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0.修墓
    如敖沐阳预料那样,他出钱给村里老人修缮风暴摧残的房屋,这一举动为他赢得了巨大人气,一时之间成为村里的风云人物。

    敖千信第一时间去找了敖志义诉说这件事,说完后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村长,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这个侄子想干嘛,你明白吧?”

    敖志义不屑的吐了口浓痰:“草,他想干嘛?他想干村长?哈,他敖沐阳认识乡里的干部吗?他敖沐阳嘴上毛还没有长牢靠,党会让他来挑管理咱们村的重担?放心,龙头村完全在我掌控中!”

    敖千信劝说道:“我这个侄子去了一趟京城变化很大啊,村长,你可别小看他,否则到了换届选举的时候……”

    敖志义摆摆手道:“行了你不用说了,我有数,他没有这个命的!你以为这村长还真是选出来的?明年春天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他敖沐阳也就认命了!”

    等到敖千信离开,他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脸媚笑:“马书记呀,是我,龙头村的志义。噢噢,你在开会?那我长话短说,我最近弄了几条好鱼,什么时候你有空我给你送过去?”

    乡镇和村里送礼,要的就是粗暴直接,不必找什么借口,敖志义对这一套门清!

    别看他敖志义对自己、对村里人抠门,实际上他对上面可是大方的很。

    后面两天,敖志义也不找敖沐阳帮忙出海捕鱼了,每次两人见面,他都没有好脸色。

    敖沐阳不在乎,他最近挺忙的,哪有心思应付敖志义这货?

    他要忙的不是给村里人修房的事,而是给父母修墓。

    村里墓地位于山北半坡,风暴过境的时候山上受灾严重,有些墓地遭到了破坏,敖沐阳父母的衣冠冢就在其中。

    修墓这种事在乡村可是大事,从风水学上来说,它的意义不亚于下葬,事关子孙后代,需要择吉日良辰才能动工。

    渔家人都很信风水,毕竟出海的未知太多了,忌惮也太多,渔人需要心理安慰,很多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龙头村找大师算过了,适合修墓的时间在八月中旬,等时候到了,家家户户就忙活了起来。

    敖沐阳这边没有兄弟姐妹,父亲这边只有个不靠谱的大伯,所以他的一切得靠自己,相比之下更是忙碌。

    另外,他还要给父母立碑,正好八月中旬有一天是良辰吉日,他打算趁着修墓的机会,把给父母立碑的大事也给干了。

    到了当天,从早上开始,鞭炮声噼里啪啦就响了起来。

    听到鞭炮声,将军‘嗖’的一下子从院子里钻进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床,死死的贴着敖沐阳,狗脸紧张。

    还有一个身影紧随其后,元首连蹦带跳窜上来,钻进了敖沐阳和将军之间,圆饼脸上也满是惶恐之色。

    敖沐阳正要起床,见此忍不住笑:“别怕,别怕,待会跟爹上山,给你们去练练胆子。”

    他出门收拾东西上山,将军和元首很为难,它们想跟在后面,可是山上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它们又很害怕!

    一番犹豫,元首钻进了敖沐阳衣兜里,只露出个圆滚滚的小脑袋惶恐的看着外面,将军见此跳了起来,它也想钻进去。

    敖沐阳被它差点扑倒,将军努力将脑袋塞进他t恤里面,向来无所畏惧的它竟然有些颤抖。

    鞭炮的响声天生对动物野兽有震慑力,以前过年放鞭炮的目的是为了吓唬‘年兽’,其实也就是吓唬野兽。

    敖沐阳连哄带骗领着它们上了山,山路的墓园入口处,一个身披黄袍的老道士在开坛做法:

    “竖起玉笏朝天开,左龙右虎两边排,起!”

    “后代子孙无叼丝,从官为商高富帅,起!”

    “山山降下真龙凤,乾坤正气旺此中,再起!”

    “诗书传家长荣耀,科科竖起状元旗,走你!”

    敖沐阳听的一愣一愣,卧槽,现在道长们怪赶潮流的。

    开坛做法结束,村里人要给老道士撒金钱,这钱名义上是感谢上天神仙庇佑,其实就是道士们的收入所得。

    这点随意给,一块两块不嫌少,一万两万不嫌多。

    敖沐阳闯荡京城多年,风水这一套早被他打入封建迷信的冷宫,可是回到家乡后受到村里民情影响,他对风水又有了敬畏之心。

    一命二运三风水,渔家人最是信这个。

    另外他现在身子里有一颗龙丹,这玩意儿具体是什么不好说,反正科学肯定解释不了,所以他对未知的事物就更存敬畏之心了。

    他将准备好的大红包送上,老道士是从业多年,手比验钞机还好使,红包一摸就知道里面面额多大、数值多少。

    敖沐阳这是个大红包,他包了一千块,老道士拿到后仙风道骨的脸上顿时露出和煦笑容:“无量寿尊,老道浮吉子,道友请了。”

    “道长请了,”敖沐阳对他回礼,“晚辈有个请求,今天我家里给长辈立碑,还请道长前去主持一下。”

    对于修墓的事来说,开坛做法结束后就没道士的事了,接了敖沐阳的大红包,老道士就痛快答应:“好。”

    修墓讲究多,立碑讲究更多,墓碑朝向、位置、埋入深浅、有无破损等等,都得仔细考量。

    敖沐阳以前不信这些,可涉及到父母,他宁愿相信风水这一套是真实可考的,他希望父母可以活在另一个世界,更希望他们活的好好的。

    老道士倒是很有职业道德,被请过来后他不光神神道道的弄些虚的,还忙前忙后帮敖沐阳收拾,并不断教导他一些相关事宜:

    “你把家主的八字给我看看,我给掐个时间,可不能和仙者犯冲……”

    “把这片草铲掉,这墓碑是阴宅大门,是吸收外界堂气的咽喉,可不能有东西遮挡着……”

    “这些野花都掐掉,墓旁有花朵竞放者,主子孙风流,易有桃花之应。咱们老百姓也别指望桃花运,别有桃花劫就行……”

    老道士帮忙立了碑,敖沐阳在碑前老老实实的跪下,虔诚的磕头,想起父母生前对他的好,忍不住双眼发红。

    将军有样学样,学着他五体投地,元首歪着头看了看,也从衣兜里跳出来学着趴在地上。

    结果它刚趴下,老道士适时的燃起了鞭炮,随着‘砰砰’巨响,元首炸着毛重新钻进了敖沐阳的衣兜里,将军也吓得夹着尾巴钻进了敖沐阳的怀里。

    放鞭、烧纸、竖起花圈,供上饭菜、水果,点上香,敖沐阳一边应付两个吓尿了的熊孩子一边完成仪式,这样也算是完成了中青幼三代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