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4.黄鱼嘎嘎
    披星戴月,归港号子在海面上荡漾着,然后直达码头,进入龙头村。

    这也是渔家号子中极为重要的一种,对于劳作一天的渔家人来说,带着满舱渔获回家回港是最开心的一件事。

    和其他号子相比,这时候的号子舒缓而轻松,充满丰收的喜悦情调,同时还伴随有一些诙谐的调侃。

    敖富贵的大嗓门在引领:“哟!归心似箭哟!”

    “嘿!”

    和声刚起,有人喊道:“回家搂媳妇呀!”

    “哈哈!”其他人顿时哄笑。

    在哄笑着的欢乐中,一艘艘渔船靠上了码头,然后狗叫孩子笑,等候在码头的家人们急忙迎上来寻找自己的家人。

    虽然台风已经过去了,可是海洋浩瀚无边、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又出现坏天气,所以踏着台风尾巴抢渔获还是很危险的,家人们难免担心。

    将军跳下码头,一群母狗凑了上来,争先恐后在它屁股上闻了起来。

    敖富贵大为艳羡:“麻痹,皇帝选妃啊,将军真威风。”

    敖沐阳无奈:“老哥,你能不能别老是说脏话?”

    说着,他抱起依然缩成一团的元首下了船。

    敖富贵嘿嘿笑道:“不说脏话那还是个爷们吗?”

    敖小牛在等着敖沐阳,看到他后立马高兴的喊道:“阳叔阳叔,今天出海有收获嘛?咦,你怎么带着一只猫?”

    “收获大的很,走,回家去,这是叔的新宠物。”

    回到家,他的屋子里灯亮着,鹿执紫正坐在树下的摇椅上看书。

    看到他回来,鹿执紫放下书笑道:“今天还算风平浪静吧?”

    敖沐阳放下猫道:“嗯,海上很平静,家里也没风吧?”

    鹿执紫笑道:“我不是说天气,我是说——哇,一只小猫,这是,嗯,这是加菲猫呀,哪里买的?”

    敖小牛问道:“鹿老师,这是加菲猫?就是动画片里那个猫吗?”

    “对,就是它。”鹿执紫伸出手指想逗逗小猫,敖沐阳道:“小心,别吓到——我去啊!”

    他本来怕鹿执紫吓到这小猫,毕竟它刚差点被几个孩子给折腾死,结果鹿执紫一伸手,小猫直接扑了上来,挥爪就挠!

    还好他反应快,一把护住了鹿执紫的手。

    这样,他的手背上出现了三道伤口,鲜血立马流出!

    小猫炸起毛:“喵呜!”

    将军看到主人受到攻击大怒,直接扑了上去,一巴掌将小猫拍的飞出去好几米……

    “将军回来,回来。”敖沐阳很感动,将军对自己这感情没的说,它路上可是一直很爱护这小猫的,结果小猫攻击自己,它立马变脸去还击。

    小猫顾不上装凶卖狠,落地后夹着尾巴跳上床藏了起来。

    敖小牛咧咧嘴:“哇草,这猫可真狠!”

    “别说脏话。”敖沐阳无奈了,村里人不管大人还是孩子,一个个都喜欢满嘴脏话。

    鹿执紫找了药水给他擦手背,急声道:“你怎么样?这是哪里来的猫?你得去打个狂犬疫苗!”

    他不在意道:“没事,农村孩子,谁从小到大没被猫挠狗咬过?”

    但鹿执紫很坚持,特别是得知小猫是他从海边救回来的后,她认为这猫来源不明,必须得去打狂犬疫苗。

    村里诊所肯定打不了,敖沐阳只好骑上摩托车去镇上医院。

    鹿执紫陪伴,这样越野摩托不太好载人,他又改成海钓艇,一路疾驰去医院挂了急诊,给他摁了一针才放心。

    打完针,敖沐阳说道:“你刚才说啥来着?在家里的时候,说什么不是天气风平浪静?”

