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52.分账(1)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有人认识敖大国,拉了他一把小声道:“这是龙哥的人,你们小心点,要是价钱合适,还是把泥螺卖了吧。”

    还有人问道敖大国:“老敖,这小兄弟是你什么人?你侄子?”

    敖大国道:“这是我们龙头!”

    头皮刮得发青的青年不耐道:“啥玩意儿?什么龙头狗头,这些泥螺老子要了,给老子送去……”

    敖沐阳硬邦邦的说道:“抱歉,我不卖!”

    青年笑了,一脸冷笑:“哟呵,你不卖?行,你有种,那你别卖了,你可以试试,这些泥螺你在红洋绝对卖不出去了!”

    “卖不出去了?嘿嘿,癞蛤蟆打哈欠,你好大的口气啊。”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出现在人群外面。

    敖沐阳的脸色舒展开来,陆虎来了。

    两个青年桀骜的扭过头去,看到陆虎之后他们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靠,虎哥?”

    陆虎歪着头打量两人:“认识我啊?你们混哪里的?”

    其中一个青年干笑道:“我们是龙哥的人,红龙渔业。”

    陆虎笑了起来:“红龙渔业?哦,孙北龙啊,你们俩很牛逼,刚才什么意思?这些泥螺不卖给你们,就卖不出去了?”

    头皮刮得发青的青年梗着脖子道:“虎哥,这事跟你没关系……”

    陆虎一巴掌抽了上去,别看他挺着个大肚子、长得胖乎乎,动作却是很麻利,一个小碎步上去拉近了距离,挥手就抽了上去。

    ‘啪!’

    青年没避开,或者说他没想去躲避,因为他没料到陆虎会说动手就动手。

    公然之下挨了一巴掌,青年大怒,握拳就要开打。

    陆虎傲然指着他厉声道:“怎么?想对老子动手?你个狗日的最好想清楚动手的后果!”

    另一个青年拉住同伴,然后忍着气道:“虎哥,您这么做有点不讲究呀,您凭什么打我兄弟?”

    陆虎用手指点着他道:“我这不是打你们,这是教训你们,替孙北龙教训你们!”

    “我们怎么了?”青头皮青年委屈的吼道。

    陆虎眯起眼睛盯着他道:“怎么了,不服气?”

    另一个青年道:“不是,虎哥,我兄弟平白挨了您一巴掌……”

    “去你吗的平白无故!”陆虎暴躁的打断他的话,“这些泥螺是我的,是我提前订下的,懂?”

    一边说,他一边指着搬到地上的所有箱子。

    青年笑道:“是虎哥您的?呵呵,行行行,虎哥这是后发制人呀。”

    陆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敖沐阳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给青年看,道:“怎么了,以为我是糊弄你们?这兄弟叫敖沐阳,是我陆虎的小弟兄,你去打听他的身份,我不怕你打听。”

    见此,两个青年知道自己踩过头了,立马缩着头、忍着气推开人群离开。

    陆虎冷冷的说道:“怎么,想截我的货,然后看我来了直接走人?你们比孙北龙还嚣张啊!”

    两个青年尴尬的回头,道:“对不起虎哥,我们不知道这是你订下的货。”

    陆虎指着敖沐阳道:“认准他,这是我的一个大供货商,你们惹不起,知道吗?”

    “知道知道。”两个青年点头如捣蒜。

    陆虎突然吼了起来:“知道还不道歉?刚才就这么白白惹了我这弟兄?”

    “对不起大哥,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赶走了两个渔混子,陆虎对敖沐阳笑道:“阳子,抱歉啊,这事我没安排好,给你搞了些麻烦。”

    敖沐阳连连摆手,他现在很羡慕陆虎,这才是男人的威风:“虎哥这是什么话?这就是他们横行霸道惯了想欺负我,幸亏你来得快……”

    “要不然你肯定揍他们一个满地找牙!”陆虎笑着接话。

    敖大国三人赞同的点头:“以龙头的脾气,他们两个惨了!”

    陆虎跟三人握手,然后示意手下去检查称重。

    双方是老熟人,称重之后按照价格给钱,交易达成。

    陆虎把钱转给了敖沐阳,一共二百五十四斤的泥螺,一斤七十五块,敖沐阳要了个整数,那就是一万九千块。

    临走之前,陆虎拿出三张购物卡递给他,道:“朋友的超市开张,给了我点小玩意儿,我跟你三个伙计第一次见面,那就一人一张,不成敬意。”

    敖沐阳道:“虎哥客气。”

    陆虎有商场豪杰的风范,这点敖沐阳很钦佩。

    他没有客气,送走陆虎后,他把购物卡分给三人。

    这份礼物相当丰厚,一张卡是一千块的额度,陆虎随手就送出了三千块。

    当然,他这是冲敖沐阳面子来送的,等于是送给敖沐阳。

    分了购物卡,敖沐阳又通过手机转账把九千五百块转给了敖大国:“大国叔,你看着分。”

    按照海上的规矩,一趟出海不管收获几何,龙头分一半,其他人分另一半。

    敖大国三人家庭条件都不太好,敖沐阳没有瞎大方乱给钱,生意就是生意、规矩就是规矩,要一起合伙干买卖,这是底线。

    他可以免费掏钱给村里老人修房子,却不会随意把钱给手下。

    斗米恩升米仇的事,他从小见过、听过的太多了。

    开船返程,敖大国三人这次出海赚到了钱,而且一人可以分三千多,加上购物卡就是四千块,对于渔家人来说这收入可是不低了。

    心情愉悦,他们就唱起了渔歌:

    “嘿哟嘿……哎哟喂!大海咸水起浪花,哥哥心里把妹牵挂,抬头看看天上红太阳,嘿哟嘿,嘿哟嘿,哥哥心里有猫抓……”

    一路渔歌一路返航,靠近码头的时候敖沐阳说道:“回去低调点,今天咱们纯粹是运气,可别乱嚷嚷!”

    村里人的日子不好过,大家伙十个出海六个空手而归,还有四个也就勉强能保本,要是让村里人都知道跟着敖沐阳出海能赚钱,他以后可就不得安宁了。

    敖大国大声笑道:“这我们知道,龙头,晚上去我家来两口?”

    敖沐阳道:“省着点吧,别一赚钱就喝两口,要喝过两天去我那里。”

    敖千磐道:“那敢情好,村里谁不知道龙头你的厨艺顶呱呱!”

    安抚下老虎,敖沐阳回到家里,然后被敖志兵喊到了新楼养殖池。

    老头神秘兮兮的将一扎子钱塞给他,道:“东家,鱼卖出去了。”

    这不出意外,杜雷说过人家不差钱,早上廖来喜之所以讲价,是觉得自己被宰了,实际上买鱼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敖沐阳收下钱数了数,然后抽出五十块递给他道:“行,兵爷爷你先回家吧,今天下班了。”

    敖志兵收下钱笑的合不拢嘴:“哎哎,不急着下班,我看看再收拾收拾池子,秋天这水耗子忙着补膘,可不能让它们找到机会,特别是咱们这里的黄鳝泥鳅太值钱了。”

    不光是黄鳝泥鳅值钱,敖沐阳新转移过来的石爬子更值钱。

    气温适合,鱼池中的伊乐藻已经生长了起来,这样敖沐阳就开始了立体养殖。

    鱼池的网笼里面养泥鳅和黄鳝,池子底放入鹅卵石则养了石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