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6.夹着头了
    他刚才一路上游没有发现鼠鲨的踪影,还以为这混球被大黄鱼鱼群吓跑了,没想到它还留在这里!

    而且,它可能被海钓艇的发动机声音所惊扰,竟然跳出了水面!

    鼠鲨是速度最快的鲨鱼之一,也是能跳出水面对水上目标发起攻击的鲨鱼种类之一,被它们盯上绝对是一件麻烦事。

    敖沐阳不知道它跳出来是巧合还是好奇抑或是想要攻击自己,反正在海上一切得做最坏打算,他就快速将海钓艇改成自动驾驶,然后拎起鱼叉警惕的盯着海面。

    船头的将军也发现了鼠鲨的威胁,一甩头上白毛炸起全身金毛,带着低沉的闷吼声警惕的看着海面。

    敖沐阳怕它出事,赶忙道:“将军,到我身边来!”

    他希望不是自己猜测那样,鼠鲨想攻击自己,毕竟海钓艇是大家伙,鼠鲨应该没胆子攻击这样的目标。

    可现实让他失望了,鼠鲨落入海洋中后没有离开,而是围绕着海钓艇转起了圈子。

    只见一条三角旗形状的鱼鳍冒了出来,好像快刀般切开海面,在海钓艇四周快速移动。

    敖沐阳握紧了鱼叉:“玛德,别逼老子弄死你!老子可是守法公民!”

    之前举行的hsd公约cites缔约国大会上,各缔约国刚通过投票,将鼠鲨提升入保护附录的易危物种名单,让它们得到国际公约的庇护。

    中国是cites的签署国,在国内捕杀鼠鲨是违法的。

    当然,这种保护没有法律制约,在海上杀掉一只鼠鲨根本没有人知道,只要不傻乎乎的把鼠鲨拖上岸被警察抓到,那猎杀它们根本没责任。

    将军听到他的话后回头看了看,敖沐阳右手握鱼叉左手比划了一下:“对,快回来,你那里——卧槽!”

    他的话说到半截,海浪翻飞,鼠鲨又从海中腾身飞了出来!

    鼠鲨跳起,将军四肢在船头一跺跟踩了弹簧似的也跳了起来,就在敖沐阳震惊的目光中,这货冲着鼠鲨飞去!

    就像巡航导弹拦截战术弹道导弹,双方个头差距巨大,后者体长至少是前者的一倍多,从气势上来看无法比拟。

    可是巡航导弹就是能拦住更大个头的战术弹道导弹,比如海湾战争时期爱国者导弹拦截飞毛腿导弹。

    将军此时就是一个巡航导弹,它冲着鼠鲨跳去,双方立马撞到了一起,将军四肢张开用爪子使劲抓着鼠鲨,同时大嘴张开,‘咔嚓咔嚓’撕扯鼠鲨皮肤,脑袋如小鸡啄米又如捣蒜,迅速给它撕扯出好几道伤口!

    撞向海钓艇的鼠鲨被撞偏了一些,没能撞上船,而是重新落入海里:“噗通!”

    敖沐阳顺势一鱼叉猎了上去:“走你!将军回来!”

    鼠鲨落入水中,将军立马四肢并用飞快从海面游到船边顺着敖沐阳改装过的舷梯爬上船来。

    受到攻击的鼠鲨狂性大发,它落入海里后很快转过弯来想要寻找攻击自己的对手,结果它努力嗅、努力听、努力感觉再瞪大半瞎的眼睛努力看,愣是找不到攻击自己的对手在哪里!

    将军此时已经上船了,它能往哪里去找?

    被狗啃了好几口、也被抓伤了皮肤,还被鱼叉来了一记,鼠鲨又是愤怒又是疼痛,它找了一会还是没找到对手,便悻悻然离开……

    看着它的身影消失,敖沐阳松了口气,然后抓过将军在它屁股上来了两巴掌:“你刚才干什么?怎么不听话?不是让你回来吗?”

    将军懵逼,用爪子推开他的手臂:干什么干什么?老子不是立功了吗?

    敖沐阳还想揍它,确实,将军立功了,而且很出色的攻击了鼠鲨,它可能是龙头村历史上第一只能赶走鲨鱼的水猎犬。

    可这不是好事,不能让它以为这种事是可以做的,龙头村几百年历史,赶走了鲨鱼的水猎犬只有将军一只,可死在鲨鱼嘴里的水猎犬不少于一百只!

    也就是将军机灵,落水后赶紧上了船,否则它肯定会被鼠鲨咬死。

    不必怀疑,陆地动物在水里,没有枪械装备帮助,那谁都干不过鼠鲨!

    他又举起手,将军用爪子推开他手臂,歪着头耷拉着嘴,狗脸比驴脸还长。

    敖沐阳拧了拧它耳朵,笑骂道:“你就逞强吧,迟早让鲨鱼吃了你。”

    将军拉着脸走开,扒拉着船舷将脑袋塞进栏杆里去吹海风。

    敖沐阳服了,他开了一会船,见将军还是不过来到自己身边,知道它是委屈了,这是耍小脾气。

    猫狗是有脾气的动物,特别是如金毛寻回犬、拉布拉多犬和泰迪等高智商犬种,它们有多种情绪,委屈、生气等等。

    他叫了两声,将军还是不回来,连尾巴都不摇摆了,就在那里胡乱抓挠东西,看起来像在撒气。

    又过了一会,将军哼唧哼唧的叫了起来,听起来声音怪痛苦的。

    “戏精!脾气真大!”敖沐阳无奈,他拿了根火腿肠过去,毕竟今天将军没错,将军确实立功了来着。

    起初他还奇怪,将军现在真是聪明太多了,竟然懂得委屈了去耍小脾气。可他走过去一看,看到将军正咧着嘴努力往后拽脑袋,它脑袋被栏杆卡住了!

    只见它的四个爪子使劲刨,刨的船舷‘嘎吱嘎吱’响,敖沐阳以为它是在撒气,其实它是在挣扎,挣扎着将卡住的脑袋拔出来!

    这会将军表情比刚才大战鼠鲨还要狰狞,呲牙咧嘴、双眼怒瞪,有时候使劲大了挤的脑袋疼,它就哼唧哼唧的叫……

    敖沐阳赶紧扔掉火腿肠道:“娘来,怎么卡着头了?别动,我来帮你弄出来,你什么眼神?”

    将军斜着眼看着他,好像一个劲翻白眼很不爽的样子。

    敖沐阳批评它一句,然后想起它这是卡住脑袋只能从斜着头的角度看自己,于是又赶忙道:“你什么眼神?还挺俏皮的啊。”

    将军不是看他,将军斜着眼是看火腿肠,火腿肠落到地上后,它努力用爪子刨到跟前,探着头先叼起来吃掉,吃的津津有味……

    敖沐阳想去帮它拔出脑袋,他伸手过去,将军推开了:别急,先吃完再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