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37.毛豆相亲会谈(4/10)
    胡秀秀是个好姑娘,敖沐阳很难想象,这样的女孩在老家竟然至今没有对象,这应该是抢手资源才对。

    正式医院的护士执业,虽然是合同工,可这在乡镇上也是一份好工作。

    相貌秀气、身材不错,虽然皮肤有点黑,不过这对海边长大的孩子来说不是事,反而证明人的健康。

    家庭条件也好,父母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在镇上开着一家有雇员的超市,这条件在红洋也拿得出手。

    更别说她性格很不错,大方又大气,不拘小节、不作不矫情,不管怎么看,敖沐阳都觉得他面前的姑娘是个抢手资源。

    镇上没什么娱乐活动,这次两人就是来认识一下。

    于是在肯德起喝了饮料吃了点快餐食物后,他请胡秀秀在一家饭店正式吃了顿饭,然后两人便分开了。

    他骑上摩托车返程,临走的时候胡秀秀叮嘱道:“路上小心点,你这摩托车骑的不怎么样,山路比镇上的路可难走多了,一定得小心。”

    这是她的另一个特点,爱说实话。

    敖沐阳挥手道:“好的,我一定会小心。”

    他话音落下,摩托车的车头抖动了两下,单手抓车把很难控制平衡,差点又出乌龙!

    回到家里,他看到莞香树下挂着一些毛豆。

    这东西就是新鲜时候的黄大豆,此时没有彻底成熟,最是适合做盐水毛豆这道下酒菜。

    他看看左右没人,也不知道是给他家的,肯定是熟人,因为将军一直在家,外人进不来。

    于是他洗了洗这些豆荚,剪掉上下的毛角,接着葱切段、姜切片,把毛豆放进去煮了起来,同时加入八角、桂皮、香叶、小茴香、孜然粒、干红辣椒来调味。

    傍晚的时候,敖富贵收船回来,他进门问道:“羊子,回来了?”

    敖沐阳不答反问:“你来八卦的是吧?”

    敖富贵皱眉做出纳闷的样子道:“我八卦什么?”

    敖沐阳哼道:“八卦我跟胡秀秀相亲的事呗。”

    敖富贵陡然大怒:“什么八卦?这是八卦?我才不是来八卦的,我其实是来替鹿老师质问你这个陈世美的!”

    敖沐阳举起手道:“打住打住,你说我是谁?陈世美?怕是石乐志。”

    敖富贵哼道:“你就是陈世美,你和鹿老师勾勾搭搭,还去外面相亲,这是什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敖沐阳学他的样子哼道:“我不是陈世美,你倒是个大喷子!可别乱说,我跟鹿老师普通的朋友关系!”

    “你这么说良心不会痛吗?”敖富贵看起来很是义愤填膺。

    敖沐阳叹了口气道:“我倒是希望我的良心会痛,可这不是事实?咱们之间随便开玩笑,你在外面可别乱说,我跟鹿老师就是普通朋友。”

    说实话,如果鹿执紫愿意跟他处对象,他还真是求之不得。

    无论相貌、才华还是人品,鹿执紫都是他见过的姑娘中极好的。

    这时候敖沐鹏推开门走了进来,问道:“阳哥,你跟镇上的小护士胡秀秀去相亲来着?”

    敖沐阳怒视敖富贵,恨恨道:“你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

    敖富贵委屈:“靠,羊子你冤枉我了,这事我谁都没说过。”

    敖沐鹏道:“嗯,阳哥你误会他了,我是在门外走过听到你们俩的话才知道你跟胡秀秀谈恋爱的事。”

    敖沐阳翻白眼道:“乱说什么?谁跟胡秀秀在谈恋爱?”

    敖沐鹏自己拿了个小板凳坐下,兴致勃勃的问道:“你们还没有谈恋爱?也是,小护士这人眼高于顶,一般人她看不上,你这次怎么样?也被蹬了?”

    敖沐阳郁闷道:“什么蹬了,我今天是去相亲来着,玛德,真是败给你们了,你们可别出去乱说。”

    敖沐鹏嘿嘿笑道:“让我保密?那得看条件了。”

    敖沐阳端出冰镇的毛豆,道:“请你俩吃毛豆,出去别乱说行吧?”

    看到绿油油、青嫩嫩的毛豆,敖沐鹏捞了一把吃了起来。

    敖富贵道:“这毛豆就是我给你送过来的,这是我请你吃。”

    敖沐阳无奈了:“那你要什么条件?反正别出去乱说。”

    “怕被鹿老师知道?”敖富贵揶揄道。

    敖沐鹏又来了兴趣:“我靠,鹿老师?这事跟鹿老师有关?三角恋!三角恋对不对?哈哈,这八卦真劲爆啊!”

    敖沐阳指着敖富贵道:“你再这么乱说我真生气了。”

    敖富贵举起手道:“行行行,我怕你,不过说真的,你这不是秘密,估计大半个村里的人知道你跟胡秀秀相亲。”

    敖沐阳大惊:“怎么回事?谁传出去的?你传的?”

    吃着毛豆的敖沐鹏说道:“阳哥你又误会富贵了,你妈村里的王秋莲找村里好些人打听过你,然后大家问了问,就知道你跟小护士要相亲,不过不知道是今天去相亲。”

    敖沐阳道:“这村里真是没有秘密!”

    “本来就是,屁大个村能有什么秘密?”敖沐鹏又问道,“你今天跟小护士处的怎么样?”

    敖沐阳也吃起了毛豆,道:“还行吧,两人就是认识了一下。”

    “后面还能约?”敖沐鹏很吃惊。

    敖沐阳点头:“应该能吧,怎么了?”

    敖沐鹏顿时站了起来,一脸钦佩的说道:“阳哥你就是牛笔,你知道胡秀秀这个小护士为什么在镇子里都有名吗?”

    敖沐阳摇头。

    “她眼界高,她眼光可高了!”敖富贵说出了答案。

    “不光她,她全家眼光都高。”敖沐鹏补充道,

    “她妈放出过话,说她闺女以后肯定要嫁城里去。村里人要娶她闺女,得在红洋准备一套三室房子,学区房,得全款买,不能贷款,要新房、精装修房,要有一台爸爸车,还得准备至少二十万彩礼!”

    敖沐阳惊愕道:“爸爸车是什么?”

    “bab,奔驰奥迪宝马,合起来读不就是爸爸吗?”

    敖沐阳佩服:“这合称厉害,谁想出来的?”

    敖富贵道:“你关注点真奇特啊,羊子,我跟你说,小护士家里可是相当强势的,你娶这个媳妇得做好上门女婿的谱。”

    敖沐阳笑骂道:“滚蛋,谁说我要娶她了?人家未必看得上我,我们也未必合适,老老实实吃毛豆。”

    敖沐鹏咀嚼着豆子道:“嗯,确实,小护士可不好娶,她一年相亲至少二十个青年,没一个能入得了她法眼的,连她这一关都过不了,更别说她爸妈那里了!”

    “反正这是咱们镇子上最难娶的丫头了。”

    敖沐阳问道:“镇子上难娶的姑娘还挺多吗?”

    敖沐鹏抖擞精神摆开架势:“来,阳哥,我不白吃你的豆子,我给讲讲咱们镇上相亲的事,给你涨涨经验,说不准以后能用得上。”

    敖富贵道:“等等,我回去提几瓶酒,一边喝酒一边说,来个毛豆相亲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