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3.元首
    孙一金回来,对敖沐阳说道:“阳哥,你对付泼妇手段不行,太温柔了,你得学我,吵架时候要底气十足,同时要借助身边的力量,用群众的力量打败他们。”

    敖沐阳笑道:“好,你厉害。”

    孙一金得意洋洋的说道:“那是,这种人我不知道对付了多少,以前我爹管饭店,每个月都有泼妇赖账找事,后来我管饭店再没人敢这么干。”

    面对他的时候敖沐阳没脾气,这哥们脑子似乎不是那么灵光。

    将军叼着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小猫回来,敖沐阳说道:“你厉害,不过你以后把小猫看好了,可别再把它丢了。”

    孙一金道:“我看好它干嘛?我才没养猫。”

    “这不是你的猫?那你刚才?”

    “我刚才是给你演示跟泼妇吵架的正确战斗姿势,我是要告诉你,这点上我比你强。”孙一金越发的得意。

    敖沐阳竟然无言以对。

    不管怎么说,孙一金这次帮了他,于是后面卖海鲜的时候他送了孙一金一些皮皮虾,都是他潜水捕捞的好货。

    除了跟孙一金这边交易,其他的海鲜不用他管,村里人会卖掉。

    于是他带着将军回到海钓艇,将军嘴里叼着那惨兮兮的小奶猫,谁要它都不肯放开嘴。

    上船后敖沐阳拿了一张干毛巾给小猫擦了擦身上湿淋淋的毛,将军蹲在一旁看,偶尔用舌头舔一舔。

    这还是个猫崽子,估计先是被暴风雨折腾了一通,又被几个坏孩子虐待,这会已经快不行了,呼吸若有若无。

    将军着急的团团转,敖沐阳看它可怜又看将军喜欢,就琢磨了一下,然后从金丹中提取一点小金滴,滴进了小猫的嘴里。

    他觉得这东西能救命,因为之前他从海里捞起龙虾,那些龙虾都快死了,吸收金丹水气后便重新生龙活虎。

    现在他用的是金滴,这东西比水气效力更大才对。

    果然,金滴入体,缩着身体一动不动的小猫慢慢的有了点精神头,可以睁开眼睛怯怯的观察周围环境。

    敖沐阳去码头超市买牛奶加热了一下,又买了个针管,摘掉针头吸了牛奶注入小猫的嘴巴里。

    随着针管一点点推动,小猫配合着喝了点温牛奶。

    猫科动物成年后体内缺乏乳糖酶,所以不太适合喝牛奶,但小奶猫可以喝,它们此时肠道内的乳糖酶还没有分解,正常存在。

    小奶猫的毛擦干后,敖沐阳看这小猫长得还挺好玩的,它的头部宽而圆,鼻子微微往里凹陷而不是像中华田园猫那样突出来,嘴巴往下撇着,总是一副很委屈、很不开心的样子。

    它的脑袋上长着棕黄色毛,尾巴也是棕黄色,身上则是一片雪白,另外它鼻子和嘴巴这一段长了一撮黑毛,短而笔直,像贴了块黑胶布。

    敖沐阳起初以为它嘴巴上沾染了脏东西,结果擦了擦后没擦掉,这才意识到这是小猫自身长的东西。

    船上的海鲜都卖掉了,船队返航。

    敖富贵上了他的海钓艇,高兴的说道:“羊子你知道今天咱们赚了多少钱吗?”

    敖沐阳问道:“多少?”

    “刨出油费,一个人至少能分这个数!”敖富贵竖起两个巴掌。

    “十万?!”敖沐阳吓一跳。

    “草,十千,一万块,你疯了啊十万?”敖富贵也吓一跳,被他的话吓了一跳。

    敖沐阳没好气的说道:“一万块你伸出十根手指干嘛?你伸一根手指不就行了?”

    敖富贵讪笑:“这不显得牛鼻吗?”

    一人一万也不少,毕竟他们没去远海,就是在近海走了一遭,而且全村有五十多号人跟着出海来着。

    这就是抢渔获的结果,可惜最好的机会就这么一天,从明天开始渔获将锐减,反应过来的鱼虾蟹会重新回到深海。

    敖富贵看到了缩在箱子里被毛巾包着只露出脑袋的小猫,他笑道:“嘿,你船上什么时候多了个猫?”

    敖沐阳道:“我刚收养的,怎么样?”

    敖富贵笑道:“挺好的,你看这小东西还长了跟希特勒似的小胡子,这小样,挺有意思。”

    听了他的话,敖沐阳心里一动,他回头看了看发现敖富贵说的挺有道理,小猫那一撇黑胶带似的毛很像希特勒的胡子。

    这样他说道:“对呀,我这小猫的名字就叫元首。你看,一个将军一个元首,是不是很气派?”

    “要气派你咋不给它起名叫****?”

    “呵呵,你想死自己跳海,别拖累我,我可不想上八月份的枪毙名单。”

    有钱可拿,渔民们很是开心,一路又是唱渔歌又是喊渔家号子。

    有人郁闷,道:“唱歌我能理解,你们喊什么号子?”

    “喊号子可是咱们的传统文化,”敖志义笑道,“咱们这号子可以提升咱们渔民战天斗海的决心和信心,当年在国家的建设工程中可是发挥过巨大作用的。”

    有上了年纪的渔夫抽着烟说道:“对,你们小年轻不知道,***在70年代发出过一定要根治海河的伟大号召,当时全市各乡镇的民兵和劳力都去突击海上工程,每天大家伙都喊着号子,那叫一个带劲。”

    “就是就是,你们还记得下马沟大桥吧?当时要把500棵10米长的大木桩子打到河底去,记得吧?”又有老人开始回忆过往。

    “怎么不记得?我当时就在嘛。”敖志义赶紧说道。

    对于这些六十多岁的老渔民来说,这就是他们的青春,回忆起来个个激动不已,纷纷讨论开来。

    “这任务交给了其他连队,可是一天才打入两棵木桩,他们连队都不行,心不齐、力气不齐。”

    “咱们安周县的连队接过任务后喊号子,喊着号子一天时间就打下了40棵木桩子!”

    “就是,好家伙,我们只用半月时间就完成了任务,比指挥部要求的时间提前了45天,为根治海河立了大功,当时咱们渔民连队可是受到过地委总指挥部嘉奖的。”

    “还有七五年那会,那时候我十八岁嘛,当时海军要在红洋搞个秘密基地,知道我们安周的海鬼能干,特意来找我们……”

    “哎呀哎呀,这个不能说,这是国家机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