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58.老虎顶人(记号盟+4)
    九月中旬,秋老虎不再那么凶猛,天气变得开始凉爽一些。

    早上出海的时候,敖沐阳仰头看,天空湛蓝,苍穹清澈,有候鸟排着队向南方飞去,秋季的味道出现了。

    敖大国三人说说笑笑上了船,敖沐阳招招手道:“行了,准备出发。”

    向来比较沉默的敖沐兵忽然指向前方:“哎,前面那是不是咱们村里人?那是干嘛呢?”

    码头侧前方的深海区,一艘小舢板在水上飘荡着,有人怔怔的站在船头。

    敖大国眯着眼看了看,道:“肯定咱们村里的,要不然谁这么早来这边?不过我也不知道在干嘛,他在看什么?”

    似乎是发现他们注意到了自己,小舢板上的人忽然跳入了水中,溅起老大一朵浪花。

    过了一会,海水涌动,这人从水里冒了出来费劲的爬上了船,然后他又跳入水中,再度溅起老大一朵浪花。

    “玩跳水吗?”敖沐阳随口问了一句,然后开动了海钓艇。

    敖大国为人心思缜密,他琢磨了一下道:“不大对劲,龙头,过去瞧瞧吧?看看村里这是谁在搞什么啊。”

    敖沐阳点头,海钓艇率先开了过去。

    随着快艇行驶,他看到海面上又浮起一个人,这人一出海就在吼叫:“你什么鬼玩意儿?你什么东西?滚一边去!滚开!不用你推我,不用你救我……”

    一段‘嗡嗡’的声音响起,敖沐阳一愣,这是老虎的叫声啊。

    看到快艇靠近,浮出水面的人爬上船,又一次跳入水中!

    这次隔着近,敖沐阳看清了,跳水的是自己同学敖文昌!

    敖文昌着急忙慌的从小舢板上跳入海里,他身上绑着渔网,渔网里缠着砖块石头等东西,这让敖沐阳下意识想到了投水自杀的人。

    生活在海边的人都有好水性,一般想要跳海自杀很难的,因为当人在海里憋得受不了的时候,生存本能会驱使人浮出水面。

    所以,渔家人要自杀往往都会在身上缠上沉重的东西,让自己落入水中后爬不上来。

    敖文昌现在就是这个形象!

    见此敖沐阳大吼道:“文昌,你干什么?”

    敖大国等人也看出来了,他们三个纷纷跳入水里:“卧槽文昌,你疯了啊?”

    不等他们去救援,敖文昌跳入水中后沉不下去,很快他被一个大脑袋给顶了出来。

    大脑袋就像顶球似的,顶着他从水下到水面,再从水面到小舢板船旁边,把他往舢板船上顶。

    不用说,正在顶着敖文昌的就是小虎鲸了。

    敖沐阳几人下水,七手八脚将敖文昌给拖上船。

    敖大国抽出剔鱼刀将渔网割开,吼道:“文昌,你咋了嘛?你犯什么邪性?!”

    相貌秀气的敖文昌嚎叫道:“你们让开,你们一边去!不关你们事,别管我,别管我!”

    敖千磐干咽着唾沫道:“卧槽,文昌是不是被黄鼠狼子或者啥玩意给迷着了?我看他不对劲呀!”

    敖文昌嚎啕大哭:“你们走,你们都走啊,我不想活了,大国叔你们别管我,阳哥,别管我,让我去死!”

    一边哭,他一边挣扎,使劲的推搡敖大国等人。

    敖沐阳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死什么?死什么?!你真被鬼迷心窍了?!你活的好好的,干嘛要自杀?!”

    敖文昌哭嚎道:“你们让开,让我死啊!你们懂什么?你们知道什么?我活不下去了,我不活了!”

    敖沐阳又给他一巴掌,厉声道:“去你吗!这一巴掌我替你妈抽你的!听听你说什么傻话?”

    敖文昌吼道:“我傻什么?阳哥你不是我,你日子过的好,你现在是村里的、你是村里的牛人,你厉害了,呜呜,我,我呢?我是笑话,呜呜,让我死吧!我真的活不下去……”

    敖大国也给了他一巴掌:“说什么傻话?啊?你说什么傻话?”

    敖沐阳将他拖起来指着海里正冒头浮窥他们的老虎道:“你死?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死?看到这只虎鲸了吗?它一条鱼都知道活着是好事,你刚才跳水,它一个劲把你往船上推,就是想让你好好活着啊!”

    “你怎么连一条鱼都比不上?一条鱼都知道活着的可贵,它努力想帮你活下去,它不懂事,可它就知道活下去才是好事,它努力帮你呢,努力帮你活下去,但是你看看你在干嘛?”

    老虎看他指着自己,顿时开心起来,傻乎乎的潜入水里只露出背鳍又在海面上游动起来。

    敖沐兵喃喃道:“老虎真是神了,这是神鲸啊!”

    敖文昌跪在船头捂着脸哭:“呜呜,阳哥,别说了,事跟你们没关系,我是真活不下去了,我宁愿死也不想当村里的笑柄。”

    敖沐阳吼道:“谁笑话你了?你踏马一直是村里孩子的榜样……”

    “早就不是了!”敖文昌大叫,“我现在成了村里的笑话,成了全镇子的笑话,我去看社戏,镇上的人和其他村里都笑话我你知道吗?”

    “我是个大学生,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这能怎么样?我一无是处,待在家里考了三年公务员和事业编,什么都没考上,蹲在家里跟个废物似的,呜呜!”

    敖沐阳深吸一口气,道:“没考上公务员和事业编就得死?那咱们村排队跳海自杀算了,我也自杀算了!”

    敖文昌哭道:“不一样,这不一样啊,我就会读书,我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

    敖沐阳将敖大国兜里的酒瓶拿出来,拧开盖子递给敖文昌:“别废话,喝两口,然后我跟你好好说说。”

    敖文昌抽噎着喝了口白酒,敖沐阳说道:“谁说你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你可以去红洋找工作,你可是985大学毕业的,找个好工作不是易如反掌?”

    “不是,阳哥,我做不了主。”敖文昌抹了把泪水,“我爸妈非让我考公务员,他们说我读书这么好,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就得去政府吃皇粮,不让我去找工作!”

    “去年开始,我就不想考了,我想出海,跟着船出海去打渔,我觉得做渔夫也很好,咱们祖祖辈辈不都是渔家的吗?”

    “可我爸妈不行,他们嫌我丢人!他们逼我考公务员,我考不上了,我真的真的不想考了,我要崩溃了!玛德,我要崩溃了!我宁愿死,我死了让他们自己去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