    鹿执紫道:“哦,我是想问你抢渔获的时候有没有跟其他村子的人发生冲突。”

    敖沐阳摇头:“这时候冲突不起来,海洋太大了,多年来各个村子也都有默契了,捕捞的时候去各自熟悉的海域忙活,捕捞完了去市场忙活着卖,卖完了忙活着回家吃饭……”

    听到这里,鹿执紫突然愣了:“完了!”

    “怎么了?”

    “家里煮着粥,我看你那么晚没回来帮你做了晚饭!”

    担心引发火灾,他们一路火急火燎往后窜,回家之后发现灶台已经熄火了,敖小牛还守护在家。

    鹿执紫熬了粥,做了炸鸡排和一道可乐鸡翅。

    敖沐阳尝了尝惊讶道:“手艺可以。”

    鹿执紫道:“当然啦……”

    “别告诉我你在酒店后厨也实习过!”敖沐阳赶紧打断她的话,他被女老师上学时代的丰富实习经历给吓到了。

    鹿执紫道:“怎么可能,我就是经常自己做饭,再说这也是很简单的菜。”

    敖沐阳松了口气,鹿执紫又说道:“不过留学的时候,我和同学曾经做过街头小吃的生意,做中国菜快餐,所以手艺应该还可以。”

    这时候他只能竖起大拇指。

    后面连续几天,大家还是会出海,希望可以在海上碰到点漏网之鱼。

    敖沐阳没有再组织大家伙一起出海,他担心大黄鱼鱼群和赤甲红蟹群的安危,自己开着海钓艇去了海沟和红暗礁海域。

    还好,风暴潮的影响在于海面,海沟里的大黄鱼没受到影响,也没被捉走。

    他降落在海沟处,看到了通体金黄的大黄鱼们正在丰茂的海藻丛中穿梭,然后听到了一股声音:“嘎嘎!”“嘎嘎嘎!”

    听到这声音他心里一喜,这些大黄鱼进行繁殖了!

    大黄鱼属于石首鱼科,这个科的鱼类都是能叫的,可以认为石首鱼科的鱼都长得差不多,它们要靠声音来互相识别。

    当然这是玩笑之语,实际上它们这么叫是为了种族繁衍,这是大自然进化的奇迹,石首鱼发出‘嘎嘎’的叫声可以识别和寻找同类,还可以刺激鱼群达到兴奋状态,然后交配产卵。

    敖沐阳听到的‘嘎嘎’声很响亮,大黄鱼是石首鱼科里最能叫的,这从它们英文名就能看出来,rge-yellow-croaker’rge是‘大’的意思,yellow是‘黄色’,croaker则是‘嘎嘎’的拟声词,综合翻译就是又大又黄又会嘎嘎叫的鱼。

    大黄鱼和赤甲红蟹一样,有种群同期发请的习惯,当某一只大黄鱼发出叫声后,其他的大黄鱼会应声而叫,声音嘹亮,多日不绝。

    敖沐阳没有去打扰它们,他重新飘了起来遥望着这个鱼群,看到里面的大黄鱼很兴奋,它们四处游动,在海沟底部、在海藻之间都有身影。

    它们一边游动一边叫,有的是响亮的‘嘎嘎’声,有的则是煤气炉火焰快速燃烧时候的‘嗤嗤’声,其中前者是雄鱼的声音,后者是雌鱼的声音。

    不断有鱼相互摩擦着身体,有的还会互相撞击,几次磨蹭或者撞击后,它们会释放出一些浑浊的东西。

    这些东西混合,最终就是大黄鱼的受精卵。

    每一片浑浊的东西都代表几十几百万的未来大黄鱼,不过它们很难全部存活下来,具体来说,它们存活几率很小很小,从受精卵到成年鱼,存活几率不足万分之一……

    总归,这个鱼群要繁衍要扩大了,这是好事,敖沐阳决定帮它们一把。

    他逆转金丹放出金滴,可随即又犹豫了,这金滴只能给一条鱼,怎么才能让它们雨露均沾?

    就在他脑海里出现这想法,小小的金滴散开化作大量更细小的超小金滴,肉眼几乎无法查看,然后漂浮到鱼群中。

    鱼群顿时一片混乱,它们顾不上交配,纷纷去吞食这些金滴,显然发现了金滴的存在,并且金滴对它们有巨大诱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