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6.感动到哭
    敖沐阳婉拒,说这是应该的,但两人死缠烂打,无论如何都要请他们吃饭来道谢。

    青年还挺起胸膛道:“恩人,你不光救了我一命……”

    “救了你的狗命!”大眼睛姑娘修正他的说法,她心里有所不满,这会冷静下来,她觉得自己的主动告白是被设计的。

    青年软脾气,他讪笑道:“对对对,媳妇说的对。恩人你救了我一条狗命,还是我媒人,要不是你我和囡囡这段姻缘指不定啥时候才能出现。”

    被这对活宝纠缠的无可奈何,敖沐阳道:“行了行了,别说了,我救得不是狗命是人命。这样,一起吃个饭可以,也不必由你来请客,我请你们吃吧。”

    青年道:“这怎么行啊?我请你必须我请你!”

    敖沐阳道:“我不习惯吃饭店里的菜,都是自己做饭做菜,没有谁请谁,你们跟我去我家吃一顿吧,当做我庆祝你们结成姻缘。”

    青年道:“这怎么好意思啊?我过意不去,我俩都过意不去。”

    敖沐阳道:“如果过意不去,那以后多带点朋友同事亲戚到我们村里来玩吧,其实你注意安全,钓鱿鱼是很有意思的活动。”

    青年道:“那必须的恩人,以后龙头村就是我娘家了,我肯定带亲朋好友过来玩。”

    敖沐阳觉得青年有点脑缺,说话简直是口不择言,不过他想想这也正常。青年死里逃生又得到了心上人垂青,这是双喜临门,情绪过于亢奋导致有些口不择言很正常。

    路上他们互相了解了一下,青年叫杜雷、姑娘名叫米小囡,杜雷是红洋一名交警,米小囡则在一家国企做会计。

    两人这次结伴来前滩镇玩,杜雷一直在想找契机跟米小囡告白,结果机缘巧合,米小囡先向他告白了。

    杜雷一直处于亢奋情状态中,几乎有些癫狂。

    路上他拍着胸膛道:“恩人我跟你说,你是我救命恩人和媒人,以后在红洋,你不管开车还是步行横着走就行!我绝对罩得住!”

    敖沐阳失笑:“我又不是螃蟹,我横着走干嘛?”

    杜雷嘿嘿笑道:“我就打个比方,反正只要不是醉驾和出人命的事故,那交通上的事我都有办法处理,酒驾也没问题,我罩得住!”

    敖沐阳推开门道:“得,那以后在红洋公路上我就指望你了,先去脱下衣服用井里的水冲个澡,待会一起吃个饭。”

    杜雷是公务员,而且是交警,这种人确实需要结交,属于有用人脉。

    米小囡闲不住,她在院子里先看了看敖沐阳种的蔬菜,又去看了看鱼池里他养的龙虾和皮皮虾。

    “哇,好大的龙虾!哇,好大的皮皮虾!哇,这几个皮皮虾好残忍,它们竟然吃同类的尸体!”

    敖沐阳一听赶紧过去:“什么?”

    米小囡指向鱼池,他往里一看,看到几只猛虾蛄在围着一个同类进食,猎杀同类并吞噬的事情再次出现了!

    他只好再度用隔栏将鱼池分开,让猛虾蛄们各自占山为王。

    皮皮虾平时活动能力不强,它们喜欢藏在洞穴里,所以隔开后只要生存地有泥沙让它们大洞,它们就可以活的好好的。

    敖沐阳很奇怪,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在海洋里鱼虾蟹们吸收了金丹水气或者吞食了小金滴后不会互相攻讦,在鱼池里就会这么做?

    他想不明白,难道是鱼池的环境有问题?或者建造鱼池的材料有问题?再或者鱼池空间太小导致它们过于压抑?

    米小囡好奇问道:“鸽鸽,这些皮皮虾怎么辣么大咩?”

