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1.抢渔获
    风暴潮之后,台风的余韵依然在海上肆虐,不过这时候陆地已经安全下来,人们忙活起来。

    妇女和孩子忙活着收拾家里地里,男人则赶紧将船推出来,该保养的保养,该维修的维修,都在准备出海。

    台风之后,必有渔获。

    海上风浪刚刚停歇,前滩镇的各个村子里涌出来无数渔船,机轮有、木船有、舢板也有,家家户户忙着抢渔获。

    这活确实靠‘抢’,风暴潮排山倒海而来,它在海洋里兴风作浪,将大量藏身于海底的渔获驱赶到了海面上,这时候最容易收获。

    一大早,敖沐阳起床准备做饭,敖富贵跑过来塞给他几个包子道:“我妈包的,羊肉馅的,很好吃,快吃,吃完了咱们出海。”

    风暴后抢渔获,往往以村为单位,一个村都要团结起来。

    敖沐阳拿起包子跟着敖富贵出门:“走。”

    敖志义的龙头号已经准备出发了,大大小小二三十艘渔船围绕在旁边,从远处看颇有一股万舸争流的气势。

    龙头号是抢渔获时候的旗舰,敖志义一脸意气风发,举着电喇叭在喊话:“大家要围绕我为中心,团结在龙头号周围,在我领导下,大家要齐心合力……”

    敖富贵喊道:“村长你别说这些废话了,就说今年一起出海,渔获怎么分?”

    敖志义怒视他道:“你这娃着什么急?还没有渔获呢……”

    “那还是说说怎么分吧。”

    “就是就是,去年抢渔获,你在船上先自己挑了大鱼大虾,给我们留了一堆死鱼烂虾,哼。”

    “对,今年这样不行,你先说怎么分渔获。”

    村民们七嘴八舌,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

    敖志义气得够呛,拍着船舷道:“干什么?造反呀?”

    他当村长多年,还是有些威风的,村民们被他这么吼了一嗓子,顿时有些丧气了。

    敖沐阳却不吃这一套:“行了村长,赶紧说正事,别耍威风了,说说怎么分渔获,然后赶紧出海,再晚点连屎都吃不上热乎的了。”

    敖志义瞪眼道:“怎么分?我这个龙头号是旗舰,对不对?我当然要先挑了,我烧的油最多,我出的力气最多,我分的也最多,这没问题吧?”

    “你分的最多没问题,但多到什么程度?”敖沐阳问道。

    敖志义不耐的挥挥手道:“这样,按船的吨位来分,不过我先挑。”

    敖沐阳吃掉最后一口包子不屑道:“想的真美,那你自己去挑吧,我们不跟着你的船了。走,咱们自己出船,反正今天不进深海!”

    “好,跟阳哥走!”村民们一呼百应。

    敖志义傻眼了,他赶紧说道:“玛戈璧真是的,行行行,别乱七八糟的,阳仔你说怎么分?”

    敖沐阳道:“不分渔获咱们分钱,按人头分,油钱大家平坦,你的船再多给你一千块做劳务费,行不行?”

    敖志义大怒:“想得倒美……”

    “那你自己出海去吧,我们走。”敖沐阳跳sh钓艇准备出发。

    村民们一窝蜂的跟随他而去,龙头号上的敖千信拉着敖志义手臂道:“算了村长,别跟他个兔崽子一般见识,咱们自己出去。”

    敖志义却是知道,抢渔获的时候得靠群众的力量,单枪匹马效率低下,事倍功半。

    他恨恨的跺了跺脚吼道:“行了行了,阳仔,按照你说的办,赶紧走,玛戈璧啊,这事都给耽误了!”

    听了这话,众人发出欢呼声,以往抢渔获他们等于给敖志义打工,这次终于有钱赚了。

    海钓艇开在最前面探路,龙头号和其他渔船散开,他们呈扇形进入大海。

    一出海,船队就碰上了一个海鲈鱼群,有白鲈也有黑鲈,鱼群密密麻麻浮在水面上,敖沐阳一眼就看到了。

    他操控海钓艇转了个弯,然后加快速度去查看鱼群,后面以龙头号为中心,几张渔网同时洒落,将鱼群包围了起来。

    艰苦的工作开始了,海上的活可不好干!

    随着渔网撒下去,敖富贵清了清嗓子喊了起来:“来一段撒网渔家哈,老少爷们一起来,咱们把派头打起来!”

    说完,他大声喊道:“喂呀!喂呀!”

    其他船上响起村里人的吼声:“嘿!哈!”

    敖富贵继续喊:“人是铁呀!”

    其他船上继续响起吼声:“嘿!哈!”

    “饭是钢呀!”“嘿!哈!”

    “撒不好网去!”“嘿!哈!”

    “怪人囊啊!”“嘿!哈!”

    “叫小伙子!”“嘿!哈!”

    “使真劲吧!”“嘿!哈!”

    “别只想着!”“嘿!哈!”

    “大姑娘呀哟喂!呀哟喂!”“嘿、嘿!哈哟喂!”

    这是海上的渔家号子,跟渔歌一样,都是渔家人的文化,不过渔歌是打发时间和抒发感情的,这渔家号子则是干活时候喊号子用的。

    毕竟渔家人从事的劳动活动很繁重,特别是推船、拉船、扬帆、超锚、打樯、下网、上网等活计,这更是繁重,需要多人同时形成一股爆发力才能完成。

    在这时候,宏亮雄壮的号子就很有必要了,它可以激发人们使出爆发力,每次有集体活动,渔民们就会喊号子。

    敖富贵有一幅粗犷的好嗓子,他是村里喊号子的领唱,其他人都是合唱,敖沐阳也是合唱。

    跟随着号子,一张张渔网撒下海里,经过一番捕捞,接下来开始上网,这时候号子声更响亮了,因为多数船上没有绞盘,只能靠手工拉网,这样上网的活更累更重!

    要拉网了,渔家汉子们脱掉背心光着膀子开始造,敖富贵喊道:“羊子,你要不要来一段?”

    敖沐阳笑道:“哈哈,这个得靠你,富贵,来拉网号,喊《斗黑潮》!”

    他倒不是客气,确实不擅长这个,渔民号子对领号人的素质要求很高,声音要宏亮,节奏感要特别强,语气要有十分强烈的号召力。

    相比之下,敖富贵才合适,他也没推辞,听了敖沐阳的话大喊道:“好嘞!没问题!”

    根据生产项目的需要,渔民们会喊不同曲拍的号子,类别有有短促号、坐号、行号、长撞号、起锚号、打篷号、打樯号、拉网号、赶船号、抬船号、拉杆号、打橛号、打包号,等等等等。

    先前他们下网用的是短促号,只有寥寥几句,接下来就开始拉网号了……

    “喂呀!喂呀!!”“嘿!哈!”

    “哎伊来哟!握紧绳呀么!”“嘿!哈!”

    “哎伊来哟!使劲拉呀!”“嘿!哈!”

    “哎伊来哟!鱼归舱呀么!”“嘿!哈!”

    “哎伊来哟……”“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