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09.暴风来了(新年快乐)
    八月上旬,海风一直在呼呼的吹。

    风吹的很大,可也很热,天天被热风吹着,海边的日子变得不好过起来。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海上出现了热带气旋。

    气旋是一种产生在大气中的涡旋,其中心气压要比周围低不少,所以又叫做低气压,它诞生在热带海洋面上,洋面通过水汽蒸发给气旋的发展提供了巨大能量,推动它一路狂飙。

    电台和电视对这次出现的热带气旋进行了详细的广播,这次气旋出现于太平洋东部,属于热带风暴。

    听‘热带风暴’这个名字似乎挺可怕的,其实在气旋形成的灾害中它不算什么,在它前面还有强热带风暴和台风等大哥。

    所以,听了广播后,龙头村的人除了停止出海外别的没变动,该干活的去干活,该上学的去上学。

    敖沐阳非常关注这次的热带气旋,当初带走他父母和一切的就是一场热带风暴演化而来的台风。

    一般来说,风暴的行程是有迹可循的,也需要时间酝酿。五年多前的那场气旋还不是热带风暴,而是威力更小的热带低压。

    热带低压的近中心最大风力小于八级,也就是速度小于每秒14米,这不算很夸张的风力,而且这还是近中心的情况,边缘地区乃至未影响地区的风速更小。

    当时他父母低估了那场气旋,连气象局也低估了它的厉害,所以虽然知道海上有风浪,可因为暴风季节多渔获,很多人依然选择出海冒险。

    最终,那场热带低压越过热带风暴和强热带风暴直接升级为了台风。

    台风过境,草木无存!

    敖沐阳还记得当时他刚高考完,正计划着上大学之前的暑假该怎么帮助父母干活,然后突然之间天地变色,他失去了父母。

    感受着猎猎海风,他站在码头遥望着海洋。

    沉重的海浪一道接一道的在海面驰骋着,每一朵浪花落下,都会拍打水面发出‘砰砰’巨响。

    此时海水散发出了浓重的腥味,一些海鸥、鲣鸟在空中飞翔,它们比平时更要兴奋,因为它们知道这个时候最容易捕食。

    海浪轰鸣着撞上小镇的石码头,温热的海水涌上去、飞起来,几下就让敖沐阳变成了落汤鸡。

    有人在码头固定船只,看到这一幕就喊道:“阳哥,你干嘛呢?这天你待在码头找死啊?回家呀。”

    敖沐阳笑着点点头,带上将军返回家里,安心的等待着这场风暴离开。

    他觉得这场风暴不止于热带风暴,看海面的浪花就能看出来,现在已经是一道长浪接一道长浪了。

    浪花是分类别的,简单来说是风浪、大浪、长浪和飓浪,它们的划分由风速大小和风刮时间长短有关,越往后级别越高越可怕。

    果然,到了下午,外面风越来越大了,风暴开始踏足陆地。

    然后,电视台气象预警陡然开始提级,中午时分这场热带风暴提升到了强热带风暴,等到下午它带着风卷残云之势从红洋登陆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台风!

    也就是说,此时风力达到了12级,风速每秒钟能吹出三十二米!

    台风一起,企业要停工、学校要停课。

    敖沐阳去街上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孩子从学校回家的踪影,于是他问了问敖小俊的父亲敖沐康:“孩子今天还上课呢吗?”

    敖沐康不在意的说道:“这小风不上课干啥?他们在镇上啥也没学到,这会鹿老师懂的多,可得好好学。”

    他的态度让敖沐阳大为着急,道:“玛德,这都台风了你还小风?你以为你能不动如山?”

    刚从地里收拾庄稼回来的敖沐康吓一跳:“啊?这是台风了?”

    两人说话期间,暴风夹带着大雨到来,巨大的雨滴拍打在窗户上发出轰鸣声,极为震撼人心。

    敖沐阳赶紧说道:“不行,我得去学校看看,这时候必须得让孩子们回家。”

    学校的教室不比家里的房屋质量差,之所以要让大家回家,一是学校位置高,受到的攻击更厉害,二是这场台风什么时候能结束不好说,总不能让孩子们在教室里过夜吧?

    他出门没两分钟才到山脚下,一群群孩子背着书包开开心心的跑了下来。

    渔家的孩子抗折腾,风吹雨打他们也不怕,一个个你追我赶,玩的还挺嗨皮。

    敖沐阳抓住敖小牛问道:“你们这是放学了?”

    敖小牛说道:“对,敖校长说台风来了,先给我们放假。”

    “那鹿老师呢他们呢?”

    敖小牛道:“还在山上吧?”

    敖沐阳将雨衣批到他身上道:“行,我去看看,你快回家吧,都赶紧回家,不准在街上玩知道吗?!”

    现在家家户户都接收到了风暴升级的消息,家长们主动来接孩子,所以虽然风大雨大,但孩子们没什么危险。

    敖沐阳往山上走,走一步风力就变一个等级。

    毕竟,越往高处走风越大,而且红洋是这场台风的登陆地,先前只是气旋边缘登陆,现在风暴中心已经移过来了。

    大风伴随着大雨,敖沐阳不怕雨,雨水落在他身上跟海水浸泡一样,还能从中汲取水气来凝练金丹。

    可大风让他很不好受,台风不光风速大,它还有个让人蛋疼的特点,那就是阵发性,瞬间极大风速之差能达到每秒三十米这样的恐怖程度。

    也就是说,有时候风力很大,敖沐阳得弯腰顶着风走,有时候风力会突然减小,会晃他一个趔趄。

    总归,踉踉跄跄的他到了学校。

    学校里有墙和房子遮掩,风势依然不见小,把人吹的东倒西歪。

    敖沐阳一进学校就看到了鹿执紫的身影,她此时正待在教室门口,双臂使劲抱在胸口前,满脸惊恐。

    见此他赶紧冒风赶过去,一把抓住她叫道:“卧槽,你待在这里干嘛?要么去宿舍要么回教室,你在这里看风啊?”

    看到他后鹿执紫脸上紧绷的表情稍微松弛了一些,她下意识抱住敖沐阳的手臂大声道:“风太大,我不敢出去!”

    敖沐阳道:“那你就回教室啊!”

    鹿执紫委屈的说道:“可可,可我刚锁上门的时候一股大风吹来吓我一跳,我把钥匙扔了……”

    敖沐阳服了!

    他想一脚踹开门去教室,可他从山腰抬头往海洋里看,只看了一眼他脸色大变,赶紧伸手臂揽住鹿执紫的肩膀大声道:“快点,抓住我,咱们去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