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2.捉湖蟹
    龙涎湖水草丰沛,鱼虾蟹资源也丰沛,即使这些年遭遇滥捕滥捞,依然没有灭绝,多少还是有的。

    天气晴朗、风平浪静,浩瀚的湖泊一览无余。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这首赞美洞庭湖优美风景的古诗,此时拿来也很应景。

    湖面上有小舟小船在荡漾,船上有人擎着钓竿在等着鱼虾上钩。一些水鸟扑楞着翅膀从水草深处飞起,也有一些水鸟收起翅膀一头扎入湖里,动静两相和。

    敖沐阳仔细的看着湖光,敖富贵不耐烦了:“靠,你看什么啊?看到有美女在湖里脱光光洗澡吗?”

    “看湖面,看风景。”

    “这有个屁看的,看二十多年了,腻歪了,抓螃蟹,晚上喝酒去。”

    敖沐阳笑了笑没接话,对于家乡的人来说,这种风景已是常态,甚至算不上是风景。

    但对经历过京城忙碌的他来说,画一样的龙涎湖风光实在是太悠然、太美妙。

    一边看着湖光他一边琢磨,其实龙涎湖是个很好的旅游项目,可惜没有发展起来,如果他有能力承包下这座大湖,肯定有办法让它成为享誉中华的水上盛景。

    他站在水里安静的沉思,并没有去捕捞螃蟹,结果有螃蟹上门了。

    一只还没有婴儿巴掌大小的螃蟹横着撞到了他脚面上,它没意识到自己碰到人了,还想从脚上跑过去。

    见此敖沐阳笑了:“这叫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淡水蟹的脾气不比海蟹小,空手捕捉螃蟹是技术活,每天都有游客被螃蟹夹伤手指。

    不过对渔家人来说这就简单了,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捉蟹能手。

    敖沐阳从螃蟹后面伸出手去,快速下手,拇指和食指从后扣住小螃蟹的肚皮和背壳,这样小螃蟹就只能乖乖落入他手中了。

    拎起小螃蟹,他对敖富贵说道:“你捉到几只螃蟹了?”

    敖富贵弯着腰低着头在努力扫描湖底,他嘟囔道:“捉到个屁。”

    敖沐阳顿时笑了:“你刚才不是嫌我看风景不干正事吗?结果我一个不干正事的先捉到螃蟹了。”

    敖富贵回头看了一眼,咧咧嘴道:“运气还挺好。”

    敖沐阳掀开小螃蟹看了看它肚皮,然后又扔进了湖里。

    敖富贵问道:“咋了,母蟹?”

    敖沐阳点头:“嗯。”

    “那也别扔啊,母蟹一样吃。”敖富贵肉疼。

    六月黄最佳是公蟹,吃蟹黄,但母蟹的蟹肉也一样鲜嫩,蟹壳一样脆。

    敖沐阳道:“先养上段时间吧,现在就公蟹母蟹一起捞,到了中秋节捞什么?以后捞什么?人家游客都知道竭泽而渔的恶果,咱们能不知道?”

    敖富贵道:“我知道,可它酿村里其他人未必知道,这螃蟹迟早让其他人逮去。”

    敖沐阳笑了笑没接话,其他人逮就逮吧,反正他不捉这样的小螃蟹。

    他正在湖里找着,旁边有人高兴的叫了起来:“好运气,我抓到一只肥——啊!好疼啊!好疼!”

    不用看敖沐阳也知道怎么回事,肯定是游客不小心让螃蟹给夹着手了。

    被蟹钳夹到的是个姑娘,敖富贵第一时间窜了过去,比看到母狗的将军还要积极:“美女别急,我来搞定它!”

