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45.救鱼(2)
    这会小虎鲸没有了之前绕着海钓艇嬉戏的潇洒和伶俐,它被巨幅拖网给缠住了,随着绞盘转动,渔网被拖起,它狼狈的在里面绝望挣扎,满身伤痕!

    朝阳光芒照耀在它身上,它的黑色表皮不再光滑柔润有光泽,而是分布着道道伤口,鱼皮翻开、鱼肉露出,鲜血滴下,这些伤口看起来无比狰狞!

    现代化渔船的绞盘联动有电子秤,可以显示渔网拖上的渔获重量。

    本来看到电子秤上的数据后船上的渔夫还高兴,结果探头一看发现渔网网上来好像是一只鲨鱼,这让他们顿时气恼,有人直接破口大骂:“草,真倒霉!弄上来一条水老虎!”

    红洋当地的渔夫喜欢称呼鲨鱼为水老虎,他们认错了虎鲸的身份。

    鲨鱼是渔民们最不喜欢的渔获之一,虽然它身上有鱼翅很值钱,可国家大力打击私自捕杀鲨鱼来获取鱼翅的行径。

    除了鱼翅,鲨鱼身上再没有其他可用的东西,而将它们捕捞上来需要耗费大力气,对渔夫们来说得不偿失。

    见此,敖沐阳从船上站起来招手道:“老哥,你们渔网捕到的不是鲨鱼,这是一条鲸鱼,一只虎鲸,还是一只幼鲸,能不能放了它?”

    海钓艇吨位小,它贴近渔船后不会因为两侧水流压力差而撞上去,如果是两艘大船,那就不能这么轻易靠近了。

    船上的人听了他的话道:“虎鲸?后面网上那是一只虎鲸?”

    敖沐阳点头道:“对,那是一只虎鲸,根据海洋局的规定它是禁止捕捞的,所以能麻烦你们放过它吗?”

    船员们没有再理睬他,几个人跑去船尾看拖上来的渔网,自顾自的议论着:

    “哟,这就是虎鲸啊?我第一次看到这种鱼,听说它们可以捕猎鲨鱼?”

    “看起来挺漂亮,不过个头不大啊?它能有多少体重?八百公斤?一吨?”

    “不是鲨鱼?那还不错,小鲸鱼的肉可以吃,把它宰掉,把肉切下来,回头去市场上能卖几个钱……”

    听到船员们的讨论声,敖沐阳顿时皱起眉头,他拿出手机拍了照片又录了视频,对船上的人喊道:“你们谁是船老大?”

    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不耐的探出身道:“我是,怎么了?”

    敖沐阳道:“按照国家规定,你们网里的虎鲸是不允许捕捞的,能不能放了它呀?”

    大汉哼道:“你管的倒宽,国家还规定公职人员不准受贿呢,他的规定好使吗?”

    敖沐阳晃了晃手机悠悠道:“国家规定好不好使,你可以等渔船靠岸后试一试,我反正把你们捕捞虎鲸的过程都拍了下来。你们不放它,我就去举报你们!”

    大汉怒了,道:“草,你干什么的?别多管闲事。”

    敖沐阳道:“我不是管闲事,我这是在尽一个守法公民的责任,舆论监督嘛,对吧?”

    现在海洋局和渔业局对海洋的管控力度越来越大,如果有人偷捕鲸鱼被举报,那国家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大汉无奈,他悻悻的说道:“我又不是故意捕捞这小鲸鱼的,你看它这熊样,我就是把它放回去它也不一定能活下来!”

    这倒是真的,小鲸鱼浑身缠着渔网,皮肤被撕扯的七零八碎,回到海里也很可能被细菌和病毒感染而死亡。

    敖沐阳道:“它自然死掉是它的事,但你要是将它屠宰了,那你就是在犯法。”

    大汉皱眉看了看他举着的手机,最终决定让步:“行行行,我把这鱼崽子扔下去,不过我怎么能确定我放了它以后你会删掉照片和视频?要是你再举报我怎么办?”

    敖沐阳痛快道:“你放了这小虎鲸,我把这手机给你。”

    大汉愣了:“啊?真的?”

    “咱们渔家的汉子一口唾沫一个钉!”

    大汉倒不是坏人,听了这话他立马带着两个人将拉上来的渔网打开,然后将挣扎的小虎鲸从甲板推了下去。

    ‘噗通’,小虎鲸跌入了水中。

    敖沐阳示意船上放下一个水桶,然后将手机卡取出来放入其中。

    水桶吊上去,船老大检查了一下手机发现能用,他顿时纳闷了:“卧槽,弟兄你这是犯了哪门子邪?你海洋保护组织的?”

    “出来玩的大学生吧?真单纯,为了救一条鱼浪费一个手机……”

    完成承诺,敖沐阳没有再跟渔船上的人打交道。

    他坐在船头往海里看,想看看那条小虎鲸的情况怎么样。

    小虎鲸落水之后先是下潜,随即它又上浮,慢慢靠近了海钓艇,在水中虚弱的摇摆着尾巴缓缓飘动。

    敖沐阳拿出一条海鲈鱼扔下去,小虎鲸努力游过去张开嘴将鱼吞了下去,随即它似乎认出了游艇和敖沐阳,吃掉海鲈鱼后它从水中冒出了头来。

    一夜的时间,小虎鲸由神骏可爱变成了狼狈不堪。

    但敖沐阳伸出手去,小虎鲸依然友好的靠近了他。

    这样他考虑了一下,逆转金丹将一点金滴送入了小虎鲸的口中。

    小虎鲸身上伤口众多,但都是小伤,只是鱼皮被渔网割开。

    它此时状态有些差,因为之前在渔网中疯狂挣扎,导致它体力临近枯竭状态,漂在海钓艇边上休息了一会后,它的状态又逐渐好转起来。

    不过大多伤口依然在流血,深红的鱼血流入水中,敖沐阳拿起鱼叉守卫在旁边,防止有鲨鱼被引来。

    还好,鲨鱼在海洋中还是很罕见的,他陪着小虎鲸一直到中午也没有碰到鲨鱼。

    休息了一个上午,小虎鲸的精神好转很多,又变得活跃起来,围着海钓艇一个劲的转悠,时不时还从海里跳出水面。

    敖沐阳不知道金滴给它都带来了什么改变,也不知道是金滴的缘故还是虎鲸本身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总之一上午的时间,小虎鲸身上的伤口都闭合了。

    这些伤痕虽然还没有长合,可是已经不再流血,配合小虎鲸的精神状态来看,它的生命起码没问题了。

    小虎鲸拥有让敖沐阳吃惊的友好,期间将军偷偷跳下水,它发现后没有去撕咬将军,也没有妄图吃掉它,而是跟它在海里玩了起来,跟海豚似的,一个劲的用圆脑袋去顶将军。

    玩到了中午时分,小虎鲸终于潜入水中消失不见。

    敖沐阳以为它是去寻找族群了,就自顾自的摇摇手做了个再见的姿势,然后发动海钓艇向龙头村方向驶去。

    浪花翻涌,海风呼啸,随着海钓艇开动,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将军忽然扭头发出了叫声:“汪汪汪!”

    敖沐阳回头,然后惊讶的看到一道镰刀般的鱼鳍露出水面,飞速追逐起了海钓艇。

    对于这道鱼鳍,他实在太熟悉了,这是小虎鲸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