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53.选哪个(2)
    九月中旬,镇上开社戏。

    在前滩镇,社戏又叫水戏,因为当地的社戏戏台往往扎在海面上。

    这大概是因为以前大家没有娱乐活动,社戏特别受欢迎,每逢镇上村里有社戏,就会吸引很多人去观看。

    因为当地路况不好,人们要看戏得划着船去,可看戏的时候要上岸,这样偶尔会碰上小偷来偷船,毕竟以前渔民的船都是木舢板,说被偷走就被偷走。

    于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在看戏的同时看住小船,戏台子就扎到了海面上。同时因为海面四周没有遮掩,视野更好,能容纳的人也更多,这个风俗就保留了下来。

    后来当地人发现,戏台在海面上更能看出戏子们的功夫,这样水戏的模式越加受到欢迎。

    时至今日,水戏又成了当地一个旅游项目,游客们对戏曲本身或许没兴趣,但对这种模式很感兴趣。

    现在海边人办社戏一般有三个目的,第一是酬神祈福,因为禁海期一般维持到八月底,所以九月初的时候很多村镇会办社戏,目的是祈祷海神保佑,让渔家人有更好的收获。

    第二个目的是娱乐活动,以前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年代,社戏可能是人们打发无聊时光的最好方式了。

    第三个目的是商业活动,因为办社戏的时候会有很多人聚集而来,所以会有商家来卖东西,甚至有时候社戏会演变成集市,人们看戏的同时也会买卖些生活用品之类。

    前滩镇受到政策保护,禁海期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所以他们看社戏的目的在于后二者。

    鹿执紫第一次看水戏,特意给敖沐阳打了个电话,邀请他一起去。

    敖沐阳很尴尬:“那啥,有别人约了我……”

    “是你约了别的姑娘吧?”鹿执紫调侃道。

    敖沐阳道:“姑娘是真的,但真是人家约我的,很早之前就约了我,我当时不好拒绝。”

    鹿执紫笑道:“好啦,不用解释,没问题,那我和老师们一起去,正好学校也组织学生们去看社戏。”

    挂了电话,敖沐阳有些发呆。

    旁边的敖富贵嗑着瓜子道:“羊子,鹿老师的约,你都拒绝?”

    敖沐阳道:“胡秀秀之前约了我,我当时答应下来了。”

    敖富贵很羡慕:“两个姑娘争抢着约你啊,我咋早没看出你这么有女人缘?”

    敖沐阳摆摆手道:“去去去,什么叫女人缘?都是普通友谊!起码现在是普通友谊!”

    敖富贵撇嘴:“那你准备跟谁发展出一份不普通的友谊呢?我警告你,你可别脚踏两条船,否则别怪兄弟不讲义气!”

    这个问题,敖沐阳最近也在考虑。

    不知道为何,胡秀秀对他似乎颇为热衷,虽然两人没见几次,可每天都会聊天,晚上胡秀秀不上班的时候还会跟他开语音甚至开视频。

    他能感觉到,胡秀秀似乎还挺中意他的。

    拿这次看社戏的事来说,小护士提前一个周就在天天跟他聊了,聊以前社戏上的去势,聊社戏里的故事,聊很多东西。

    所以,即使是鹿执紫主动来约他了,他也不好答应,否则那样太伤胡秀秀的尊严了。

    见他沉默,敖富贵来了兴趣:“喂,你是不是真认真考虑这件事了?你说说,你到底喜欢哪个?”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我喜欢哪个有用吗?我喜欢人家,人家未必喜欢我,更未必愿意嫁给我。”

    敖富贵怂恿道:“哎呀,弟兄聊天嘛,说说,你说说。”

    敖沐阳搂着元首沉吟道:“胡秀秀是个好女孩,我们家隔着近,从小长大的环境一样,之间没有隔阂。她长得漂亮,身段也好,性格也好,不矫情不作不坏,作为护士还会照顾人,所以……”

    顿了顿,他说道:“所以我选鹿老师。”

    正竖着耳朵倾听的敖富贵顿时大笑:“卧槽,你不按套路出牌,我以为你会选胡秀秀呢。”

    敖沐阳说了实话:“鹿老师真的很好看,而且她不光有好看的皮囊,还有有趣的灵魂。算了不说我了,你呢?你会选哪个?”

    敖富贵来了精神,他一捏手指握拳道:“我,两个都要!”

    “滚蛋!”敖沐阳飞了他一脚。

    吃过早饭,一行人开着船一起去看戏。

    敖沐阳没有开自己的海钓艇,而是坐了敖富贵的铁皮船,早早出发去占地方。

    船上除了两人还有敖沐鹏等一行青年,都是未婚小伙子,脸上写满了春情勃发,看起来不像是去看戏,倒是像去配种的。

    这也是正常的,因为社戏一般演的是武打爱情剧,别误会,这跟东瀛的爱情动作剧没有关系,很单纯以武戏的方式演绎爱情戏。

    以前单身小伙和姑娘们平时没见面机会,社戏给他们提供了相见的可能,于是看了爱情戏加上大家孤男寡女,很有可能会来电。

    一直到现在,红洋乡村地区的社戏也是男女青年相亲的最佳战场。

    敖沐阳有姑娘作陪,胡秀秀在码头上等着他们了,因为他们去的早,抢占了码头边上的黄金位置,胡秀秀可以直接上船。

    社戏的戏台一般是连接着码头建在水面上,码头被遮蔽起来做了戏子们的后台,大家上船或者在岸边架起的高台上看戏。

    胡秀秀今天特意和同事换了班,她穿了一件蓝色长裙,搭配一顶橘红色窄檐草帽,海风吹拂,长裙飘飘,给她增添了一些典雅。

    看到小护士,几个青年纷纷吹口哨。

    胡秀秀落落大方的上了船,对吹口哨的敖富贵等人说道:“别让我在医院看到你们,即使看到那也不是你们要来看病,否则我用针在你们身上刺一个王八出来!”

    敖富贵等人顿时萎了,迅速变得老老实实。

    社戏多种多样,一连三天,第一天表演《十劝》、《十想》、《十恨》、《十把扇子》、《十杯酒》等当地传统热戏,同时取个好彩头,十全十美。

    上午十点钟,阳光正烈,戏剧开始了。

    这时候码头周边围了好些船,一艘船接一艘船,除了一条水道之外,其他地方水泄不通。

    按照当地的规矩,观众可以随便上任何一艘船,只要观众不是来闹事的,那船主不能拒绝人家。

    水道相当于车道,船只在其中行驶,主要是一些货船,小船上有零食、有酒水和各种生活用品,镇子上的店铺纷纷赶来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