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1.霸道猫
    立碑修墓结束,敖沐阳了却了一桩心愿,从山上回家后,感觉身心比之前要轻松一些。

    将军和元首则吓尿了,它们一天没缓过劲来,外面一有鞭炮声,立马狼奔豕突。

    元首这么害怕鞭炮,敖沐阳能理解,毕竟它还是个小猫,将军好歹活了五六年,已经是一条青壮年狗了,怎么还这么怕鞭炮声呢?

    敖富贵来蹭饭的时候告诉了他答案:“嗨,都是村里那些屁孩子弄的,他们过年那会用鞭炮吓唬将军,将军被吓怕了。”

    没主人的狗像野草,谁见了都可以去踩一脚。

    于是晚上,敖沐阳就怜爱的搂着将军一起睡。

    不过晚上没鞭炮声了,将军嫌热,他搂了没半分钟,将军嫌弃的推开他自己跑了……

    随着补习班办起来,鹿执紫忙了起来,除了偶尔晚上过来吃个饭,她平时跟敖沐阳接触的就不太多了。

    五年多来,敖沐阳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前些天和鹿执紫一起玩虽然有意思,可他心里其实感觉有些别扭,现在鹿执紫忙起来了,他正好又可以过一个人的生活了。

    平时没事他就出海,有渔获就卖给老孙头,没有渔获就在海里汲取水气凝练金丹,要么就逗狗逗猫,日子倒也是舒心。

    早上起床,他去鱼池看养的龙虾和猛虾蛄。

    因为鱼池水浅,水温较高,所以猛虾蛄在这里可以活下去。

    不过,鱼池终究不是海洋,没有流动水,猛虾蛄们能活下来,却活的不是太好,活力明显不如海底时候,有的甚至死气沉沉。

    敖沐阳捏了一个上手,它只是抖了抖脚,不像以前那样摇头摆尾要咬人。

    见此,他便将一点金滴散开放入水中。

    这下子猛虾蛄们都活跃起来,一个个从池底的泥沙巢穴里钻了出来,一个劲追着小金滴捕食。

    他正收拾着猛虾蛄,敖富贵啃着西瓜进门:“羊子,去抓螃蟹?六月黄,七月吃,去不去?”

    海边人都知道,农历八九月份是吃螃蟹的好时节,这会是阳历的八月,农历上属于七月,海里的螃蟹并不是很肥。

    可是,湖里的螃蟹现在肥了。

    淡水蟹一生要经历多达十次的换壳过程,起初三两次的时候,蟹壳都很软,往后蟹壳逐渐变硬才算长成。

    所谓六月黄,指的就是刚刚经过第三次脱壳的雄性小螃蟹,一个只有一二两,又叫童子蟹,外壳脆、内壳软、腥味重、肉质丰满,对湖边人家来说是一道美食。

    最好的六月黄来自澄阳湖,那里出产的大闸蟹全国出名,大闸蟹的幼体六月黄名气不大,但壳薄肉嫩黄多,品质最佳。

    听了敖富贵的话,敖沐阳点点头道:“行,一起去看看。”

    敖富贵甩掉西瓜皮道:“那赶紧去,我看王家村那些狗币最近整天在湖上捞来捞去,估计蟹子都让他们捞的绝种了。”

    带着将军、扛着元首,敖沐阳走向龙涎湖。

    路上有狗看到将军跑过来凑热闹,将军没什么表示,元首瞪起了眼睛,从敖沐阳肩膀上跳起来扑上去就是一爪子!

    遇袭的狗大怒,回头就是一口。

    结果元首身手伶俐无比,轻巧跳跃避开,并趁机又是一爪子撩了上去,给那狗脸上填了一道伤疤。

    那狗无奈,只好夹着尾巴逃跑。

    敖富贵看的啧啧称奇:“我靠,猫狗是冤家,一般都是猫受欺负,你家这个猫真厉害。”

    敖沐阳摸了摸下巴,元首的脾气和它的形象不搭边,这货长得毛茸茸、奶萌萌,随时喜欢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无辜的看别人,没想到面对狗的时候还挺凶悍。

    元首速度很快、爆发力很好、平衡性很出色,敖沐阳觉得这应该跟他喂给元首的金滴有关。

    到了湖边,他们看到有人已经在湖边摸索起来了。

    敖沐阳打招呼道:“四婶,今天收获怎么样?”

    一个虎背熊腰的妇女抬起头道:“草塔酿,这六月黄越来越少了,王家村的人肯定用了绝户笼捕六月黄来着!”

    七月份的时候王栋梁用绝户笼捕捞石爬子的事被鹿执紫用手机拍了照片,然后发给了学生的家长们,学生家长们又往外发,当时没几天这消息就传遍了周边乡村。

    现在,湖里不管什么少了,大家都把责任往王家村头上推。

    对于渔民来说,用绝户笼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也就是王栋梁家有权有势,否则肯定有人去教训他。

    湖边还有游客在摸螃蟹,这几年旅游风刮遍全国,红洋作为海滨美城备受欢迎,前滩镇跟着沾光,各个村子都有游客光临。

    不过,游客数量还是太少了,毕竟这些乡村缺乏噱头来创造话题吸引游客,游客的到来并没有将村子的经济带动起来。

    拿龙头村来说,村里有四五个渔家乐,这些渔家乐倒是能赚些钱,但没有什么大赚头,一个月下来赚五六千块就算了不得了。

    听到四婶的话,有游客模样的青年不满的说道:“有人用绝户笼吗?那太可恶了,中国的海鲜水产就是这么灭绝的。”

    “何止海鲜水产?连野草野水果都踏马吃光了,鲤鱼在欧美能泛滥成灾,你来中国试试?”

    “你们这是外国月亮更圆,鲤鱼对欧美来说是入侵物种,入侵物种当然容易泛滥开来。”

    “啥玩意儿?那小龙虾对咱们国家来说是入侵物种吧?现在小龙虾野生的多少钱?玛德反正养殖的得一公斤至少五十块吧?”

    “你也会举例,小龙虾它有脸叫入侵物种?这个入侵物种之耻!”

    “水葫芦,这个是入侵物种,这个在咱们国家就泛滥开来了。”

    “哈,那是国家没想治理它,要是想治理了,不用别的,就找几个专家学者说这玩意儿吃了可以滋阴壮阳,你看它还怎么泛滥?”青年不屑道。

    其他游客不说话了,敖沐阳跟着点头,这哥们说的还真是。

    脱掉鞋子交给将军叼着,他进入湖里寻找小螃蟹。

    待在他肩头的元首看到他踏入湖水中,立马炸毛了:“喵呜!”

    敖沐阳知道它怕水,就安慰道:“没事没事,你待在我肩膀上,掉不下去……”

    元首才不信,赶紧火急火燎跳到岸上,隔着湖边老远。

    有女游客看到了它,顿时大喜:“哇,这只小猫咪好卡哇伊哦。”

    “来,到姐姐这里来,亲亲抱抱举高高,要不要?”

    敖沐阳看游客们围了上去赶紧警告:“别靠近它,这猫脾气暴躁。”

    “小猫猫很乖哒。”

    “但它没打狂犬疫苗!”敖沐阳补充了一句。

    姑娘们立马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