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06.将军之变(除夕到来,大家开心)
    ps:爆竹声中辞旧岁,除夕夜即将来临,祝福兄弟姐妹开开心心,一家人阖家团圆!****

    月上柳梢头。

    敖沐阳最后一次将地笼收起来,里面是一条条扭曲的泥鳅和黄鳝,清淡的月光洒在上面,有金色有黑色有褐色也有棕红色。

    今天收获很好,他估计泥鳅黄鳝合起来得有四五百条,毕竟有二十多个孩子在帮他呢,整个龙头村的水田几乎被他们摸了个遍。

    敖沐阳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他说道:“小牛,点人头,一个不能少,阳叔带你们去龙头商超购物!”

    鹿执紫兴致勃勃的问道:“这里还有商超?”

    他们穿过村子到了西边的村口,敖沐阳指着村里的小超市道:“你看,这不就是商超吗?”

    鹿执紫笑道:“我早就猜到了。”

    小超市东西不多,可孩子们还是很满足,他们各自挑选了一堆零食饮料,然后心满意足的回家。

    敖小俊走的时候问道:“阳叔,明天还要不要去抓泥鳅、捉黄鳝?”

    敖沐阳道:“还能去哪里捉?”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方很多呢,出水渠和进水渠里也有泥鳅。”“对啊,还有龙涎湖石缝里。”“南河也有,我们去南河。”

    敖沐阳笑道:“好,你们什么时候都可以抓,抓了可以去我那里换钱,怎么样?”

    顿时,孩子们欢呼雀跃。

    “哇,这个好。”

    “我家的鸡和鸭子以后没的零食吃了,不过我有零食吃了。”

    超市老板敖沐城点着钱说道:“自从你这回来,我这店铺的gdp大涨啊,对咱们村来说,这就是宏观调控了。”

    敖沐阳笑道:“调控力度会加大的,以后来这里的人会更多。”

    “怎么调控?”

    “发起形象宣传,让游客来拉动需求、带起消费。”

    后面连续两三天,都有孩子送来泥鳅黄鳝,很快,敖沐阳的养殖池就形成规模了,全村都知道他在搞泥鳅和黄鳝养殖。

    对此村里人很纳闷,搞黄鳝养殖能理解,搞泥鳅养殖干嘛?这玩意儿卖不上价格,利润空间太小。

    敖沐阳等于给自己找了个活,他不太在乎能赚多少,反正家里有泉眼,空着就是浪费,不如搞个养殖。

    泉眼涌出来的水聚集在养殖池里,水面总有一股淡淡的金色。

    敖沐阳觉得这股金色可能跟之前他发现的金滴有关,经过几天摸索,他大概发现了金丹吸收金滴后的变化。

    以前金丹只能凝练水气变成小细流,在金滴出现之后,水气还是先会变成小细流在金丹中缓缓旋转,但是旋转一圈后会进入金丹中央的金滴中,同时,金滴不断往外散发金色水气给金丹。

    之前是金丹汲取水气,现在是金滴汲取水气,然后再反馈给金丹,壮大自己的同时还可以壮大金丹。

    除此之外金滴还能干什么?趁着阴天下雨没事干,他决定好好研究一下。

    现在他的认知就是水气顺转可以凝练金滴、壮大金丹,多了经过金滴的这么道工序,那么逆转呢?

    他闭上眼睛用心神控制金丹水气逆转,不同之处出现了!

    以前是金丹顶部往外冒出水气,这次是一滴小小的金滴从中冒出,出现的是个整体!

    敖沐阳心里一动,他尝试着将金滴通过手来释放出来,结果如他所愿,金滴出现在他胸腔,然后迅速通过他手臂,穿过皮肤出现在他手掌中。

    这样他将将军叫过来,将金滴放入将军嘴巴里。

    将军咧着嘴吐着舌头一脸茫然。

    敖沐阳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变化,这样他也一脸茫然了。

    按照他的猜测,这金滴应该跟水气一样都能强化自身、强化动物鱼类,它比水气好的一点是,他之前给将军或者在海里给鱼虾释放水气,都是通过全身皮肤来释放的,而且还得通过水这种媒介。

    这样利用率很低,比如在陆地上,他没法全身接触到水,就没法将全身的水汽都传递给将军,只有手掌那一部分能用起来。

    改成金滴之后,这利用率就高了,一点不会浪费。

    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敖沐阳思考了起来。

    之前他觉得金丹可能是什么妖怪的内丹——至于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妖怪先不讨论,反正这金丹给他的感觉就是妖怪的内丹。

    那么这金滴呢?联想泉眼和龙涎湖的距离,联想它的样子,敖沐阳觉得它像是一滴龙涎,毕竟它可能来自龙涎湖底的地下水。

    这样来推测,金丹应该是龙丹!

    做出这猜测,敖沐阳笑了,他觉得这很疯狂。

    不过金丹和金滴的存在本来就很疯狂。

    七月中下旬和八月初的这段时间总是下雨,天气有点不正常,晚上他看电视,气象局给出了大风预警,说海上出现了一个大型热气旋,可能出现台风。

    渔家人对台风很熟悉,敖沐阳没在意,龙头村这地方一年不被台风搞两次,他们自己都会觉得不舒服。

    早上起床,雨停下了,但天气不好,阴云密布,风很大,吹的他移栽过来的玉米苗子东倒西歪。

    敖沐阳过去将玉米杆扶了起来,找了两根树枝做支架绑了上去。

    他走向下一个玉米杆,将军伸出爪子给他扶住了玉米杆。

    见此他一愣,将军够懂事的啊?

    他仔细看向将军,将军体表的金毛更加光滑油亮,不染尘埃、如挂金光,眼睛似乎也更亮了,除此之外其他变化看不出来。

    “难道那金滴可以让动物开启灵智?”敖沐阳琢磨起来。

    他接管玉米杆,将军跑到院子里去给他叼过来两根木棍,放下木棍又去叼来一条绳子,准备工作齐活了……

    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他说道:“来,将军,坐下。”

    将军摇摇尾巴乖乖的坐在了地上。

    他吃了一惊,自从他回来,他没有教过将军坐下这种动作。

    思考一番,他点点头道:“将军,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能听懂点点头。”

    将军看了看他,跟着也点了点头。

    不止是吃惊,敖沐阳简直是震惊了!

    恰好鹿执紫推开门来找他,看到他满脸吃惊的跟将军大眼瞪小眼,就好奇的问道:“你在干嘛?好像很惊讶?”

    敖沐阳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事告诉鹿执紫,但他心乱如麻,觉得还是得找个人商量一下比较好:“我觉得将军能听懂我的话了!”

    鹿执紫顿时跟他一样吃惊:“你为什么这么感觉?”

    敖沐阳带着将军站起来,然后说道:“你看,将军,坐下。”

    将军立马坐下。

    鹿执紫眨眨眼:“然后呢?”

    敖沐阳叫道:“然后什么?我没教过将军坐下这个动作啊。”

    鹿执紫哑然失笑:“可我教过它啊,晚上没事干,我就教它一些动作。你看,将军,站起来。”

    将军立马起身。

    “将军,作揖。”

    将军将两个前爪耷拉在一起点了点。

    “将军,打滚。”

    将军在地上滚了一圈。

    “将军,装死,啪!”

    将军躺在地上一边吐舌头一边翻肚皮,睁着眼睛,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