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3.钓鱿鱼
    八月下旬第一个周末,依然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敖沐阳约了鹿执紫一起去钓鱿鱼。

    早上刚刚日出不久,海湾湛蓝,如一泓宝石,晶莹的浪花拍打上金黄的沙滩,带走了粗砂留下细沙,让沙滩变得更加细腻柔软。

    码头上最是热闹,大小渔船准备出海,渔人们吆吆喝喝,游客们乘坐轮渡抵达,嬉嬉闹闹,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

    在码头两侧有钓位,等到渔船出海之后,钓位空出来,可以待在码头上钓鱼钓虾钓螃蟹,码头周围往往生存着更多的海洋生物。

    看到码头,鹿执紫准备跑过去占位子。

    敖沐阳拉住她摇头道:“不着急,咱们先吃早饭。”

    “吃什么?吃六月黄吗?”鹿执紫眼睛亮晶晶,满脸期盼。

    敖沐阳笑道:“这个今天做午饭或者晚饭,钓到鱿鱼了我再给你做个铁板大鱿鱼配菜。”

    鹿执紫纳闷:“六月黄这种螃蟹,不就是吃鲜味吗?为什么你这两天一直没吃?”

    “我腌起来了,”敖沐阳说道,“谁跟你说这螃蟹适合吃鲜的?”

    “不是吗?”

    敖沐阳摇头:“不是,它再鲜能有多鲜,比大闸蟹和赤甲红还鲜吗?实际上并不然,六月黄适合腌制一下,因为它甲壳是软的,全身都能进味。”

    敖沐风夫妻在村头又撑起了早餐摊,敖沐阳要了一碗豆腐脑,又搭配两根大油条,这就是早餐了。

    豆腐脑雪白细腻,上面有碧绿的香菜叶、有橙红的小虾米、有紫色的海鲜卤,再放上红彤彤的辣椒油,搅和一下味道很美。

    敖沐阳将金色的油条撕开,扔在豆腐脑里拌了拌后吃了起来,津津有味。

    当地的豆腐脑放虾米、放海鲜卤,和外界全然不同,搭配油条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吃饱喝足,码头上的船都离岗了,空出一个个从码头伸出来的石头鼻子,这东西平时停船,没船的时候就是天然的好钓位。

    敖沐阳带着鹿执紫上了码头,找了最前端一个钓位坐下。

    有游客也来钓鱼,便在他们旁边坐下。

    这时候村里有人上来开单子:“一个位子一天二十块,先生,请您交一下钱。”

    游客不满:“这也收钱?我就在这里钓个鱼而已。”

    “当然收钱,这是我们村的东西。”

    游客又指着敖沐阳道:“那你怎么没收他钱?”

    连连受到质疑,游客的抗拒让村里人很生气,他没好气的瞥了游客一眼要发火。

    敖沐阳挥手制止他的火气,客气的对游客说道:“先生,这码头是我们村子自己建的,当时是贷款建起来的,就像高速公路收费一样,我们也得收费还债。”

    说着,他拿出四十块交给村里人。

    游客无奈,不过也觉得这是合理的,而且看他掏钱了,就同样掏了二十块钱给他。

    敖沐阳对村里人说道:“东哥,脾气好点,做服务业就得有服务员的态度,千万不能和游客争吵。”

    膀大腰圆的敖沐东笑道:“我没跟他争吵,行,那我往后态度好点。”

    他块头大、力气大、脾气也大,敖志义找他来收钓位费,就是看中他的形象,估计游客不敢抗拒。

    敖沐阳对此嗤之以鼻,敖志义根本不懂旅游这行业,也不懂得怎么利用村里的资源去发展。

    被敖沐阳叮嘱过后,敖沐东后面脸色缓和很多。

    看到这一幕,正在码头上修船的敖千英笑道:“阳子,你现在有威信了,东子这货谁也不服,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么听人教训。”

    敖沐阳笑了笑道:“英叔你这是说什么话,我没教训他,就是跟他随口聊了聊。”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准备好的工具拿了出来。

    鹿执紫也准备了工具,是一个竹筒:“鱿鱼、乌贼这种头足类软体动物就喜欢钻洞对不对?你看我准备的竹筒,好用吗?”

    敖沐阳笑了,道:“鱿鱼又不是鳗鱼,它哪有那么喜欢钻到竹筒中去?”

    鹿执紫不服:“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在魔都博物馆参观的时候看到过一个唐瓷罐,这罐子是从海里捞上来的,当时里面就有一只鱿鱼,它被鱿鱼当了窝,这不是假的吧?”

    敖沐阳点头:“应该是真的,鱿鱼确实会以这些瓶瓶罐罐当窝。”

    “可是,”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你见过谁随便看到个洞就去当窝?你会看到个房子就当家吗?要让鱿鱼认准你的竹筒当巢穴,至少得让它熟悉一周时间,你有那么多时间跟它耗吗?”

    鹿执紫沮丧道:“哦,这样啊,那怎么办?”

    敖沐阳晃了晃手里的钓绳道:“用这个。”

    他手里的钓绳很简单,就是一根纤细结实的鱼线,此外什么都没有。

    鹿执紫茫然道:“什么意思?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敖沐阳道:“钩子在这里。”

    他从兜里掏出大鱼钩,然后将五个钩子背靠背绑在一起,一直绑成五爪船锚形状。

    绑好之后他又对敖沐东喊道:“东哥,烟盒里的锡箔纸给我用用。”

    敖沐东将最后两根烟夹在耳朵上,然后把烟盒扔给他笑道:“钓海兔子啊?”

    “对。”说着他拿出里面的锡箔纸缠到了锚柄位置,阳光一照,闪亮亮的耀眼。

    鹿执紫又纳闷了:“海兔子?不是钓鱿鱼吗?海边能有海兔子?”

    敖沐阳将钩子放入海水中,一直沉到海底,同时说道:“鱿鱼就是海兔子,我们都这么叫。”

    鹿执紫总算找到了可以显摆的地方:“哈哈,你们错了,鹿老师给你上一堂课,海兔子是腹足纲的软体动物,鱿鱼是头足纲的,二者不同!完全不同!”

    这个敖沐阳还真不知道,他配合的拱手道:“多谢鹿老师赐教。”

    将军看到后立马蹲在地上跟着把两个前爪举起来搭在一起,有样学样来了个拱手,不过看起来更像作揖。

    元首也这么干了,小小的身躯毛茸茸的簇拥成一团,两个小爪子搭在一起一晃一晃,还真像那么回事。

    这就是金滴的作用,它赋予了动物极强的模仿天赋,敖沐阳已经发现了,如果自己做什么动作让它们感兴趣,它们会立马学习这动作。

    立马又有女游客眼睛发光:“哇,这个喵喵好可耐!”

    敖沐阳知道,元首这个喵喵一点不可耐,反而很可怕,陌生人靠近它就会来一爪子。

    为了避免伤到人,他将元首装进了兜里,加菲猫没长大的时候可以当杯子猫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