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38.又有上门的(5/10)
    敖沐阳煮的毛豆很好吃,倒不是他用了什么调味料,而是火候掐的准,熟了之后拿出来立马冰镇,毛豆滋味十足。

    坐在莞香树下,三个青年一瓶啤酒一把毛豆,连吃带喝聊的好不开心。

    等到了第二天,他就不太开心了,敖富贵和敖沐鹏说得对,村里没秘密,他跟胡秀秀相亲的事好多村里人都知道了。

    房子盖起来了,当初盖房的时候好些村里人来帮过忙、出过力,所以敖沐阳就趁着没事的时候挨家挨户送了点东西。

    他前前后后煮了好些海鲜酱,用网购的漂亮罐子进行了封存,特意拿来送给这些帮助过自己的人。

    上午他先去了敖千英家里,说明来意后放下了礼物,除了海鲜酱,他还送来一些腌制的泥鳅,这样直接下锅炒或者炖即可。

    敖千英光着膀子让他坐下,笑道:“阳子你就是客气,一个村的互相搭把手算什么事?还得上门送东西。”

    他的媳妇孙映红说道:“阳子跟外面就会占便宜的老爷们不一样,他多讲究,这是好青年,没看秋莲给他介绍镇上小护士去相亲嘛?”

    敖千英哼道:“那叫坑阳子,就小护士那眼光还有她爹娘那么傲气,我看她这辈子做老姑娘的可能性大!”

    老姑娘是当地对一直独身的女性的称呼。

    孙映红对敖沐阳说道:“说的也是,阳子,那姑娘不大好追,我看你跟村里小学的鹿老师走得近,不如多跟鹿老师接触接触?”

    敖沐阳苦笑道:“这个,这个,你们都知道啊?嗨,不聊这个,反正姻缘嘛,对吧,姻缘这东西看缘分,我先走了叔、婶子,我去我文叔家里看看。”

    他落荒而逃,去了另一个长辈敖千文家里。

    敖千文不在家,他妻子张楠说道:“开海以后县里有船队出海,你叔去船队打工了。”

    敖沐阳道:“那我来晚了一步,我这自己弄了点海鲜酱,想着我叔要是出海带着做下饭菜。”

    张楠笑道:“你是有心了,不过没事,你属出的是近海船,两三天就回来一趟。”

    敖沐阳问道:“婶子,我记得你家不是有一个渔船吗?怎么还得去打工?”

    说到这个,张楠叹了口气:“唉,阳子,你是不知道现在咱们渔家人日子多难过,有船还不如没船,没船铁了心去打工行了,有船得养船,就是往里烧钱!”

    “现在近海没什么鱼呀,出海一趟连油钱赚不回来。前几个月还行,好歹封着海,咱们可以出去捡个便宜,现在开海了,人家都是先进的大船,咱们的小船跟在后头连口汤也喝不上!”

    越说,她越是情绪低落。

    敖沐阳安慰她道:“国家开始注意渔业发展,后面会好的。”

    张楠强笑道:“希望吧,不说这个了,不开心,说点开心的,听说你要跟镇医院的小护士胡秀秀相亲?”

    敖沐阳凌乱了,这可真是个能让你开心的话题。

    他吱吱呜呜的说道:“嗯,有这回事,呵呵,嗯,已经见过了……”

    “呀,见过了啊?那见面怎么样?我跟胡秀秀那闺女认识,我和她堂嫂关系很好,要不要我给你找人说点好听的?那闺女眼光很高,不好接触啊。”

    敖沐阳讪笑道:“是吗?我觉得还好吧。”

    他确实没感觉到胡秀秀眼光哪里高,反正昨天他们在一起聊的还挺开心的,回来后晚上还聊了一会。

    另外,今天早上他出门时候,胡秀秀还给他微信留言来着,说镇上下周举行社戏表演,问他要不要来看热闹。

    张楠想追问,敖沐阳改了话题:“哎,婶子,下周镇上有社戏?具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知道吗?”

    话题引开,张楠琢磨道:“不清楚,不过哪年秋季开海了,县里镇上都有社戏,应该哪天天好就哪天演吧?”

    聊了一会,他去了下一家,挨家挨户的送了礼物。

    他回到家里后,将军在门口欢快的叫了起来:“汪汪汪!”

    这是有陌生人来了,敖沐阳探头往外看,看到敖志义在挥手:“去去去,你这死狗,一天咱们见十回,你个什么狗脑子,怎么就记不住我?”

    将军叫的更大声了:“汪汪汪!”

    敖沐阳懒洋洋吹了个口哨,将军瞪了敖志义一眼离开,回到莞香树下吐舌头。

    敖志义进来没好气的说道:“你这狗子怎么回事?怎么见了我就咬我?咦,你还养了个猫?这猫看起来挺好玩……”

    将军正在眯着眼睛打瞌睡,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脑袋一上一下的轻轻抖动。

    敖志义一伸手,它的眼睛猛然瞪圆了,挥爪就来了一记。

    ‘嗤!’

    一道布匹撕裂声响起,敖志义吓一跳,他的袖子变成了好几条:“这这这,阳仔你这猫怎么回事?我这衣服,我新买的衣服!”

    敖沐阳道:“我上初中时候你就穿这衣服了,颜色都洗掉了你还新买的,当我傻啊?”

    “那你这猫挠我衣服也不对吧?”敖志义瞪眼道。

    敖沐阳道:“你不招惹它,它能撕你衣服袖子?”

    敖志义指着他道:“我跟你说阳仔,你对我这个态度不对劲,你得端正对我的态度,否则我扭头就走,好事轮不到你头上了。”

    “什么好事?”

    敖志义拉了条板凳坐下,说道:“大喜事,你上次不是委托二爷给你找个好姑娘吗?二爷把这事一直挂在心上呢,这不有了好姑娘,我就来找你了。”

    敖沐阳郁闷了,这两天连续有人给自己相亲,而且敖志义都来了,这很反常啊。

    敖志义说道:“我先给你说说这个姑娘的情况,这姑娘叫毛敏,是我表侄子家的闺女,正儿八经大学毕业,堂堂大学生,现在在红洋的雷迅公司上班,怎么样,条件挺好吧?”

    敖沐阳摆摆手道:“是,条件很好,不过我现在想先立业再成家,多谢二爷你挂念我的终身大事,但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

    听了这话,敖志义不满了:“阳仔,你这是戏弄你二爷呀,上次你追着让二爷给你介绍闺女,二爷给你介绍上门了你又推辞,你是端着架子还是看不上这姑娘?”

    事情确实是敖沐阳自己引出来的,当初他是拿这话挤兑敖志义,也是用这话来做不想跟他出海去白帮忙的挡箭牌,结果敖志义还真把这事给记心里了。

    这出乎他的预料,因为敖志义从没给村里人做过媒、介绍过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