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36.再次见到(3/10)
    还好敖沐阳算是身高腿长,及时撑住了身体,只是车子滑倒,自己人没有滑倒,避免了更大程度的出丑。

    但旁边有人买了汉堡出来,看到这一幕笑了一句:“漂移有风险,装比需谨慎!”

    敖沐阳能说什么?他觉得相亲到此结束了。不过这样也好,从心里他对相亲这种事是比较抵触的,这次来是抹不开面子,不好拒绝人家的善意。

    姑娘急匆匆跑过来帮他扶起车,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敖沐阳讪笑道:“平时不骑摩托,手生,出丑了。噢,你好,我是敖沐阳。”

    姑娘伸出手:“我是胡秀秀,很高兴认识你。你先停下车去店里吹吹冷气,也可能是天太热,你赶了这一路有点头昏脑涨导致刚才反应不及。”

    两人进了小快餐店,有姑娘送上两杯可乐。

    敖沐阳准备掏钱,服务员姑娘笑道:“胡秀秀给钱了。”

    “啊?”他下意识一愣,然后赶紧对胡秀秀说道,“这怎么好意思?我这迟到了还让你请客?”

    胡秀秀落落大方的耸耸肩道:“你没迟到,是我来的太早,我家里隔着这边近,上午没事干就提前过来了。”

    敖沐阳道:“那也不行,说起来还是我迟到了,哪有让女孩等着的?所以我请,算是赔罪。”

    胡秀秀又露出灿烂的笑容:“嗨,我们都没迟到,再说女孩等一会怎么了?谁规定非得男孩等着女孩?喝饮料吧,再次见到你挺高兴的。”

    敖沐阳道:“我也是,等等,再次见到?”

    胡秀秀晃了晃脑袋,然后嘻嘻笑道:“对呀,我们见过很多次,你忘了?”

    敖沐阳努力回忆,难道这还是自己流落镇上的青梅竹马?

    可惜努力了一通,他还是没有想到关于胡秀秀的记忆。

    这又尴尬了!

    他悄悄瞅了瞅胡秀秀,后者在悠然的喝着可乐,正脸、侧脸他都仔细看了,可还是没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姑娘。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你没整过容是吧?”

    胡秀秀顿时大笑:“哈哈,你真幽默,记不起我来了?很正常,我们初中时候是校友,我初三的时候你初一,那会见过。”

    敖沐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真怨不得他什么,他初中时候只想好好学习,哪关注过女生?更别提两人还差着三个年级!

    而且听胡秀秀的意思,她从初三就注意初一的自己,近十年还记得自己,这有点说不过去,自己魅力没这么大,特别是初一时候就是个小孩而已,怎么可能让个姑娘记这么久?

    他想不通,难道胡秀秀暗恋自己近十年?

    这显然不可能,毕竟他不是绝世帅哥,也没有惊天绝地之才,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想不通就不想了,他说道:“原来是这样,抱歉,我记忆力不行了。”

    胡秀秀摆摆手道:“可别这么说,你还小呢,你要是记忆力都不行了,我这样的八零后空巢老人的记忆力不是更差?”

    开了个玩笑,姑娘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初中成绩很好,好像去县一中念得高中?但我问个私人问题你别介意哈,那你怎么没念大学?”

    敖沐阳脸上露出一丝伤感:“秋莲婶应该跟你说过,我父母不在了,就是我高考那年没的……”

    有人说相亲就是谈生意,男女双方是货品,双方互相验货、互相出价,货满意、价满意后生意就能做成。

    毫无疑问,在这种环境下,家庭背景就是货物的一部分。

    敖沐阳没有隐瞒什么,将自己的家庭情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胡秀秀听了他的介绍后沉默了,然后她打了个响指道:“小雨,给我一份鸡米花、一个炸鸡排、两份薯条、两个冰淇淋。”

    这次敖沐阳要去结账,胡秀秀拉住他手腕道:“嗨,小雨是我闺蜜,我相亲的费用都是她负责的,你不用忙活。”

    说着,她摆出认真的样子:“待会好吃的上来后你使劲吃,难过的时候多吃东西,医学研究饱腹感可以让人情绪愉悦。这不是伪科学,我试验过的,反正我每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就使劲吃,然后……”

    她指了指自己脸继续道:“然后我就变成这么胖了。”

    敖沐阳笑道:“哈哈,你才幽默。”

    看到他笑,短发姑娘也露齿一笑:“你不伤心了吗?那就好。”

    敖沐阳感叹道:“谢谢你,你真是个好姑娘。”

    胡秀秀道:“我最大的秘密都被你发现了,看来你洞察力还真是强,难怪上学时候能做学霸!”

    两人聊着,女服务员小雨笑嘻嘻的送上快餐,这时候有人推开门,她走过去说道:“先生您好,我们这是公共场合,不允许带狗进入……”

    一个敖沐阳有些印象的声音响起:“草,老子这不是狗,这是我婆娘的祖宗,让开,天真踏马热,先给我上个可乐,大杯,加冰块,冰块越多越好!”

    敖沐阳一扭头,看到了戴着大金链子的金宏。

    金宏一副乡村黑老大的打扮,大金链子、大手表,头上架着墨镜、腰上系着金光闪闪的爱马仕腰带,手里牵着一条狼。

    不用说,他全身上下都是山寨,连手里的那条狼也是山寨的,那是一条哈士奇。

    金宏是镇上的名人,小雨显然不敢惹他,可让他牵狗进屋又会被老板训斥,顿时就为难了。

    见此,敖沐阳站起来说道:“哟,金哥,好久不见。”

    看到他,金宏下意识的愣了愣,他刚要开口,哈士奇抬头看清了敖沐阳的样子,然后转身就跑,将金宏拽了个趔趄。

    金宏的怒骂声在门外响起:“骂了隔壁,跑跑跑,跑死你个狗草的玩意儿……”

    事情解决的出乎预料的顺利,敖沐阳准备好的说辞还没有出口连人带狗就跑了,这让他哭笑不得。

    小雨却不感激他,而是有些吃惊的看向闺蜜胡秀秀。

    敖沐阳明白她的意思,估计这姑娘把自己当做金宏的朋友了。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如果自己是金宏这种乡村大混子的朋友,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没有解释,因为一切都是猜测,自己强行解释有点无中生有的味道。

    胡秀秀没在意闺蜜的眼神,她笑道:“你揍了金宏一次,可是让他长记性了,他好像害怕你了?”

    敖沐阳奇怪了,问道:“你知道我跟他的冲突?”

    胡秀秀道:“镇上好多人都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最早的,那天你和金宏打架的时候我正好经过,然后报了警。”

    敖沐阳恍然大悟:“噢,是你帮忙报警的,谢谢。对了,你刚才说‘再次见到’,其实不是说我们从校园分离后再见到,说的就是这件事吧?”

    胡秀秀笑道:“你真聪明,说实话,我是最近才知道咱们一个初中,哈哈,刚才逗逗你,别介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