    旁边的青年叫道:“我知道怎么办,把手放到水里它就会自然放开。”

    敖富贵赶紧拉开他:“别乱来,让我来,美女把你手给我,来,我给你来个干脆利索的……”

    ‘嘎巴’一声,他干脆利索的将螃蟹两个大螯给扭断了。

    没有肌肉控制,大螯自然而然就张开了。

    这么做或许残忍,但却是解决麻烦的最好手段,而不是盛传的放入水中,螃蟹此时紧张,即使放入水中它也不会很快张开大螯,反而会因为再度变幻环境导致更紧张。

    见事情被解决,敖沐阳就没过去凑热闹,他找了个水草多的地方,仔细看了起来。

    白天不是捉螃蟹的好时机,晚上才是,因为螃蟹白天很少出来狩猎,它们喜欢日落后再出洞捕食。

    这种情况下,要捉螃蟹最好的办法是找蟹洞。

    游客们喜欢翻石头,因为螃蟹喜欢躲藏在礁石之下。

    但湖边不比海边,没有那么多礁石供螃蟹躲避,倒是湖边多泥沙,适合螃蟹打洞筑巢,所以寻找蟹洞来捕捉螃蟹才是好办法。

    不过这一招也不容易,渔家人都知道这个法子,浅水处的螃蟹洞早被扫荡光了,渔民们和游客们联起手来可比进村的鬼子还狠。

    深水处的螃蟹洞不好找,毕竟湖水不可能特别清澈,从水面上发现不了蟹洞的痕迹,而潜水抓螃蟹又得不偿失。

    这样,现在想通过蟹洞来捉到螃蟹也不容易。

    敖沐阳没有这个阻碍,他准备好蟹笼挂在腰上,然后脱掉衣服潜入湖底寻找螃蟹洞。

    螃蟹洞有迹可循,一是口大,毕竟螃蟹个头大,二是洞口泥土成堆,它们个头不断长大,需要的空间增大,就会不断扩展洞穴的空间,期间挖出来的泥土会堆积在洞口。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螃蟹洞,就戴上手套将手指塞了进去。

    不一会,他感觉有东西夹住了手套,这时候拉出手来,他的手套上就挂着一只胖乎乎的小螃蟹。

    这只小螃蟹的肚皮上有尖刺状肚脐,显然它是一只公蟹,正是此行目标。

    装起这只螃蟹,他又找了个蟹洞将手堵了进去。

    因为视野不受阻碍,过不了一会他就挖到了四五十个小螃蟹。

    这样他就停下了手,已经够吃一顿了。

    剩下时间他在湖里游泳,汲取水气壮大金丹。

    等到回程的时候,他这边的网笼满满当当,敖富贵那边则空空荡荡。

    敖沐阳无奈的看着他,他讪笑道:“日,别这么看我,我今天也抓了好些螃蟹,可玉玉喜欢,我就送她了。”

    “鱼鱼?我还虾虾、蟹蟹呢!”敖沐阳没好气的说道,“你是色狼啊?看个女人就拔不动腿!”

    敖富贵继续讪笑:“我不是色狼,我是色中饿狼,饿了二十几年,你说我看女人能不眼红吗?不过我也不是白给,我不是白痴,我卖给她的,喏,一百块钱呢!”

    他们捕捞螃蟹回家的时候,补习班也下课了。

    鹿执紫送学生下山正好碰上敖沐阳,见此敖沐阳说道:“鹿老师,巧了,我今天弄到了一些六月黄,等我腌几天过来吃。”

    敖小牛凑上去看了看,惊喜道:“哇,这么多六月黄,阳叔你真厉害。”

    鹿执紫也跟着看,然后好奇问道:“小螃蟹好吃吗?”

    “好吃,六月黄最好吃,比大螃蟹好吃。”敖小牛急忙点头。

    鹿执紫又问道:“怎么捉的?”

    敖沐阳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通,鹿执紫大为艳羡:“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那你太不够意思了,你怎么自己去捉?等到周末带我一起啊。”

    敖沐阳笑道:“没事,周末可以安排其他活动,我带你去钓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