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5.救人
    在码头边钓上石拒属于意外事件,石拒也就是章鱼这东西和鱿鱼、乌贼都不同,它们更喜欢深海水域,码头这里水浅,很少会见到它们的身影。

    其实捕捞头足类动物,渔民们主要用渔网来操作,钓鱿鱼的活动不那么多见,钓章鱼的活动更少见。

    造成这个原因的除了鱿鱼墨汁少、章鱼墨汁多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章鱼比鱿鱼更有攻击性!

    敖沐阳钓到鱿鱼,鱿鱼离水后只能束手就擒,可是钓到章鱼就危险多了,它会缠绕人的手臂来反击,甚至会像现在这样,它会爬到人的脑袋上用触手去堵住人的鼻孔!

    章鱼这么做是出于本能,鱿鱼和乌贼也有这个本能,就像鹿执紫说的那样,它们喜欢钻到孔洞里面生活。

    敖沐阳先前解释过,头足类动物要进入孔洞得它熟悉了这个孔洞,但还有一个原因下它们会不等熟悉孔洞就往里钻,那便是受惊之下!

    这只章鱼受惊爬到了青年的脖子上,然后发现了鼻孔和嘴巴,它就下意识想往里钻。

    敖沐阳一早就发现了章鱼的目的,所以他让青年赶紧咬碎章鱼的眼睛。

    章鱼的眼睛后面是脑干,咬这个部位大概率会破坏脑干弄死章鱼,即使弄不死它,只要毁了它眼睛,让它找不到嘴巴和鼻孔,那也就没什么危险了。

    青年现在遭遇到了最恶劣的处境,章鱼爬上了他的脸,用触手堵住了他的鼻孔,并且他还不小心掉入水中。

    在陆地上被堵住了鼻孔,可以用嘴巴呼吸,落入水中之后,嘴巴一张开那就是灌入海水!

    特别是人落水后更惶恐更绝望更抓狂,更没有办法及时将章鱼弄掉,用不了多久,人体很容易憋气死亡!

    大眼睛姑娘惊恐的尖叫起来:“啊啊啊!救命!救命啊!!!”

    周围村民纷纷跑来,敖富贵正准备开船出海,闻讯而来后他二话不说脱掉衣服喊道:“跟我下水,先捞人!”

    有人一把拉住他:“我靠你疯了?那青年这会在水里肯定抓狂了,你下去让他给缠住还能浮上来?”

    一个中年游客着急道:“这水多深?这是码头……”

    “对这是码头不是海边,玛德码头周围的水很深不知道吗?水不深怎么会停泊大船?”村民暴躁的说道,“快想办法救人!想办法!”

    这种事很棘手,大家都不太敢直接下水。

    落水者在水下很惊慌,他们发现救命稻草后会死死缠上去,无论如何不肯放开,这是人体的自然反应。

    所以救落水者有技巧,最好从后面搂住他们拖上水面,可是现在这落水者脸上有一只章鱼,如果搂住落水者后,章鱼顺着爬过来再攻击救人者怎么办?

    渔民都知道这种事的可怕,一时之间大为犹豫。

    大眼睛姑娘哇哇大哭,她彻底慌了也怕了,随手拉住一个人就要下跪:“求求你们快救人,我我我男朋友他不会游泳!”

    一听这话,渔民们更犹豫了,这真是寡妇死儿子,最难处境!

    敖沐阳拉住大眼睛姑娘道:“我下水,你别急……”

    “救命啊鸽鸽,你去救救他,你要什么我都给。”大眼睛姑娘吓得大哭。

    敖沐阳道:“别怕,我这就捞上他来!”

    村里有人想阻拦他,他已经脱掉衣服跳入水中,敖富贵二话不说,跟随在后也跳了下去,将军同样二话不说,再度跳入水中,元首懵了:“喵呜!”

    进入水中,敖沐阳一眼看到了青年,青年正在水中绝望的疯狂挣扎。

    他没有着急去救人,这时候落水者处于绝境,在求生欲望支撑下,爆发力恐怖,一旦被他们缠上,那可不好对付。

    在水中等了十多秒钟,青年四肢挣扎力度减弱,他抓住时机一个猛子潜下去,伸出手臂从后背揽到他前胸,然后快速向水面游去。

    将军也潜了下来,看到他们后张开嘴咬住青年的衣服往水上拖。

    这个过程它出了大力气,敖沐阳只有双腿可以提供动力,他一只手臂抓住了青年,另一只手臂则抓住了章鱼,没法游泳。

    就在他们刚露出水面的瞬间,敖沐阳手臂使劲,将章鱼一把撕扯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码头上的渔民齐声叫道:“好!”“阳哥牛笔!”

    鹿执紫着急的说道:“快去接应,叫什么好?看戏呢?”

    敖千英解释道:“鹿老师你这就是外行人了,阳子刚才干的真是漂亮,他弄下章鱼的时机简直是太精巧了,恰好在人出水的瞬间。要是太早,那人会呛水,要是晚了,就会憋气……”

    在敖富贵帮助下,敖沐阳将青年送上了码头。

    青年的鼻孔和嘴巴先前都被章鱼堵住了,所以没有喝下多少海水,敖沐阳觉得他只要使劲呼吸几下后就能缓过劲来。

    结果并非如此,青年上了码头,直接脑袋一歪软在了地上。

    敖沐阳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大眼睛姑娘更是绝望,搂着青年顿时哇哇大哭:“雷雷你醒过来呀,你张开眼睛呀,我答应做你女朋友,只要你活过来我就做你女朋友……”

    敖沐阳打断她的话道:“让开,人工……”

    他的话说了一半,青年跟诈尸似的‘砰’坐了起来,握着姑娘的手惊喜道:“咳咳,咳咳!真的?你答应咳咳,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咳咳,可憋死我了!”

    “什么时候你还开这样的玩笑?”敖沐阳真想去打人!

    青年咳嗽起来,尴尬道:“我我我不是开玩笑,我就是,咳咳,咳咳,刚才我差点死了,囡囡,我差点死了!”

    他找不到理由,只好抱着新任女朋友嚎叫起来。

    顿时,一男一女两人抱头痛哭。

    有人送来一瓶矿泉水让青年洗洗脸,鹿执紫也给了姑娘一瓶,道:“你也洗洗吧。”

    姑娘使劲搂着青年摇头哭:“呜呜,呜呜,我不用,我没事……”

    鹿执紫打开手机给她看前置摄像头:“洗洗吧。”

    姑娘抹了一脸化妆品,如今又是泪水又是海水浸泡,已经成了大花脸。

    出了这样一档子事,两人自然没了钓鱿鱼的心思,还好先前敖沐阳钓上来的多,够两人吃两顿了。

    敖沐阳收拾起鱼线鱼钩准备离开,青年和姑娘跟在他身后道:“兄弟,不是,大哥大哥,不是,恩人,恩人!我请你吃个饭,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对对对,大哥,我们请你吃饭,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我男朋友的命就要丢在海里了!”姑娘连声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