    敖沐阳道:“这是猛虾蛄,不是你平时见到的那种皮皮虾,其实还有更大的,叫斑琴虾蛄。”

    “噢噢,真是涨见识啦。”米小囡细声细气的说道,“哇,喵喵、喵喵,你终于又出现了,伦家好想你哦……”

    她看到元首,顿时张开手臂飞奔而去。

    元首瞥了她一眼爬上树,然后居高临下俯瞰她: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敖沐阳想不清楚虾类进入鱼池就互相攻击吞噬的原因,只好暂时放下这问题,先去收拾菜准备午餐。

    钓上来的鱿鱼和章鱼他切开清理,然后分成了两份,一份主要是鱿鱼片进行腌制,一份是鱿鱼须、鱿鱼头,这用来晒干。

    他又去新宅后面的养殖池里捞了两条黄鳝和泥鳅,养了个把月,有些大个的也可以吃掉了。

    出乎他预料,养殖池里的黄鳝泥鳅个头长得很快,都是大个头了。

    里面是水草长得也很快,甚至最后种下的大红边伊乐藻都长出来了,碧绿的叶片四周围绕着红线,分外漂亮。

    快到中午,他开始做菜。

    鱿鱼片他做了铁板烧鱿鱼,虽然没有铁板架,但他有平底锅,在锅子里洒上花生油微热,然后将串好的鱿鱼片放上去慢慢炙烤就可以了。

    剩下的鱿鱼头和鱿鱼须他做了另一道菜,叫做葱香煸鱿鱼。

    这菜不难,姜蒜、花椒和八角下锅先煸一下,出了香味后下干辣椒、鱿鱼须、鱿鱼头,拌炒后加料酒、加糖、加酱油,接下来就是使劲煸炒,直到入味。

    煸炒的时候不怕炒干,这是鲜鱿鱼,炒干后越咀嚼越香越好吃。

    等到炒的差不多了,再将切好的洋葱片、小葱放进去继续炒,最后要出锅之前,他将切好的香菜条撒了下去。

    又炒了两个蔬菜,清蒸了一些扇贝,加上红烧鳝段和泥鳅钻豆腐,这一席菜就可以了。

    看着敖沐阳和鹿执紫忙前忙后,杜雷尴尬的挠挠头道:“恩人,我这样很不好意思啊,你救了我,结果还做菜给我吃。”

    敖沐阳道:“对我来说,做菜是一种乐趣,你不必多想,我做几个菜陪你喝点酒,给你压压惊。另外别叫我恩人,叫我老弟就行,我比你还小吧?”

    “好的,恩人,我们看起来差不多大啊。”

    敖沐阳无奈道:“行吧,你随便,来,洗洗手咱们准备上桌。”

    杜雷道:“那以后你去了红洋,一定给我打电话,我肯定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

    敖沐阳点头道:“行,到时候我会找你的。”

    米小囡也不太好意思,坐下后讪笑道:“本来该我们请你们,结果却成了来蹭饭,这样等你们去了红洋,我们请你们哈。”

    敖沐阳又点点头,倒不是答应她的话,而是觉得这丫头不撒娇正儿八经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挺好听的。

    杜雷吃了一筷子鱿鱼须,然后竖起大拇指道:“好吃,嗯,好香啊,难怪恩人你不愿意去外面饭店吃,饭店做的没你做的好吃!”

    米小囡吃了一口鳝鱼,黄金鳝肉质极为细腻,如奶油一般入嘴即化,而肉香味则经久不绝,一直在口腔中弥漫。

    吃了这口鱼肉她瞪大眼睛一个劲点头,杜雷赶紧给她拍后背:“怎么了亲爱哒,卡着了?”

    “卡你妹,好吃!这个好吃!”米小囡眼圈泛红,“太好吃了,我的味蕾被感动了,感动到哭!”

    敖沐阳懵了:你味蕾被感动跟你眼睛有什么关系?怎么要哭了?这菜能好吃到让你感动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