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4.凶猛大石拒
    提着钓绳,敖沐阳有节奏的抖动手腕。

    旁边凑来想调戏元首的姑娘没找到元首,就看他钓鱿鱼。

    看到他这么不断抖动手腕,她问道:“帅哥,你有帕金森综合征吗?这得早点治,一定要坚强啊!”

    敖沐阳差点把鱼钩甩她脸上:“什么帕金森综合征?我才二十多岁!”

    姑娘一脸无辜:“那你干嘛老是颤抖手腕?钓鱼最需要安静祥和,你要想‘我是一块石头、我是一块石头’……”

    “我又不是瓦西里,我手里拿着的是钓绳不是狙击步枪。”敖沐阳无奈道。

    姑娘尴尬的笑道:“你看过《兵临城下》呀?”

    敖沐阳道:“嗯,看过,再说我们这里是乡村不是火星,有互联网的帮助,理论上来说你看过的东西我们也可能看过。”

    姑娘大眼睛眨了眨,撒娇道:“呀,你怎么生气啦?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人家就是不明白你干嘛抖动手腕。对了,刚才你这里那个喵喵呢?喵喵去哪儿了?”

    就这样,敖沐阳被她缠上了,这让他大为头疼。

    大眼睛姑娘身边的小伙子则有点吃醋,上来虎视眈眈的盯着敖沐阳,脸上表情风云变幻,看样子在找话题为难敖沐阳。

    这样敖沐阳可就没法安心钓鱿鱼了,鹿执紫适时的笑了起来,道:“咦,美女,你用的是什么眼霜?跟你肤色好配,还有你这口红怎么这么漂亮?”

    大眼睛姑娘的注意力立马转移:“我没用口红,这是唇彩,香奈儿家刚出的……”

    后面的话敖沐阳听不懂了,姑娘小嘴里迅速吐出一系列的专业术语,里面每个字和字母他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他就不懂了。

    鹿执紫帮他转移了麻烦,他这边终于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他感觉鱼线沉了起来,立马快速往后收线。

    等到鱼钩提上来,一只有他巴掌大小的鱿鱼出现在钓钩上。

    大眼睛姑娘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回来:“哇,太厉害了鸽鸽,好大的鱿鱼啊!一点都不可耐!”

    敖沐阳苦笑道:“这是个鱿鱼崽子。”

    他只是这么说,其实到了这个头,这不是大鱿鱼,但也不是鱿鱼崽子了。

    摘下鱿鱼,敖沐阳换了个地方重新将鱼钩放了下去,然后再度抖动起了手腕。

    不一会,他又钓上来一条鱿鱼,这次的鱿鱼大一些,有儿童的手臂长短。

    看到他连连钓上鱿鱼,鹿执紫来了兴趣,道:“我来试试。”

    敖沐阳将钓绳递给他,说道:“使劲放鱼线,要把鱼钩放到海底,你感觉着,鱼钩撞到东西的时候再停下。”

    “然后,你要有节奏的抖动手腕,海兔子是底栖性物种,它们喜欢趴在海底生活,以小鱼小虾为食。”

    “你抖动手腕,鱼钩跳动,上面的锡箔纸会反光,跟海底的小银鱼很像,这是海兔子喜欢的食物。”

    鹿执紫点头表示明白,她手腕毕竟没力气,抖动了一会就没力了,另外节奏也不对,有时快有时慢。

    敖沐阳想了想,壮着胆子用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低声道:“这样不对。”

    他的大手护上去,鹿执紫的手腕顿时快速抖动了几下,她的脸颊猛然红了一些。

    敖沐阳装没看到,认真的说道:“你得上下提放绳子,而且需要有节奏感,得欺骗鱿鱼。”

    教导结束,他收回手来。

    鹿执紫显然有些漫不经心了,后面绳子绷得笔直,她使劲提了几下才发现不对:“有鱿鱼上钩了!”

    她欢天喜地的将绳子拔上来,拔的时候怪吃力的,这让她更欢喜:“我钓到了一条大鱿鱼!”

