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48.龙头(小胖盟+2)
    海钓艇开到龙头村码头,老虎又跟到了龙头村海域,它已经吃饱喝足,就在码头外的深水区游动。

    敖沐阳给陆虎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今天收获了一批银鲳鱼和四条大龙虾,陆虎痛快答应,说会连夜安排人去交易。

    对方这样热忱,他就不能回去休息了,只好待在码头上将放在冷冻舱里的银鲳鱼全搬出来。

    码头上的村里人过来帮忙,看到他收获这么多银鲳鱼,顿时大为艳羡:

    “阳子,你这是去了哪里?收获可真多。”

    “阳哥你厉害了,村里好久没人捕捞到银鲳鱼了。”

    “这银鲳鱼不多,不过都是精品呀,你发财了,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夜幕降临,龙头号归来,看到敖沐阳守着一堆银鲳鱼,敖志义羡慕的眼珠子发红:“阳仔,你从哪里捕捞到的这些银鲳?”

    敖沐阳道:“海里啊。”

    敖志义道:“我知道海里,地上也长不出银鲳鱼。具体在哪里捕捞的?明天上我这船,咱们到时候对半分行不行?”

    旁边有人笑道:“村长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确实,对于敖志义来说,出海渔获跟人对半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

    敖志义不耐的摆手道:“去去去,我跟阳仔谈正事呢。”

    敖沐阳道:“别,咱们之间有什么正事?哦,还真有,您下次给我介绍相亲对象的时候可得正儿八经点,别再谈到一半跑人了。”

    村里人不知道这件事,听他一说感觉其中有玄机,立马追问:“什么相亲?怎么回事?”

    敖志义知道这种丑事不能往外说,他含糊道:“阳仔开玩笑呢,走走走,赶紧回家了,天这么晚了。”

    敖沐阳在等陆虎的人,他随便去超市买了点东西回到船上,这时候敖志兵从码头经过,就招手道:“东家,一起去大国家里喝酒?”

    因为敖沐阳雇了他帮忙养鱼,老头很有意思的就叫他为东家。

    敖沐阳摇摇头道:“不了,我得等人来拿鱼。”

    “这次出去收获咋样?”敖志兵跟他一起蹲在了码头上。

    敖沐阳指了指船上道:“碰上一批鲳鱼,我搞到了手。”

    敖志兵问道:“金鲳还是银鲳?”

    敖沐阳失笑道:“肯定是银鲳,现在海里哪有那么些金鲳?”

    敖志兵也笑了,轻松的说道:“你运气好嘛。”

    敖沐阳摇头道:“运气好也没这么好,你先去喝酒吧。”

    他看到了老头手里提着的酒和菜。

    敖志兵敲了敲烟袋锅道:“好,我先去大国家里,你要是卖完了鱼有空,也过来一趟?”

    敖沐阳含糊的说道:“我看看吧,指不定到几点呢。”

    在海上漂了两天,他不想再去别人家凑热闹,只想回家去看看鹦鹉螺和龙虾群的情况。

    夜色深沉的时候,陆虎的员工开船到来,四条大龙虾是重头戏,然后称重银鲳鱼,以一斤七十五块的价钱进行了收购。

    银鲳鱼总共二百多斤,敖沐阳算了个整头,这样加上四条大龙虾,他的银行卡号数额又增加了。

    他正准备回家,这时候有人晃晃悠悠的向他走来:“阳子?”

    敖沐阳借着月光一看,笑道:“大国叔,我听志兵爷说你们在喝酒,怎么来码头了?”

    敖大国一身酒气,显然是喝了一会了。

    他左手拎着个袋子,右手拎着一瓶酒,来到码头后他放下袋子道:“阳子,一起喝两口?”

    敖沐阳看到他愁眉深锁,知道他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就点头道:“好,一起喝两口。”

    敖大国点燃一支烟,烟雾袅袅,他的目光变得朦胧起来。

    指着空荡荡的码头,他说道:“你看咱村这码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还记得你小时候那会不?”

    “那时候的码头多热闹呀,咱们村的,邻村的,镇上的,有时候县里很多海鲜商和饭店都来咱们码头上找渔获,对吧?”

    敖沐阳点头:“是啊,樯桅林立,风帆如鳞,确实壮观的很。”

    敖大国抿了一口酒,道:“你说的这是成语还是诗?大国叔没文化,听不懂,反正我就知道那时候到了开海的时候,即使是深夜,玛德也有几十艘船在码头这里开着,白天码头更是跟赶集似的,晚来的船连泊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在外面下锚!”

    “那时候大家的渔获更是多得不得了,那绝对不得了,卖鲜的卖不及,老娘们和娃娃就做加工,哈哈,晒鱼干、腌咸鱼,村里晒场上满满当当晒着的全是鱼鲞,对不对?”

    敖沐阳点头:“对。”

    敖大国陷入了对过往的回忆,他眯着眼抽着烟道:“不光村里的晒场,家家户户的平房上、院子里、门里门外,都是鱼虾蟹啊,那时候收获多少啊?”

    敖沐阳怕他陷入过往无法自拔,就给他添了一杯酒道:“喝一口,大国叔,咱们还是专注眼下吧。”

    敖大国没接他的话,他一口干了杯中酒,然后幽幽的叹了口气道:“那么好的年头,多好的年头,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敖沐阳不想说什么,他知道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有官方缘故也有民间缘故,说的文雅一点,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造成近海无鱼这种情况的原因,绝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这跟每一位渔民都有关系。

    敖大国又问道:“阳子,你刚才卖了多少钱?”

    敖沐阳道:“你说鱼吗?一万五。”

    敖大国咳嗽了两声:“咳咳,一万五啊,一万五唉!”

    他又自顾自的说道:“阳子,能不能带带叔伯弟兄们?村里人都知道,你出海从来不落空,前天你刚弄了一批金线鱼对吧?今天是银鲳……带带叔伯们吧,我们跟着你干行不行?”

    听了这话,敖沐阳下意识道:“啊?跟着、跟着我干?”

    话题转变的太快,他没反应过来。

    敖大国道:“对,阳子,我们有船,你也有船,你当龙头,带着咱们组个船队。叔这里也没什么妄想,只要能还得起贷款吃的上饭就行。”

    敖沐阳讪笑道:“我这不是正儿八经的渔船,我这就是一座小游艇,怎么当龙头?”

    一艘船的话事人是船老大,一支船队的话事人就叫做龙头,能做龙头的无一不是周边乡镇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敖大国道:“没事,我们服你,现在全村都服你,你当龙头吧,带带大家伙,要不然你看到了,咱们这村,唉!”

    最后又是一声长叹,风里来浪里去从没有怕过什么的渔家大汉,此时蜷缩着身子,无助的像只无主的流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