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5.鱼群赶鲨
    和金丹水气不同,小金滴对鱼类似乎有神奇的诱惑力,大黄鱼们争抢,海沟里生存的一些海鲫鱼、小马鲛鱼和鲷鱼也来抢夺。

    这时候大黄鱼群展现出了种族优势,它们撞翻了游过来的其他种类的海鱼,鱼群穿梭,将势单力薄的其他鱼类吓得不敢靠近。

    敖沐阳仔细观察了一会,大黄鱼的‘嘎嘎’叫声忽然更响亮了,同时也更急促了。

    这让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大黄鱼除了在交配时节会嘎嘎叫,还会在遇到胁迫时发出更急促的叫声。

    听到大黄鱼群发出连续的嘎嘎叫,敖沐阳赶紧看向周围,然后看到视野尽头出现了一条鲨鱼!

    这条鲨鱼有两米半长,身躯呈圆滚滚的梭形,看起来厚重而结实,它有一个圆嘴巴和一个大尾鳍,胸鳍正前方各有五个鳃裂,好像是被人砍过了一样。

    它在海里游动速度很快,从敖沐阳察觉到它出现到游到海沟这里,仅仅用了十几秒钟,让他这边都反应不过来。

    隔着越近,这鲨鱼的样子越清晰,它的腹部是白色、背部是深蓝色,背鳍上还有一条纹身般的白色纹路。

    见此敖沐阳紧张起来,这是一条鼠鲨!

    不要被名字所蒙蔽,鼠鲨可不是意味着它像老鼠一样小,实际上这鲨鱼可以长到三米半长、两百多公斤。

    这名字也不是说它像老鼠一样胆小,恰恰相反,鼠鲨胆子很大,它们会在未受刺激的情形下对游泳、潜水、冲浪的人发起攻击,甚至会主动攻击小型船只,在鲨鱼中臭名昭著。

    它被取名鼠鲨,是因为它和老鼠一样狡猾,也跟老鼠一样是机会主义捕食者,发现猎物后猛然出击,往往一击得手!

    看到这条鼠鲨,敖沐阳赶紧做好战斗准备。

    他有些懊恼,这会他是赤手空拳下来的,最近好久一段时间没在水下遇到威胁,他有些小看这片海洋了。

    今天的事属于意外,鼠鲨分布于大西洋、南印度洋、南太平洋和南极洲海域,红洋周边海域没什么它的出现的消息。

    而且,鼠鲨一般不会游到这么深的地方,它们喜欢在贴近海面的地方游动,虽然它们有本事潜水至七八百米的水深,可它们很少这么干,大多数时候它们潜水深度不会超过七八米。

    考虑到鼠鲨臭名昭著的脾气,敖沐阳贴在海沟底部,如果鼠鲨对他发起攻击,那他得进行一番苦战!

    不过他知道鼠鲨不是冲自己来的,它应该是被金滴引来的。

    果然,鼠鲨出现后没有看他的方向,冲着大黄鱼群而去。

    敖沐阳大为心疼,自家鱼群要出现大损失了,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大吃一惊:

    发现鼠鲨这种天敌后,大黄鱼没有吓得乱跑乱叫,也没有钻进海沟裂缝里去躲避,而是有一条半米多长的大黄鱼冲了出来。

    大黄鱼在野外顶多长到四五十公分,这条冲出来的鱼可不止五十公分,得有六十公分了,身体粗壮、满身鳞片金光闪闪,体型顺畅、活力十足,有一种说不出的威风。

    看到它出现后冲鼠鲨而去,敖沐阳满心惊讶:这兄弟够猛的,是要跟鼠鲨单挑吗?

    大黄鱼不是纯粹冲向鼠鲨,它是向前冲了一段后又转向,然后尾巴使劲拍打海水,在海沟上面转起圈来。

    见此,其他慌张恐惧的大黄鱼跟了上去,跟着它开始转圈,这样一条条的大黄鱼加入进去,它们一起转圈,聚合在一起首尾相接在水中游动,看起来很像一个金色大圆球。

    更多的大黄鱼开始加入其中,最终整个鱼群都聚集在了一起,在水中大力转动。

    气势汹汹而来的鼠鲨到了近前后猛的一甩尾巴来了个上浮,然后速度越来越慢,它开始犹豫起来。

    鲨鱼都是半瞎子,它们视力不好,发起攻击全靠跟着感觉走。

    除了拥有出色的嗅觉,它们还有很出众的听觉。

    鲨鱼的听力装置是一连串的神经小管,管子与全身毛孔相连,海中的一切振动声波都可以通过毛孔传到小管中,然后小管中的液体就压迫神经,将振动传到大脑,这样鲨鱼就可以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

    它们这个组织进化的非常精巧敏感,配合嗅觉基本上可以判定对手的实力、体型和状态情况。

    而且它们还有一个本领,那就是能通过振动判断出对方是否害怕、是否在挣扎,这得感谢它们大脑,鲨鱼大脑有一定的信息处理能力,这点和鲸鱼类似。

    大黄鱼群组成的巨大圆球在水中飞快游动,鼠鲨接受到的震颤信息统一而庞大,让它有些拿捏不定自己碰上了什么。

    它瞪大眼睛努力看向前方,看到的就是一个巨大金球。

    作为机会主义捕食者,冒险从来不是鼠鲨的天性,它暴躁的在周围游动了一会,最终尾巴一甩猛然向前发起了攻击!

    敖沐阳心里一颤,以为它看破了大黄鱼群的花招。

    结果鼠鲨往前冲的时候是贴着鱼群游动的,它没有冲上去,而是冲到近前后一个抬头冲向水面而去。

    这是一记佯攻,它发起攻击后鱼群并没有散开,让它最终确定这是个大家伙,赶紧离开了。

    敖沐阳贴着海沟看的赞叹不已,大黄鱼群竟然有这个本领,这超出他的预料!

    而去海洋生物生存并不容易,哪怕是相当靠近食物链顶端的鼠鲨要捕猎也得小心翼翼,捕食者和猎物之间不是简单的捕与被捕,它们之间也会斗智斗勇!

    今天看到的场景让他大开眼界,海洋真是太神奇了。

    鼠鲨离开后又过了半小时,大黄鱼群才逐渐解散。

    敖沐阳赞赏它们的机智,就又留下一个小金滴散开给鱼群食用,然后自己游上了海面。

    海沟这里一切正常,他调转船头开向红礁石水域。

    舷外挂机打火发出轰鸣声开动,敖沐阳自在的驾驶着海钓艇开始出发,可他刚开出去不到百米,忽然海水震荡,一条大鱼从水下跳了出来!

    这鱼有两米多长,背鳍有白色纹路,它跳出水面后带起大量海水洒在船上、敖沐阳身上,然后它又贴着海钓艇‘咣当’一声落入水中,震荡的海钓艇连连摇晃,更是将敖沐阳溅成了落汤鸡。

    “卧槽是鼠鲨!”敖沐阳心里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