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412.那些帖子(4)
    打开一台电脑,鹿执紫将她和同学做的龙头村宣传帖挨个打开给敖沐阳看。

    帖子很多,制作优良,散布在多个论坛和网站,很多都有高亮置顶,难怪吸引到了那么多游客,看点击量,这可是一波相当成功的宣传。

    村里人只知道结果、不知道难度,作为在京城混过的当代青年,敖沐阳可是知道帖子在这些网站和论坛得到置顶待遇的难度!

    看着一张张置顶的帖子,他震惊的说道:“这得花多少钱?”

    鹿执紫笑道:“没花钱啦,你知道我以前在省报实习过,那边有几个要好的朋友,我通过他们的关系跟这些网站和论坛的负责人打了招呼,他们帮咱们搞一波宣传。”

    敖沐阳大为感动,道:“贤妻辛苦了。”

    鹿执紫嗔道:“谁是你贤妻?”不过随即她又说道,“你光说我辛苦,那么怎么奖励我?”

    敖沐阳吞着口水道:“我把我自己奖励给你行不行?”

    鹿执紫在他脸上拧了一把,笑道:“想得倒美,你这不是奖励,你这是推销。”

    敖沐阳道:“其实我还真给你带了礼物,晚上你下了班去吃饭的时候给你看,这会我先看看帖子。”

    中午休息时间短,下午鹿执紫去上课,他就在这里挨个论坛刷帖子看。

    不同论坛的帖子所用照片不同,从风景、风俗、人文、生活等各个角度展示了龙头村和海洋,各个帖子质量都很高。

    除了他看过的渔舟唱晚之外,‘驴友网’还发布了一个关于村里人文的帖子,帖子介绍道:

    “龙头村诞生于明代,据考究已然历经六百余年沧桑。时光荏苒,山未变、海未变,渔村也始终未变,这里迄今已然较完整的保存着一些古建筑……古桥、古道、古祠、古庙、古宅、古校、古泉、古哨,处处保留着岁月的痕迹……”

    穷游网的帖子则更侧重于介绍村子,搭配着朝阳初升、村子宁静的照片,下面写着:“龙头村是一处依山傍海、景色秀丽、民风纯朴、历史厚重的原生态渔村……”

    还有的帖子打的是生物牌:“每年秋季和春季,总有数千只野生大雁和大天鹅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经这里去越冬。人与飞鸟和谐相处,海滩处处是亮丽的风景线……”

    也有帖子走的是现代流行的佛系旅行路线:“这里远离城市的喧闹和浮燥,一脉青山挽着海风,悠然的恬静充满了村落,轻松的安宁挂满了海草房……”

    关于大龙头山,帖子里的介绍也不少。

    鹿执紫很会取景,她拍摄了山上不多的竹林,恰好竹林中有一口竹泉,帖子便介绍道:“绕山而居,泉依山出,竹因泉生,村民砌石为房,竹林隐茅舍,家家临清流,春季竹绿,心也绿了……”

    自然,介绍更多的还是海洋:“渔村三面环海,举目四望,片片白帆。西南风盛行的季节,大海波浪翻滚,惊涛拍岸,浪花洁白似雪,势如万马奔腾,其景极为壮观……”

    因为帖子置顶,加上质量高,关注度自然就高。

    帖子下面很多留言回复,有质疑、有讽刺,但更多的还是赞叹和期盼。

    如敖沐阳起初所想的那样,帖子里问的最多的还是:有没有朋友去验证过?请驴友上实景图,好人一生平安。

    下午时分,大龙头号终于回到渔村码头。

    此次出海足有十多天,是村子里一件盛事,渔船归来,船员的家人们纷纷赶去码头,这就是百十号人了,加上渔家乐去拿鱼和其他看热闹的人,几乎半个村出动到了码头。

    敖沐阳趁机组织了第一波针对游客的活动,敖大国带人将一些珍奇鱼虾蟹摆出来,以低廉价格在码头进行出售,渔家乐可以在晚上当场加工,让游客们品尝到最当鲜的海味。

    也算是巧合,鹿执紫组织的网上宣传进行了一周左右,这两天恰好有周边游客闻讯而来,然后大龙头号就回来了,正好带回大量鲜美海货。

    敖千莱在船上酿的海带茶菌饮料也派上了用场,这些饮料酿造了十多天,发酵到了好时候,敖沐阳让敖沐风等渔家乐老板过来各搬了两桶回去,作为村里的传统特色饮料来销售。

    敖沐风挠挠头,道:“这东西能喝吗?咱们村里的传统饮料不是海宝凉茶吗?”

    敖沐阳道:“海宝茶常见的很,村里不少游客就是从红洋过来的,他们见多这个了,但我酿造的海带茶菌饮料他们肯定没见过,物以稀为贵,懂不懂?”

    一听‘贵’这个字,敖沐风来了劲:“小阳哥你说,咱们定什么价?一杯十块钱怎么样?”

    听到他这么说,敖沐阳急了:“别乱来,你们不准因为游客多了就提价,召集村里渔家乐都去村委开会,我给你们统一定价。”

    这件事很重要,村里人穷怕了,游客突然多了,家家户户都想打游客的主意。

    很多旅游胜地就是被这样杀鸡取卵,村民们没有远见卓识,他们只想趁机赚一笔,能赚多少算多少。

    当天傍晚,敖沐阳先给渔家乐的老板们开了个会,让他们统一了房价和菜单,然后海带茶菌饮料也进行了定价,以茶壶为单位,一壶十块钱。

    渔村的茶壶可不是小壶,都是大碗茶用的大壶,一家三口吃一顿饭,这么一壶茶也足够了。

    有人看着菜单上的定价颇为不满,道:“小阳哥,一盘土豆丝才十块?镇上都卖十五块了,咱们才十块?”

    敖沐阳道:“你们把盘子缩小点,菜量减一下,但不要太夸张,现在村里旅游业算是刚起步,咱们得抓住这个机会,而不是扼杀这机会,明白吗?”

    “那这也太便宜了,黄鳝加工费才十块钱?!”敖沐风也有些不满。

    敖沐阳道:“我的黄金鳝供应给你们,一斤卖一百块,你们可以从中提十块钱,然后加上加工费,你们做一盘菜能赚二十块,这还不行?”

    “一百块?这么便宜?”敖沐风愣住了。

    敖沐阳手上的黄金鳝在整个红洋都有名气了,每天都有人来买泥鳅和鳝鱼,价格多高村里人很清楚,这个定价确实属于便宜了。

    “就是这个价,一切为了把游客留下!”

    他亲自牺牲利润做表态,村里其他人自然再没有意见。

    这也是他过去大半年时间为村里人出头、为村里出力的原因,他的威信已经起来了,村里人信服他不是因为他是新任村长,而是他是村里的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