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2.虐猫
    经过一天的缓冲,傍晚,台风的影响彻底结束了。

    多日不见的太阳再度出现在天际,火红的云彩挂了半边天,好像是一把烈火点燃了白云,映的海面都发红了起来。

    带着晚霞,龙头村的船队开向红洋码头,他们今天收获很好,渔获满仓、满载而归,得趁着夜色未至赶紧卖掉。

    海鲜重要的就是个‘鲜’字,一旦隔夜那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此时红洋的渔获码头上人来人往、船水马龙,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来买卖渔获的人群和渔船。

    这就是抢渔获的真谛,大家都知道暴风之后海上会有什么,大家都去抢,不光渔民去抢,海鲜商和鱼贩子们也来抢。

    甚至,很多市民也跑来码头抢渔获,这时候的鱼虾蟹最多,最新鲜,也最是便宜。

    除了卖给海鲜商和鱼贩,还有一些渔获被一堆堆的放在码头上,码头放不下了就放到沙滩上去。

    平时市场上卖四五十一斤的梭子蟹,如今一小堆十多斤仅仅要一百块:“不准挑不准选,碰到啥拿走啥,一百块一百块,都是一百块!”

    “这沙丁鱼咋卖?一堆太多了,分开行不行?”

    “不行,要买一起买走,这时候谁有空给你分开?沙丁鱼一堆两百块,回家炸着吃能香掉舌头!”

    “让一让让一让了,麻痹的让我过去,别碰老子,看不见老子端着一盆子鲍鱼呢?”

    “这海鲈是谁的?框里的刀鱼是谁的?来来来,都给我搬走……”

    敖沐阳提前联系了老孙头,孙一金带着他的左邻右舍们来接应他,之前在海上,他把一些精品鱼虾蟹挑出来了,这会卖给了孙一金等人。

    孙一金磨蹭道:“那个,鹿老师怎么没来?”

    敖沐阳道:“你逗我?这抢渔获呢,鹿老师来干嘛?到船上给大家讲课?”

    孙一金失望,然后又开始犯二:“你冲我吼什么吼?你真牛笔,现在我是顾客你是老板了,有你这样当老板的?”

    敖沐阳阴嗖嗖的说道:“怎么着不服气?”

    “不服气啊,我跟你说啊阳子,今天码头上渔获多少你清楚,我不买你的买别家的,你只能干瞪眼!”

    “好啊,以后永远别买我的,以后我捞上来的你一点也别想买!”

    一听这话,孙一金软了,他讪笑道:“开个玩笑啊阳哥,你怎么就喜欢较真?第一次跟鹿老师来我店里你也较真,你说说吧,兄弟不能跟你开个玩笑?”

    “哎哎哎,谁家的狗?”有人喊道。

    敖沐阳探头一看,将军正在沙滩上冲着几个孩子呲牙。

    见此他急忙跳下去抓住将军的脖子,一个妇女不满道:“栓好你家的狗,咬到人怎么办?”

    这点是敖沐阳的错,他赔笑道:“抱歉,抱歉。”

    将军瞪着沙滩上几个孩子还在呲牙,敖沐阳在它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低声道:“老实点啊,干什么呢?”

    正在玩闹的几个孩子被将军吓得缩成一团,敖沐阳想安慰他们,打眼一看却看到他们面前有一只小猫。

    这猫像是被雨打过一样,满身的毛粘成一绺一绺,上面沾着很多沙子,小小的个头不足敖沐阳一只手大。

    看到狗被人抓住,孩子们放松下来,有个孩子去踢了小猫一脚,说道:“这狗是不是被它引过来的?”

    “狗想吃了这个猫吧?”

    “不让它吃,它吃了我们玩什么?”

    又有孩子说着上去拎起小猫,在手里转了几圈喊道:“大风车,溜溜转!”

    小猫快被折腾死了,落在这孩子手中它有气无力的翻着白眼,四肢软绵绵的耷拉着,一点没有猫科动物的机灵劲。

    其他孩子嘻嘻笑,还有孩子上去争抢:“我看到这猫的,给我,让我玩,让我玩,我让它坐飞机!”

    敖沐阳皱起眉头,这属于虐猫了,看着小猫的惨样再看几个孩子的笑容,他觉得这些孩子笑的很可怕。

    难怪将军对它们呲牙,在将军很小的时候他就去了京城,将军必然也是饱受孩子们欺凌,小猫的处境让它感同身受。

    拍拍将军的脑袋让它冷静,敖沐阳对几个孩子说道:“这猫是怎么回事?谁让你们折腾它的?”

    孩子们怕狗却不怕人,一个胖小子对他吐了口口水道:“又不是你的猫,你管什么?臭农民!”

    “就是,多管闲事,这猫是我们从海里捡到的!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见惯了勤劳懂事的渔村孩子,这几个娇生惯养的城市孩子的表现让他大开眼界,原来素质跟家庭出身也不是那么息息相关。

    他阴沉下脸道:“不管这是谁的猫,你们都不能这样虐待它,你们父母呢?”

    两个在旁边海鲜堆里挑三拣四的妇女回过头来问道:“怎么回事?”

    胖小子叫道:“妈,这个臭农民欺负我!”

    妇女气势汹汹过来喊道:“你干什么?欺负孩子?”

    敖沐阳道:“你家孩子在虐猫,知不知道这算什么?这是心理疾病,你孩子得去看看心理医生。”

    他不是恶心人,这是真的,有虐待动物倾向的儿童都有心理疾病。

    妇女大怒:“你精神病啊?你才有心理疾病,你全家都有,麻痹哪里来的疯子?”

    敖沐阳不想跟这泼妇一般见识,便厌恶的摇头。

    这时候孙一金冲上来指着那妇女骂道:“你麻痹你是哪里来的?我家猫怎么在你们手里?卧槽卧槽,哎呀我的猫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被他指着脸骂,妇女更怒:“你的猫?这是你的猫?你叫它试试看它答应吗?”

    孙一金理直气壮的吼道:“这就是我家的猫,你问我的邻居,我们都是在这里开店的,开了几十年的店了,都是老邻居,是不是?”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上去从孩子手里抢猫,胖小孩将猫一把扔掉跑到母亲身后躲着做鬼脸。

    后面一群饭店老板笑着应和:“是呀是呀。”“这猫金贵的很,外国猫。”“让他们赔钱,这猫花了两万多块买的呢。”

    看到这么些人帮孙一金说话,几个孩子和妇女都害怕了,妇女不怕对骂,怕的是招惹当地人挨打。

    于是她恶狠狠的瞪了孙一金一眼,拉着孩子的手快步离开。

    孙一金吼道:“想走没那么容易,草拟吗,老子两万买的猫你给老子弄死?回来,赔钱!”

    孩子们吓得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