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28.送礼
    黄金鳝和泥鳅卖出了一批,敖沐阳赚到手近两千块,如果给普通渔村人家,这钱够一家三口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但他现在花钱多,小楼建起来后还要走水电的线路,还要装修,还要购买家电家具,钱跟流水一样往外流淌。

    卖掉黄花鱼和阴沉木桌后,他银行卡存款到了七位数,本来他想买一艘船来着,结果骗子的海钓艇一直在他手上也没人来管,这钱他就省下了。

    杜雷提着泥鳅和黄金鳝上了返程的船,米小囡打开网兜又赶紧系上,她满脸惶恐的说道:“哇,这东西又长又弯好可怕啊,就是它们那么好吃吗?”

    杜雷坏笑道:“是啊,又长又弯的东西都好吃,以后我给你一个更好吃的,嘿嘿。”

    米小囡喜欢二次元文化,却不代表她单纯不懂事,配合杜雷的腔调她就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便甩白眼道:“雷雷,你以后不准欺负我知道吗?也不准再说这种流氓话!”

    杜雷嘻嘻笑道:“我说什么流氓话啦?”

    米小囡立马瘪了瘪嘴:“你这是在欺负我!”

    杜雷举手投降:“好吧好吧,说个正事,囡囡,我记得你大表哥在家具城当经理?”

    “是总监!”

    杜雷道:“好,总监更好,咱恩人正在盖新房,我估计也是婚房,以后他肯定要买家电家具,你跟咱们老表说一声,到时候给恩人个优惠。”

    米小囡道:“没问题,正好我们去给他送点泥鳅黄鳝,顺便把这事说说。”

    杜雷赶紧抓紧袋子:“不行啊,这我得送领导,副支队长、支队长、政委还有几个科长,我这些东西还不够送呢。”

    “你想想,支队长、政委和副支队长他们至少得一斤黄鳝加两斤泥鳅,其他领导送一斤泥鳅就行了,这未必够呢。”

    米小囡又翻起了白眼:“好吧,我不是不通情达理那种坏女人,这次就按你说的算。”

    杜雷顿时大乐:“媳妇儿万岁!媳妇儿最懂事!”

    米小囡哼道:“拍马屁没用,你最好做的跟说的一样,要是让我知道你把泥鳅和黄鳝送狐朋狗友,我剁了你!”

    杜雷顿时嬉皮笑脸起来,道:“怎么可能,而且我没拍你马屁,我拍你的小屁屁行吗?”

    他顺手想摸一把,米小囡直接给了他一脚:“杜雷,你精神病啊,我们才刚处呢,你想干嘛?”

    杜雷尴尬的挠挠头道:“呃,不是,囡囡,我好像吃了黄鳝和泥鳅后有点上火,刚才火势烧头……”

    “滚蛋!”

    杜雷麻溜溜的滚了,但他满肚子委屈,同时又是满肚子的欲火。

    轮渡靠上码头,杜雷去找了个店铺将黄鳝、泥鳅分开,用小箱子放入冰块简单做了包装,开着车往领导家里走去。

    他先去的是副支队长家里,这副支队长叫关北峰,今年三十八岁,年富力强,是军队转业到地方的军官,也是他一个叔叔的战友,平时在队里最是照顾他。

    说来也巧,他的车刚开到小区门口,看到关北峰的大切诺基迎面而来。

    见此他赶紧下车挥手:“关队关队,你这是刚下班?”

    他们坐的是最后一班轮渡,回到红洋就七点半了,后面再忙活了一下,此时已经接近九点钟。

    一个中年汉子从车窗探出头来,一脸疲惫:“嗯,今天快下班了,玛德高架桥出现了连环车祸,有一辆车直接飞下去了,我带人过去处理的,刚结束。”

    说着,他打了个哈欠:“你不是请假去看望你生病的爷爷了吗?怎么到我这里了?你爷爷身体没问题吧?”

    杜雷赶紧说道:“挺好的,谢谢关队关心。是这样的,今天我乡下一个大爷也来看我爷爷,他带了一些黄鳝泥鳅,绝对天然无污染的野生货,我觉得你喜欢吃这个,就给你送点。”

    关北峰懒洋洋的摆摆手道:“我对海货没兴趣,你给老刘送去吧,他好这一口。”

    杜雷打开箱子道:“别介,这都是好东西,真的,你回去让嫂子做一下,好吃!”

