了,以前大家都欢迎村里人去田里摸黄鳝。”

    “现在呢?”

    “现在黄鳝少了,金贵了,大家都把自己田里的黄鳝当做自家财产,当然就不欢迎了。”

    他看鹿执紫兴致盎然,便接着说道:“你可别去,咱们钓泥鳅吧,去水田容易弄一身泥水。”

    鹿执紫嘻嘻笑道:“我不怕,回去洗个澡就是了。”

    敖沐阳道:“小牛他们会光着屁股下田,到时候你多尴尬。”

    鹿执紫满不在乎的说道:“这有什么尴尬的?小男孩那玩意儿我又不是没见过……”

    敖沐阳震惊的瞪大眼睛,鹿执紫继续说道:“什么表情?我在幼儿园做过假期实习,得帮孩子们上厕所,当然见的多了。”

    “这这这,”敖沐阳有点尴尬,他转移话题道,“那你的实习经历真丰富,你还在报社实习过、在医院实习过,太厉害了。”

    鹿执紫道:“大学有八个假期,我不实习我干嘛?实习一是能赚钱,二是能增强技能,三是可以赚学分,四是获得某些考证资格,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听着她介绍,敖沐阳突然有些怜悯她:“你这样没有玩的时间了吧?”

    鹿执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最好的人生岁月如果只想着玩,那什么时候去学习?去让自己变强?等我老了,玩的时候多的很。”

    “对了,现在我不就在玩吗?走走走,我要去摸泥鳅!”她不想提及上学时的岁月,连声催促敖沐阳。

    “可水稻田有蚂蟥啊。”

    “那算了,那我还是去钓泥鳅吧。”鹿执紫立马改了主意。

    村口就是湖泊边缘,村里人将之当成了垃圾场,湖边堆积了不少生活垃圾。

    不过农村的生活垃圾多是剩饭剩菜,属于可降解的生物垃圾,塑料制品和包装品很少,湖边垃圾多是多,但时间长了能降解掉。

    敖沐阳道:“你可忍着点,咱们今天就在这边钓泥鳅和黄鳝。”

    “垃圾场啊?”鹿执紫踌躇了。

    敖沐阳道:“嗯,泥鳅的食性非常杂,它们不挑食物,喜欢吃水体生物的残屑和浮游生物啥的,垃圾场周围就有大量浮游生物。”

    虽然越是靠近垃圾堆湖边的地方泥鳅和黄鳝越多,可这里不用人去垂钓,而是适合下地笼。

    这些地笼跟王家村用来捕捞石爬子的绝户笼很像,因为泥鳅细小,网眼大了抓不到它们。

    敖沐阳在笼子里放了鸡鸭的肝脏,然后均匀的甩到水下,后面等着收货即可。

    泥鳅黄鳝最喜欢在湖底的泥浆层中活动,特别是夏季水温高,它们更喜欢呆在湖底,所以这时候用地笼可以有很好的收获。

    听了敖沐阳的介绍,鹿执紫道:“那得把鱼钩放到湖底是吧?”

    敖沐阳摇头:“不必,湖底的有地笼收拾,我们的目标就是水流层的鱼。”

    鹿执紫笑了,道:“三栖垂钓?三维一体式攻击?”

    敖沐阳明白她的意思,又摇头道:“不是我贪心要全方位赶尽杀绝,而是傍晚时分,生活在水流里的泥鳅也很多。”

    “除了午夜,傍晚是泥鳅的另一个进食的高峰期,傍晚气压低,会有一部分泥鳅从湖底浮起来在水中寻找食物。”

    相对来说,泥鳅和黄鳝的个头小,这样不需要粗鱼线或者强鱼线,需要的是灵敏度很高的韧鱼线。

    选用的钓钩也得小,泥鳅和黄鳝的嘴巴非常小,得保证钓饵有很好的入口性。

    饵料方面,敖沐阳选择了地狗子,每天他的花生地都能收获上一堆的地狗子,这玩意儿扔掉也是浪费,不如切成小细条来钓泥鳅和黄鳝。

    而且他决定了,以后就用地狗子来养泥鳅和黄鳝,那片花生地他不收获了,专门用来养地狗子。

    这些地狗子混合了鸡血,下钩之后不多会,鹿执紫那边的水漂就快速游动起来。

    她大为兴奋,压抑着嗓音凑到敖沐阳身边低声道:“上钩了?”

    敖沐阳扭头,两人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他的眼睛正对着鹿执紫晶莹剔透的双眸,一时之间有些悸动。

    鹿执紫也察觉到了异样,她的脸颊顿时升起一股红晕,鼻翼轻轻振动、眼睛逐渐变得雾蒙蒙起来。

    他正想说什么,这时候将军突然凑了上来,然后伸出水淋淋、红彤彤的舌头,在两人脸上舔了一圈……

    “尼玛!”敖沐阳给恶心坏了。

    鹿执紫很有职业操守的先将鱼竿拉了起来,然后才去擦脸。

    一条肥大的泥鳅落到地面后蹦跳起来,尽情挣扎,将军飞奔过去一爪子摁在它脑袋上,将它脑袋几乎拍碎。

    敖沐阳心都要碎了:“将军,你今天是来闹事的是吧?!”

    鹿执紫也大叫:“赔我的泥鳅,这是我钓到的第一条泥鳅!”

    将军缩缩脑袋又飞奔而去,满心鄙视:一条烂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