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55.出事了(记号盟+1)
    “婶子你好。”敖沐阳主动问好。

    妇女扫了扫铁皮船,问道:“我记得白天时候人挺多的,怎么这会就你自己啦?你自己在看船?”

    敖沐阳点头:“对。”

    妇女接着说道:“噢,那你这艘船该换成新的了,就算没有换成新船,那也应该保养一下。”

    敖沐阳想解释这不是自己的船,不过妇女没给他机会,直接掏出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他。

    看到钱他纳闷:“这是干嘛?”

    妇女道:“前两天晚上秀秀拿了几条银鲳鱼回来,从你这里拿的对吧?我称过了,一共三斤半,现在这鱼一斤是六十块吧?喏,婶子给你两百,也别嫌少。”

    敖沐阳摆手道:“婶子你这是干嘛?太客气了,那就是我送你们和秀秀吃的,不要钱。”

    妇女说道:“我男人以前也出海捕鱼来着,所以我知道打渔的辛苦,你这挣得是辛苦钱,可别乱大方。”

    顿了顿,她又说道:“再说,咱们没亲没故的,你送我们这么贵的鱼干嘛?是吧,让街里街坊误会了多不好,特别是你跟秀秀都是找对象的时候,可不能被人误会。”

    话到这里,敖沐阳就明白了。

    胡秀秀的母亲显然知道自己和她女儿相亲的事,或者知道两人现在有那么几分意思,人家是来表达对自己的不满意。

    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既然对方家庭瞧不上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往上贴。

    敖沐阳接过了钱,胡秀秀的母亲撇撇嘴还要说什么,这时候又有小船划了过来,船头坐着个姑娘。

    晚霞洒在海上,橙红一片,姑娘一身雪白运动服,好像橙红花瓣上一点白色花蕊,她随着小船在水中荡漾,如同花蕊随风飘动。

    胡秀秀的母亲看到后下意识的说道:“哟,这哪里来的闺女?生的真好看。”

    敖沐阳道:“她叫鹿执紫,是城里来的支教老师,在我们村小学任教。”

    敖富贵撑着船,小船靠上来,鹿执紫招招手道:“喂,沐阳,什么时候回家给我做饭吃?我肚子都要饿扁啦。”

    敖沐阳笑道:“这就走了。”

    他向胡秀秀的母亲道歉:“不好意思啊婶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先回家了。”

    胡秀秀的母亲看了看鹿执紫,又看了看他,她似乎想说什么,但鹿执紫和敖富贵两人已经上了铁皮船,于是她便笑道:“好,以后常来镇上玩。”

    她划船离开,敖沐阳招了招手,敖千莱划船过来,这样敖沐阳将两百块递给他道:“全换成饮料,请咱们村里的人喝饮料,挨个发一瓶。”

    敖千莱欢天喜地的接过钱离开,敖富贵担心的问道:“羊子,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敖沐阳笑道:“有什么刺激?你们怎么过来了?”

    鹿执紫斜睨他一眼,道:“过来给某人解围咯。”

    敖沐阳失笑:“给我解围?我遇上什么难题了?”

    敖富贵嗫嚅道:“我看胡秀秀她妈来找你,觉得肯定没好事,她妈这人说话很难听,我怕她伤了你。”

    敖沐阳摆手道:“那怎么会?”

    敖富贵道:“羊子,我……”

    敖沐阳又摆手道:“我都知道,不用说了,咱们回家了。”

    敖富贵拍拍他的肩膀,道:“回家,看这鸟戏没什么意思。”

    鹿执紫调侃道:“你是没有搭讪到好看的小姐姐,所以才觉得没意思吧。”

    敖富贵做愤怒状:“看破不说破,还是好伙伴,看破还说破,这就是罪过!”

    他喊了几声,找了要回家的村里人上船,然后铁皮船顺着水道往外开。

    船开到空余海面上的时候被堵住了,敖富贵探头往前看,看到有几个警察在忙活,顿时心里一紧:“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敖沐阳也担心出事,他看到警察里有熟人,就招手喊道:“喂,宋公明,老宋,老宋!”

    镇上的警察宋公明踩着汇集在一起的船板走了过来道:“老敖,你们不看社戏了?这是要回家?哟,这位姑娘是?”

    鹿执紫礼貌的点头打招呼,敖沐阳笑道:“一位朋友。”

    宋公明上来轻飘飘的给了他一拳,嘿嘿笑道:“女朋友吧?好小子,厉害啊,你这社戏看的行,拐了这么个好姑娘上船。”

    敖沐阳想要解释,鹿执紫开口挡住了他的话:“宋警官,前面发生什么事了?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

    说到这个,宋公明脸上出现一层阴霾:“不用,你们帮不上忙,我一位领导的枪掉水里了,你们别声张,这是大事!”

    在中国,警察配枪丢失可是一个很大的过失。

    敖沐阳吃惊道:“你们镇警察还配枪?”

    宋公明道:“不是,一个海警,这不是搞社戏吗?镇上警察维持治安人数不够,就申请了支援,临近的海警来帮忙,结果踏马的出了这档子事!”

    这时候前方有人喊道:“找了潜水员过来,都让开、都让开。”

    宋公明闻言着急,道:“找到潜水员了?走,开船过去,我去看看情况,玛德千万要找到枪,要不然这次可会出大篓子的。”

    敖富贵开船,鹿执紫奇怪的说道:“枪不是鱼,这里也不算很深,既然枪丢了,那就原地去找不就是了?”

    敖沐阳道:“恐怕他们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宋公明拍了下大腿道:“老敖你说到点子了,嗨,我那领导是偶然一摸枪发现枪没了,之前他巡逻的时候感觉到有东西掉入水里来着,但没上心,这会才知道当时掉的是枪!”

    两艘海警巡逻艇在海面上缓缓游荡,一个精干的青年警察从水里浮了上来,他抹了把脸道:“不行,水太深,我没工具潜不下去。”

    旁边一艘快艇上响起个敖沐阳很耳熟的声音:“警官,你还是上来吧,我不是瞧不起你们啊,我这人就是说话直,这事得靠专业的人来干。”

    巡逻艇上的镇派出所所长皱眉道:“行了行了,小王你别废话了,赶紧让你们村的潜水员下水,赶紧的,这事不能耽误!”

    敖沐阳打量了一下,难怪感觉声音这么耳熟,这是又碰到王栋梁了。

    此时这货正跟村里几条汉子在一起,汉子们忙着往身上穿潜水服、挂氧气罐,显然这是要做深潜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