    关北峰急着回家休息,就打开副驾驶道:“行,算你小子有心。”

    开车回家,停车上楼。

    关北峰夹着交警的白帽子、拎着箱子摁门铃,房门打开,一个秀发染成酒红色的少妇开门,然后将修长的美腿撑了起来,红唇微翘笑问道:“怎么又这么晚回来?”

    “快别说了。”关北峰嘟囔道,“给我随便弄两口,困死我了,我洗个澡吃点就睡了。咦,在家里你穿吊带丝袜和恨天高干嘛?”

    少妇气道:“给瞎子看呢,今天我在外面吃的,家里没菜了,你吃泡面去。”

    关北峰将箱子放下道:“正好,这有黄鳝和泥鳅,我团长那弟弟送的,你给我整一整,配一口酒,我喝了好睡觉。”

    少妇掐着腰道:“你就知道睡觉,还喝酒呢,要不要孩子了?”

    关北峰嘿嘿笑道:“要要要,明天要,我今天真的太累了。”

    看着丈夫满脸倦容,少妇跺跺脚不好再生气,只好将气都放到了泥鳅和鳝鱼身上,将它们连砍带剁迅速分尸。

    泡了个热水澡,关北峰出来后桌子上已经有一盘热气腾腾的、红彤彤的香辣鳝鱼段了。

    他坐下拿起饭碗,一口米饭一口鳝鱼肉吃了起来。

    香弹的大米饭加上细腻鲜辣的鱼肉,他刚咀嚼了两口忍不住叫道:“好吃,媳妇儿,牛笔!这菜做的好!”

    正在脱丝袜的少妇哼了一声:“有没有奖励?”

    关北峰不说话,闷着头风卷残云一样将两大碗米饭和一盘鳝鱼全吃了,然后悄悄进卧室,躺床上闭眼就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慢慢醒了过来。

    去厕所撒了泡尿,他看看时间还不到四点钟,就想再睡一会。

    可是躺下后他睡不着了,没有烦心事、没有任何问题,他就是清醒了,而且是精力旺盛那种清醒,浑身有劲。

    这让他挺纳闷的,平时加班回来他基本上一觉到天亮的,即使天亮醒来依然有些疲惫。

    可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还感觉精力充沛?关副队长很纳闷,他睡不着打开台灯倚着床头坐了起来,然后扭头看了妻子一眼。

    这一眼看过去,他就挪不开眼睛了。

    柔和昏黄的灯光下,妻子的秀发散发着一股妖艳的酒红色光芒,蓝色真丝睡衣下,纤腰窈窕、丰臀饱满,再加上淡淡的香水味,他立马扛不住了。

    特别是此时卧室有些热,床上的人踢掉了毛毯,露出两条丰腴结实的长腿轻轻搭在一起,弧度流畅,肌肤雪白,显得涂了指甲油的脚趾甲分外艳红。

    “媳妇,该要孩子了!”他立马趴了上去。

    少妇迷迷糊糊的醒来,道:“干嘛呢?起来、起来,你疯了?几点呀?”

    “早上了,咱们来晨练,我靠我忍不了了,赶紧的!”

    “滚蛋,赶紧个屁,老娘困死了!”

    “对不住了媳妇,没前戏你忍忍!”

    “疼!关北峰你疯了?给我下来下来,别,嗯嗯,啊,你慢慢、嗯嗯,慢慢来,嘶嘶,有点疼!”

    “就一两分钟的事,你忍忍呗。”

    “……你妹,嗯哼,嗯嗯!”

    被翻床震,好一会后关北峰躺到了一边。

    少妇甩头整理了一下秀发,道:“你吃药了?咱们要孩子呢,你别乱吃药!”

    关北峰一边擦拭一边说道:“我吃个屁药,我没有啊!”

    “没吃药你吃什么了?这次多久?不是你风格。”

    关北峰道:“我就吃了米饭跟黄鳝,真没吃药,骗你我是你儿子。”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媳妇,再要一次孩子吧,刚才可能没要上。”

    少妇懵了:“你什么意思?”

    “就你知道的意思,来吧!”

    “你你你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黄鳝的事?不过那不是伪科学吗?黄鳝不是对男人没啥帮助吗?先别管了,宝贝儿换个姿势,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