    鱼钩浮出水面,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出现了。

    这东西跟鱿鱼很像,但脑袋不是长条形,而是卵圆形甚至接近囊型,和鱿鱼一样,它也长了好几条触手,颜色也是褐红色,不仔细看分辨不出它们的差别。

    鹿执紫刚要去抓这东西,敖沐阳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同时转身:“靠,石拒!”

    他动作很快,周围的人只感觉眼前一闪,他就将鹿执紫抱到了怀里并用后背面对那圆滚滚的东西。

    几乎就在他转身瞬间,出水的圆东西喷出了一股黑墨,‘噗嗤’一声全落在了他的后背上!

    有人喊道:“啊,这是章鱼!”

    是的,这是一只章鱼,在当地被叫做石拒。

    章鱼和鱿鱼算是亲戚,双方都是头足类软体动物,但不是一个种,具体不同,很多人会将它们混作一谈。

    在龙头村一带,鱿鱼俗名是海兔子,章鱼俗名是石拒,钓海兔子和钓石拒都是一项消磨时间的活动,但喜欢后者的很少,更多的人去钓海兔子。

    原因之一就在于这里,鱿鱼和章鱼都有墨囊,但鱿鱼产墨能力差,章鱼则强大的多,它们被钓上来后,受到刺激会喷出大量墨汁,喷到人的脸上身上处理起来很费劲。

    不过这墨汁对人体没有伤害力,鹿执紫手忙脚乱帮敖沐阳脱下衣服,敖沐阳道:“没事,可惜这衣服了,估计洗不出来了。”

    两人忙着处理身上的墨汁,钓绳就扔在了一旁。

    大眼睛姑娘旁边的青年对这活动也颇感兴趣,而且他看出女朋友更感兴趣,想在女朋友面前出个风头,于是就问道:“帅哥,我借用你的鱼钩和钓绳用用行吗?”

    敖沐阳点头:“行。”

    青年兴致勃勃的将鱼钩放了下去,然后学着敖沐阳的样子抖动起了绳子。

    敖沐阳蹲在码头上将衣服在海水里摆了摆,他得尽快将墨汁给洗掉。

    海水洗衣服会损毁纤维和棉花,不过那是多次清洗的结果,一次两次没事。

    他这边正洗着衣服,那边青年忽然兴奋的叫了起来:“我靠,囡囡我钓到了一条大鱿鱼!你快拿出手机,待会咱们拍照片显摆一下!”

    说着,他将钓绳拔了上来。

    鱼钩上确实有东西,但不是鱿鱼,而是又一条章鱼。

    这条章鱼比鹿执紫先前钓到那条可大多了,脑袋比成人拳头还大,一条条触手跟小火腿肠似的。

    青年反应很快,发现这是章鱼后没有直接提上来,而是先在水里晃了晃。

    章鱼受到刺激在水里排墨,周围一片海水被染黑,这样青年再把它提上来,它就没办法再喷墨了。

    青年提着章鱼得意的看了敖沐阳一眼道:“哥们,这样钓鱼挺有意思啊……哎哟!”

    他碰到章鱼,章鱼受惊,几条触手顿时离开钓钩爬上了他右臂。

    见此他赶紧用左手去摆弄想抓下它来,结果章鱼又用两条触手缠住了他左臂!

    敖沐阳大惊,急忙吼道:“咬它眼睛!咬它眼睛!”

    青年反应过来后倒是不怕,他笑道:“啊?咬它眼睛干嘛?囡囡给我拍个照片,卧槽!卧槽!卧槽!”

    事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章鱼不是缠住他手臂就罢休,而是顺着他手臂往上爬,很快就爬到了他脖子上。

    并且就在这时候,它猛然伸起了触手,两根捅向青年鼻孔,一根捅向青年嘴巴。

    青年慌作一团,他使劲想甩下这章鱼,可章鱼攀附能力极强,他根本甩不掉。

    反而因为面部被遮蔽,青年在原地下意识转了两圈,一不小心‘咣当’一下子摔进了海里!

    海边惊呼声四起,当地人都是面色大变:“大石拒要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