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31.只允许有一位
    搓了搓手,敖沐阳决定老老实实交代:“这是我借的一艘船,警官,我没有船舶的户口本。”

    出海船舶户口本并不是特别重要的证件,查这个证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有人偷盗渔船。

    海警在这方面没有为难他,他检查了身份证和出海船民证,然后检查了一下拖在船后渔网里的鱼,就挥了挥手放行。

    “这次没有户口本就算了,下次准备好再出海,还有,这都是禁海期了,你们前滩镇的人也休息休息吧,别把这海洋捕捞干净才罢手。”另一名警察说道。

    敖沐阳的身份帮助了他,前滩镇曾经是红洋著名的贫困镇,红洋海洋局和渔业局在制定封海禁捕制度的时候对他们镇子法外开恩,他们可以在封海期继续出海捕捞。

    当然,政府限制了他们的船舶吨位,防止有人将主意打到他们头上,用他们的身份来办理捕捞船手续。

    敖沐阳老老实实答应,海警的快艇加速,沿着海岸线驰骋了起来。

    捕捞米鱼耗费了他很多时间,等到汇合陆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陆虎这次又给他带了礼物,是两大袋子狗粮,上面全是英文:“加拿大的牌子,orijen渴望六种鱼犬粮,专门给水猎犬开发的狗粮,你给你家将军吃吃看。”

    敖沐阳诧异的问道:“还有专门给水猎犬准备的狗粮?”

    陆虎大笑道:“当然了,外国人养狗精细着呢。”

    员工将渔网拖上去过称,两人在这里聊天。

    敖沐阳撕开狗粮袋子挖了一把给将军,将军确实很爱吃,摇摆尾巴大口大口往下吞,都不带咀嚼的。

    八十四条米鱼,一共九百五十斤,全是个顶个的大鱼。

    陆虎没有亏待他,不是给了他码头批发价,而是市场出售价:“一斤一百四十块,一共是十三万三,怎么样?”

    敖沐阳挥挥手道:“行,虎哥给十三万就行。其实虎哥,你给我出批发价也行,不必每次都按照市场价来。”

    这方面他是沾光了,因为陆虎是海鲜商,人家买鱼不是去市场一条条选,都是一口价,如果他用市场价来买,那他往外卖也是市场价,没有什么赚头。

    陆虎痛快的给他转账,然后说道:“你放心,敖兄弟,虎哥不是干慈善的,我肯定有的赚。这米鱼好东西,在一般人手里就是一条鱼,在我手里他可是一个生产链。”

    所有石首鱼都可以做生产链,除了普通的做法,还可以进行深加工。

    拿米鱼来说,鱼肉是做鱼丸、敲鱼面的上等原料,在江浙一带名气巨大,碎鱼还可制作鱼罐头,鱼鳞可以做鳞胶;内脏和鱼骨可以做鱼粉、鱼油,它的耳石则是一味中药,有清热去瘀、利尿的作用。

    最珍贵的是鱼鳔,米鱼的鱼鳔可以制做鱼胶,它是一道美食,也是一味药材,具有养血、补肾、润肺健脾和消炎作用。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陆虎又说道:“另外,说实话老弟,这些鱼我不看在眼里,你以后卖龙虾再找我就行,反正以后有好货都给我留着!”

    这是重点,他是用小恩小惠来笼络敖沐阳这个大供应商。

    敖沐阳也痛快点头:“行,我那边又有五条好龙虾,你有空找人来拿,老价格。”

    捕捞到这批米鱼,他的收入剧增,银行卡上又多了一串数字。

    回到家后他刚进门,前街有邻居牵着狗来找:“阳子,你家最近养了个猫?长了个大饼子脸的猫?”

    “对,嫂子,咋了?它去偷鱼了?”敖沐阳说完回头喊了一声:“元首,出来!”

    元首迈着猫步软绵绵的走出来,一脸‘我是宝宝要爱护宝宝’的腻歪样。

    它走出屋门看到了敖沐阳和牵着一条狗的妇女,然后慵懒的眼神顿时一变,腰背迅速弓起,冲着那狗发出一声厉叫:“喵嗷呜!”

    正对将军低眉顺眼摇尾巴的金短毛听到猫叫声跟听到鬼号似的,吓得夹着尾巴就往外跑。

    它这一转身,敖沐阳看到了,这狗屁股上血淋淋的。

    妇女骂道:“壮壮,回来,你个没骨气的,被个猫吓成这样?”

    敖沐阳明白了:“嫂子,是不是我家的猫去打你家狗来着?”

    元首怕水,没有跟着他出海,平时自己呆在家里。

    妇女道:“对,你家这猫老霸道了,追着我家狗跑进我家,一直拿爪子挠它屁股。你看看,它这屁股都花了!”

    敖沐阳回头厉声道:“元首,过来!”

    元首不叫了,转头就跑,只听屋里‘噼里啪啦’,然后就不见它踪影了。

    敖沐阳赔礼道歉,将刚到手的狗粮装了一兜子给邻居,这样人家才罢休。

    看着自己喜欢的狗粮被人带走,将军不干了,堵着门张开嘴要咆哮。

    敖沐阳拎着它耳朵拖回来,指着此时从门口冒出半张脸的元首道:“你堵门干嘛?去堵它,是它的事!”

    将军似乎明白他的意思,拔腿就追,结果元首‘嗖’的一下子又没影了。

    回到家里,敖沐阳打开木柜让月光照进里面的鱼缸,然后往里滴入一点金滴。

    金滴化作两份,一份进入小多宝鱼嘴巴里,一份被鹦鹉螺吃掉。

    现在鹦鹉螺长大了许多,相比他刚捡到的时候,这会的鹦鹉螺比他巴掌大了一圈,螺壳上的纹路越加清晰,颜色也越加鲜艳。

    清晨,敖沐阳刚起床洗漱完毕,然后看到元首大摇大摆的出现。

    他迎着朝阳伸懒腰,元首则迎着朝阳蹦跳起来。

    只见这货先是前后蹦跳,又人立而起使劲挥爪抓挠,随即它跟老虎似的前爪摁着井边石昂起头发出嚎叫声:“喵呜!喵呜!”

    叫了一会,元首甩甩皮毛转身冲莞香树而去,反复跳起爬上、跳下狂奔再转身冲过去跳起来往上爬。

    敖沐阳看了一会恍然大悟:这货在锻炼身体,或者在锻炼捕猎的能力!

    说起来元首刚脱离小奶猫的范畴,应该战斗力不强,加菲猫也不是豹猫虎猫等猛兽,战斗力相当差才对。

    可元首来到村里不到一个月,已经将周围的狗打了一个遍,他曾经疑惑这货怎么战斗力这么强,原来它平时很擅长锻炼自己!

    它不光训练,还注意实战。

    一番锻炼之后它跳上了院墙盯着街道看,过了一会不知道谁家的狗从路上跑过,见此元首立马扑了下去,挥爪就挠:“喵呜!”

    那金短毛吃过亏了,看到元首吓得夹着尾巴就跑。

    元首还想追,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金色身影从后面窜了出来,一巴掌拍在元首身上将它拍飞了!

    将军驾到!

    拍飞元首,将军炸起颈后毛仰天长啸:“嗷汪汪汪!”

    翻译一下,它的意思是:龙头村牲畜界有且只允许有一位老大,那就是我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