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8.赶青蛙
    敖沐阳站在门口往外看,村里的狗不敢从他家门口走,纷纷绕路。

    这不正常,自从他给将军输入金丹水气,将军在村里越发受到母狗和公狗的欢迎,母狗喜欢它是因为它有雄性魅力,公狗喜欢它是因为要是不喜欢会被咬。

    平时他家门口总有几只狗子在闹腾,即使他带将军出海了,狗子们还是会来门口玩,毕竟它们没有智慧,不知道将军不在家应该先离开。

    但是今天和以往不一样,他家门口没有一只狗。

    低头看看正在舔爪子的元首,敖沐阳问道:“你把狗子赶走了?”

    元首抬起头露出个大饼子脸,然后歪歪头细声细气的叫了起来:“喵呜!喵呜!”

    敖沐阳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扯,元首是个奶猫,它还在喝奶呢,怎么能干的过那些身强力壮、常年经受风吹雨打磨练的金短毛?

    可是看看那些不敢靠近他家门的狗,再看看地上的狗毛,他又想了想先前路上碰到的那只脸上带抓伤的母狗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它们挨了这小猫的毒手。

    敖沐阳将它拎起来,纳闷道:“你还能干的过狗子?”

    元首眨眨眼睛张开嘴又细声细气的开叫:“喵呜喵呜!”

    敖沐阳怎么看怎么感觉元首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奶猫。

    他回去温了牛奶倒入饭盆里,将军嗅了嗅凑上去,元首立马大声叫了起来:“喵呜!喵呜!”

    敖沐阳道:“将军,过来,你来吃狗粮。”

    将军恋恋不舍的离开,元首赶紧去吧唧吧唧舔牛奶喝。

    等它喝完了牛奶,敖沐阳又将昨天蒸好的小黄花鱼肉搅和成肉浆糊给它吃。

    这些鱼是养殖鱼,价钱低,但营养价值还是挺高的,很适合给小猫吃。

    吃饱喝足,元首爬到了他的腿上,蜷缩在他双腿之间开始打瞌睡,不一会肚子里响起‘叽里咕噜’的声音。

    过了中午头,避开一天最热的时候,他将猛虾蛄放入老宅鱼池里养了起来,然后去新房那里看养殖池。

    有孩子在等着他,孩子们提着桶或者提着塑料袋,里面有泥鳅有黄鳝。

    敖沐阳将泥鳅黄鳝倒进网箱里,然后给了他们钱,孩子们大乐,一边往超市跑一边讨论要买什么。

    每天都有泥鳅和黄鳝进入养殖池,可是他感觉泥鳅和黄鳝的数量不见多。

    雨后几只青蛙在蹦蹦跳跳,一个个挺着大肚子,看起来很是志得意满。

    他看了一眼没在意,结果将军闲得无聊看到青蛙后跑了过去,用爪子逗着青蛙玩。

    青蛙也是有脾气的,根本不跟它玩,蹦蹦跳跳想要离开。

    将军一巴掌拍了上去,想跑?往哪里跑?老老实实陪我玩。

    它这爪子拍上去,青蛙‘咕嘎’一声叫,张开嘴吐出两条小泥鳅。

    将军吓一跳,还以为自己把青蛙的肠子给拍出来了。

    敖沐阳过去看了看顿时郁闷了:“麻蛋,难怪老是感觉泥鳅黄鳝数量不见长,原来被你们吃了?将军,给我咬!”

    将军没理解他什么意思,抬头看着他眨眨眼。

    在他怀里的元首则跳了下去,小爪子一晃,一下子将一个蹦跳大青蛙给掀翻了,那青蛙翻过身要跑,元首又是一爪子,再度将它掀翻。

    “这小猫挺有脾气啊。”包工头孙富华笑道,“看那小圆脸,这啥品种?没怎么见过。”

    敖沐阳道:“加菲猫,一种外国猫。”

    孙富华对他竖起大拇指:“小阳哥你可以,这玩起外国猫来了。”

    敖沐阳笑了笑道:“捡的。”

    他没跟工人们聊天,现在池子里的泥鳅苗和黄鳝苗数量减少的原因出现了,是被青蛙给捕食了。

    这样他想起敖志兵之前的告诫,青蛙、水蛇和老鼠都会捕食泥鳅和黄鳝,当时他在养殖场四周围上了网子,显然这不管用。

    他教导将军去踩青蛙,现在将军拥有很出色的模仿能力,只要他去试探一下将军就懂了。

    于是元首在前面掀翻青蛙,将军在后面用爪子拍打青蛙的肚子,一拍一个准,一拍青蛙就往外吐出泥鳅苗或者黄鳝苗。

    这会养殖池里的水草苗还没有长大,视野比较好,里面有青蛙一眼能发现。

    敖沐阳绕着池子转悠一圈,除了发现了青蛙,还发现了水耗子。

    青蛙属于有益动物,他只是让将军拍的吐出小鱼苗,并没有弄死它们,而是收集了起来,找了个送鱼苗的孩子让他扔到水稻田里去。

    它们在水稻田里有大作用,是很多害虫的天敌。

    如果不是他准备用花生地养地狗子,那青蛙也可以送去捕捞金龟子,地狗子是金龟子的幼虫,也是金龟子产卵长成的。

    水老鼠就没有这样的好命了,他将将军和元首叫过来,指着水老鼠说道:“去,弄死它们!”

    元首的执行力更强,立马扑了下去。

    然后它一落入水里,顿时惨叫随即手忙脚乱、连滚带爬的又爬了上来……

    将军咧着嘴看,小样,你不是厉害吗?你去水里耍耍呀!

    敖沐阳给元首擦了擦毛,猫科动物大多数不喜欢水里生活,元首之前还被海浪折腾过,估计对水有心理阴影了。

    将军跳入池子里,几只水老鼠如纸老虎一般,迅速被它咬死叼了上来。

    收拾干净养殖池,他又把周围打扫了一遍。

    这时候有老人找来,说道:“阳仔呀,养泥鳅、养黄鳝了?”

    敖沐阳回头道:“对,同爷爷,你怎么过来了?来,抽根烟。”

    老爷子名叫敖志同,跟他爷爷是一辈的,今年大概七十来岁,和敖沐阳一样都是苦命人。

    敖沐阳的父母葬身于海洋,他的妻子和女儿则是葬身于车祸,老人虽然还有个儿子,可儿子很不孝顺,一年不会回来一趟,他已经过了半辈子孤家寡人的苦日子。

    敖志同老人摆摆手道:“不抽了不抽了,我习惯了旱烟,你这烟卷我抽着没劲。那啥,阳仔,我来求你个事……”

    敖沐阳一听赶紧道:“同爷爷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求我个事?有什么事你直说。”

    他用拳头打出了威风,出海又总是有好渔获,对于渔家人来说,能打、能捕鱼的汉子就是好汉子。

    敖志同愁眉苦脸的说道:“是这样的呀,阳仔,你养泥鳅和黄鳝需要苗,这我知道,可是能不能去湖里捉鱼苗,别去水田里了?好好的水田,让孩子们可折腾坏了。”

    旁边有休息的工人笑道:“那你去找孩子的爹娘,你找小阳哥干啥?”

    这话有道理也没道理,破坏水田的是孩子,但归根结底是敖沐阳的缘故,是他愿意出钱买鱼苗,才引得孩子们去践踏水田找泥鳅和黄鳝。

    敖沐阳没有推卸责任,他痛快的说道:“好,同爷爷,我跟孩子们说说,以后不让他们去水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