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0.闹剧(1)
    几网鱼打捞上来,船上一片欢声笑语。

    渔家人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拉上渔网有收获的时候。

    敖文昌跟着拉网和收拾渔获,看着网子放开落下这么多沙丁鱼,早上还要死要活的他这会变得兴高采烈:

    “这一网上来,出海的本钱就回来了,是不是啊大国叔?”

    敖大国忙碌的归拢鱼群,笑的合不拢嘴:“肯定赚了!出来一趟柴油加人工就五六百块钱,沙丁鱼现在少说五六块钱一斤,这一网不得有一百四五十斤?肯定赚了!”

    “沙丁鱼一网少说七百块,里面还有些马鲛鱼、大口子、偏口子,这些鱼起码得十五块一斤?我估计怎么着也有二十来斤,那又是三百块,这就算一千块了。”敖文昌笑道。

    “算人工的话,现在一个壮劳力出海一天是一百块,你们三个算三百块,柴油钱四百块足够,加三百块渔船折旧费,算一算的话这还不赚钱,就是回本了。”

    敖千磐笑道:“你算的倒是准。”

    敖文昌道:“都是最简单的加减法,很容易就能算出来。”

    敖大国点了个烟叼在嘴里深吸了一口,然后说道:“对啊,难怪老是赔钱,我以前算的不准。”

    开着海钓艇在前面带队的敖沐阳招招手喊道:“继续下网,走十点钟方向,加快船速!”

    敖大国用牙咬住烟屁股,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好,龙头!”

    这一趟出海的收获就是沙丁鱼,另外捎带还有一些马鲛鱼之类。

    沙丁鱼是海洋鱼类生物链中的基础,它们是很多肉食性鱼类的食物,所以每次捕捞沙丁鱼,都会有额外收获。

    连续几网撒了下去,渔船的船舱满满当当全是沙丁鱼了。

    捞完了沙丁鱼,敖沐阳就带队回归。

    沙丁鱼不是稀罕的鱼种,所以不必送去红洋,带去镇上码头就能卖掉。

    敖大国去卖鱼,敖沐阳带着敖文昌先行回村。

    海钓艇行驶在村外的海面上,隔着老远他们就看到码头上站着一堆人。

    敖文昌好奇的问道:“大家在干嘛?”

    敖沐阳随意道:“不知道,过去看看,难道村里也要搞水戏?”

    敖文昌脸色都变了:“可别,村里可别有什么集体活动了,每次大家聚集在一起就拿我做话题。”

    海钓艇掀起雪白的浪花驶向码头,老虎不甘心,不想就这么和敖沐阳分开,又悄悄跟了上去。

    逐渐靠近码头,两人也逐渐看清了码头上的情况。

    只见码头上围着至少四五十号人,一个妇女声嘶力竭的在哭嚎:“文昌啊!文昌,文昌啊!我儿子啊,我儿子,我儿子你去哪里了啊?你不能死呀,你怎么了呀,啊啊,文昌啊……”

    旁边的人在竭力的安慰:“千耀媳妇,快别哭了,别哭了,唉!”

    “可能文昌没跳海自杀,这不没找着尸体吗……”

    “玛戈璧大友,你说谁跳海自杀?我儿子一定不会跳海自杀!我儿子是谁?他不会这么软弱的,他一定是跟我们开玩笑,那遗书就是开玩笑的!”敖文昌的父亲敖千耀疯狂吼叫道。

    敖文昌的母亲冲上去撕扯丈夫,状若疯虎:“草拟吗,敖千耀!都是你逼死文昌的,文昌在信里说的清清楚楚,就是你逼死他的!当官当官当官!怎么死的不是你?!”

    隐隐约约的听着码头上的喊叫声,敖沐阳愕然看向敖文昌:“你爸妈?”

    敖文昌脸色大变:“我靠,我早上跳海那会在我家舢板船上留了遗书,跟你出海的时候忘记把遗书带走了!”

    这样敖沐阳就知道了怎么回事,显然在他们离开后有人发现了空无一人的小船,又从船上发现了遗书,然后以为敖文昌自杀了。

    特别是船上还留有敖文昌的衣服,当时是敖沐阳看他几次跳海搞的湿漉漉让他换的,换下来后敖文昌就扔在了自家舢板船上,估计这也被当做他自杀的证据了。

    敖沐阳猛轰油门,海钓艇以最快速度进入码头。

    敖文昌匆匆忙忙的上了码头喊道:“爸妈,我没死!我回来了!”

    正忧心忡忡的村民愕然扭头,正在撕扯的敖千耀夫妻更愕然的扭头,然后看到了活生生的敖文昌。

    他母亲姚秀丽一边看着他一边抓挠丈夫,敖千耀也不躲避,蹲在地上满脸颓废,任凭妻子折腾。

    听到熟悉的儿子的声音,敖千耀猛然抬头,随即吼叫一声:“儿子!”

    姚秀丽有点反应不过来,她的眼睛哭的肿的跟桃子一样,神经已经麻痹了,虽然看到了儿子,可她茫然起来,下意识的继续折腾丈夫。

    敖千耀一把推开她叫道:“你看不到儿子回来了吗?还挠我干嘛?”

    敖文昌快步跑上来抱住母亲,这样近距离看到儿子、感受着儿子的体温,姚秀丽终于相信这是事实,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儿子啊!儿子!卧槽你妈你这是去哪里了?”

    敖千莱愣愣的问道:“秀才,你不是跳海自杀了吗?我上午还去潜水找你尸体来着,你从哪里又冒出来了?”

    宋秋敏拉了他一把嗔道:“别乱说了,千莱叔,文昌没自杀。”

    “对对对,文昌没自杀,太好了。”

    “我都说了,秀才就是吓唬吓唬他爸妈而已!”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别在这里看热闹了,没死人就好。”

    喜悦和兴奋之后,敖千耀则火了:“草拟吗,你这个死孩子,这种事能开玩笑?能用这种事吓唬人?”

    说着,他想上去动手打儿子。

    今天实在把他和妻子吓死了,上午的时候要不是村里妇女拦住,他媳妇也得投海自杀!

    面对积威已久的父亲,敖文昌还是有些害怕,抱着母亲畏畏缩缩的看着他。

    敖沐阳看不下去,说道:“文昌,你还想再被逼死一次?下一次你不一定还能好运气的碰到老虎!”

    听到这话,敖文昌猛地反应过来,然后他一把推开父亲的手臂吼道:“你以为我是吓唬你们?要不是阳哥养的虎鲸救了我,要不是阳哥救了我,我真的就死了!”

    敖千耀厉声道:“你还敢吓唬我?”

    敖文昌愤怒而憋屈,他推开母亲又向海里跳去:“你就非得逼死我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