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19.心思
    这件事让敖沐阳给忽略了,他去钓泥鳅和黄鳝那天,很多孩子就去水田里捉的泥鳅和黄鳝,他一直没注意这事。

    十几天下来,孩子们为了从他手里赚钱,天天去水田折腾,恐怕水田户们早就苦不堪言。

    估计因为他现在在村里有了威信,孩子们又是无心的,所以水田户们没好意思直接上门找他。

    敖志同来找了他也不大好意思,听敖沐阳痛快答应,他还特意解释了一下:“我没办法,阳仔,我这把年纪出不了海,就靠这点水田赚些生活费。”

    说着,他更愁眉苦脸:“唉,今年让台风一闹,家里半边屋顶塌了,也不知道打稻谷的钱够不够收拾房子。”

    贝蒂台风很凶残,它登陆之后给沿海地区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村里好些房子都出了毛病。

    现在天气热还好说,屋子漏风也不冷,反而还挺凉快。可过了八月进入九月,那就是秋季了,到时候屋子要是修不好,老人就得遭罪了。

    老人想到这个更愁,满脸皱纹仿若劣质刻刀雕琢出来的,每一道都带有岁月折磨的苦楚,整个人像是老牲口,面对生活只能逆来顺受,毫无生气。

    敖沐阳皱起眉头道:“同爷爷你屋顶被台风掀开了?”

    敖志同叹了口气道:“唉,是啊。”

    孙富华夹着烟说道:“老爷子,你家就是屋顶被掀开了,这算运气好的,好几户人家院墙都给造翻了!”

    他语气轻松,这种事他见多了,而且说句没良心的话,这种事越多他越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工程队的活就越多,可以赚到的钱也越多。

    敖沐阳问道:“你知道我这爷爷家的情况?”

    孙富华点点头:“转悠着看过,有点印象,屋东头一片屋顶被掀开了是吧?”

    敖志同木然的点点头,越发的愁眉苦脸:“是啊,屋东头的屋顶掀开啦。”

    敖沐阳问道:“他家屋顶修好得多少钱?”

    孙富华道:“少说得三千七八百块吧,这年头人工费高了,而且老爷子家是老砖瓦房,那些蓝砖蓝瓦不好找,我说的是红砖红瓦的价,要是想用以前的蓝砖蓝瓦,那五千块打不住。”

    敖沐阳琢磨了一下,道:“我给你五千块,孙老板,你费费心去找老蓝砖蓝瓦,给我这爷爷修修屋顶。”

    听到他这么说,敖志同愣了,然后他赶忙摆手:“哎哎,不用,这用不上用不上,阳仔这事我自己就办了,自己买点砖瓦收拾收拾就成了。”

    敖沐阳摇头道:“别犟了,同爷爷,你这年纪再去爬屋顶,出点事可怎么办?我找孙老板帮你修修吧,就当我给村里小孩挖你水田的道歉。”

    敖志同还是摆手,说道:“不用真不用,阳仔你是个好娃,我是知道的。这事我自己能办,我找大永回来办。”

    村里有人在这边玩耍,听到他的话笑道:“同叔,大永你能指望上?草,那个熊比还记得有你这个爹?”

    老人探着脖子、低垂着眼睛吞了口唾沫,然后深深的叹起气来:“唉!”

    “行了同叔,听阳子的吧,阳子好心帮帮你,村里除了他你还能再找一个这样的娃?”

    孙富华道:“小阳哥敞亮,那啥,老爷子,这样我给你打个折扣。”

    说着他算了起来:“蓝砖蓝瓦不好找,这东西我收你成本价,人工钱我跟弟兄们说一声,抽了小阳哥这么些烟、晚上还有酒喝,我们少要点,估计四千五六百块就行。”

    敖志同感激的收了收脖子同时缩起肩膀,对敖沐阳说道:“那阳仔,我谢谢你。”

    老人收脖子的动作无异于鞠躬,敖沐阳赶紧扶住他道:“同爷爷,这是小事,你不用多想什么,我待会去村里看看,看看还有谁家自己修不了房子,我一气给帮帮。”

    在树荫下喝茶的敖千英说道:“阳子,我跟你一道,我没啥钱,不过能帮着干干活。”

    “我也去我也去,一起去搭把手。”

    “我去喊我哥,都去吧,同宗同族的,碰上这天灾地祸的就得一起帮帮才对。”

    敖志同又说道:“阳仔,我家那房子不用老瓦老砖了,红砖红瓦便宜,用红砖红瓦呀。”

    孙富华道:“能便宜一千……”

    敖沐阳打断他的话道:“不,就用老砖老瓦!同爷爷你听我的,这房子得保持原貌,我心里有数,以后你就知道用老砖老瓦的好处了。”

    龙头村是大村,村里孤寡老人还是挺多的。

    这是渔家人的苦命之处,长年累月出海,几乎每年都有人在海上出事,几十年积攒下来,村里的孤寡人家自然不会少见。

    敖沐阳去这些人家都看了看,房子有问题的他让孙富华统计下来,到时候安排人挨家挨户修理一下,钱都是他算。

    敖富贵闻讯而来,听了他的安排后,他不忿道:“羊子,这事不该你办,应该让敖志义办,这是村里的事。”

    敖沐阳问道:“他会办吗?”

    敖富贵哼道:“想都别想!”

    敖沐阳摊开手道:“这不就得了?他不办,那还是我办吧。”

    敖富贵瞪大眼睛道:“可是这事跟你没关系啊,这是村委的事,村委那么些干部呢,你这就是多管闲事。”

    敖沐阳道:“这怎么算多管闲事?这都是看着咱们长大的老爷老奶,小时候咱们没少去人家地里偷花生偷苞谷,咱们爸妈出海,也没少去人家家里蹭吃蹭喝,是不是?”

    敖富贵尴尬的笑道:“是,是这么个事。”

    敖沐阳拍拍他肩膀道:“所以嘛,人总得有感恩的心,再说,我做这事也有自己的目的。”

    “什么目的?”敖富贵下意识问道。

    看起来傻头傻脑的敖千莱回过脸说道:“现在村委垃圾,明年春天咱们村可就要换届了,志义叔干的基巴的村长,撸了他!”

    敖富贵顿时恍然大悟。

    敖沐阳则是大吃一惊,他惊讶的看着敖千莱道:“千莱叔,我的目的就这么明显?你都看出来了?”

    敖千莱依然是一幅傻乎乎的样子:“什么目的?”

    “你刚才说换届啥的,不是你说的吗?”

    敖千莱木木的点点头:“是啊,我听富贵说这事是村委的事,可村委不干事,明年撸了,都撸了!”

    敖富贵眨眨眼道:“我都说了多久了,你刚反应过来?”

    敖千莱满脸茫然:“你说了很久了?没有呀,我刚听到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