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2.喵汪合作(3)
    小姑娘十多岁的样子,身材瘦高、衣服宽大破旧,乱蓬蓬的头发上沾着杂草、衣服上满是泥土,看起来颇为狼狈。

    敖沐阳不认识她,这应该不是村里的女孩,他回来几个月把村里转遍了,因为抓泥鳅和黄鳝的事,村里孩子基本上都和他混了个面熟。

    于是他笑着问道:“你是哪个村的孩子?”

    小姑娘戒备的看着他,固执的说道:“这是我看到的,我用灯光照着来着。”

    将军窜了出来,小姑娘看到后吓一跳,咬着嘴唇恶狠狠的瞪了敖沐阳一眼继续说道:“你把这个爬拉猴给我,我不怕你的狗。”

    敖沐阳吹了声口哨,将军跑了回去。

    他笑道:“你不怕吗?我看你很害怕啊,算了不逗你玩了,既然这是你先发现的,那我给你好了。对了,你到底哪个村的?”

    小姑娘很警惕,她没回答,而是说道:“你要是想给我,那把它扔过来,我不去你那里拿。”

    敖沐阳将金蝉放在了地上,然后转身走开:“你自己来拿吧,小姑娘自己一个人走夜路,可得小心呀。”

    他绝对是好心好意的提醒这姑娘,结果小姑娘在他背后恶狠狠的说道:“流氓!”

    好脾气如敖沐阳,此时也忍不住想回头爆粗口。

    他懒得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带着将军和元首继续溜达,能找到金蝉那是运气好,找不到就当遛狗了。

    这样他放松下来,玩弄着手电筒在村后道路上溜达着。

    灯光从一棵树上一闪而过,将军忽然跑了过去又跑回来,它跑到敖沐阳跟前,张开嘴后吐出一个金蝉。

    见此敖沐阳乐了,他摸摸将军的脑袋夸赞道:“呀,将军,真厉害,真乖,来,爸爸亲亲你!”

    得到鼓励,将军高兴的咧嘴吐舌头甩啊甩。

    他们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将军又叼回来一只金蝉。

    这可把敖沐阳高兴坏了,将军是找金蝉的好手啊。

    其实他应该早有预料,找金蝉就靠一个本事,那就是眼力劲!

    村里的树就是这些树,大家一起找,每棵树都被大家看过了,可就是有些人看不到金蝉而其他人会看到,原因便是眼力劲不一样。

    但在晚上比眼力劲,那整个龙头村没有能比得上将军的,唯一能对它制造威胁的是夜行猛兽元首。

    又找到了一个金蝉,将军得意的在敖沐阳身边摇尾巴。

    敖沐阳给它挠了挠脖子,它舒服的躺下露出肚皮,于是敖沐阳又笑着给他挠肚皮。

    元首看到后,饼子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表情,慵懒的眼神迅速改变,变成绿光闪烁。

    它的眸子很绿,比老王邻居家男人的头顶还绿。

    元首悄无声息的进入路边的沟壑中行走起来,走了一会它垂头丧气的跑了回来:路边太脏了,长了很多灌木丛,它的毛很蓬松,去里面转一圈身上就沾满杂草了,这让它无法忍受!

    而且,路边还长着一些苍耳,秋季的苍耳子变成棕黄色,它的外表全是小刺,元首只要碰到就会沾上,这让它更不能忍受!

    金短毛不怕,它们一身短毛特别光滑,用沾水即落来形容毫不夸张,不管杂草还是苍耳子都沾不上去。

    将军骄傲在树林间行进,不需要敖沐阳的手电筒来照面,仅仅靠月光它就能发现金蝉。

    很快它跑回来,嘴里又叼着一只金蝉。

    敖沐阳忍不住鼓掌:“太厉害了将军!”

    将军骄傲的出发,雄赳赳气昂昂,好像真的是一位带着百万雄兵奔赴边疆的将军。

    它跑到路边一棵树下转了一圈,然后人立而起,用后爪撑地前爪扶着树跳了一下,又跳了一下,连续跳了好几下……

    敖沐阳奇怪的用手电去照,发现一个金蝉爬到了树中央,将军够不着。

    这时候元首抖擞精神,它嗖嗖嗖爬上去,轻易叼着金蝉跳了下来。

    尾巴一甩,饼子脸一翘,元首表现的很骄傲。

    将军一巴掌拍了上去:抢我老爹的么么哒,上前领死!

    元首轻巧的避开,吐出金蝉叫了一声,摆出战斗架势:“哇呜!”

    敖沐阳笑着把将军拖住:“行了行了,友好一点,你们可是好朋友啊。”

    将军用冷酷的眼神瞪着元首:好朋友?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从海边救回来这个贼猫!

    元首的目光比月光还冷:好朋友?本喵有很多朋友,呃,暂时没有,以后会有,总之,不管有多少朋友,里面绝不会有一条狗!

    战争,一触即发!

    然后敖沐阳出手了,他将它们两个拖到身边,一个挠脖子一个挠肚皮,顿时,一个眯着眼蹲下身一个翻身露出肚子,都高兴起来。

    继续出发,将军去找金蝉,它找到后自己能用嘴巴或者爪子够得着就叼回来,够不着就会人立而起扶着树去蹦跶。

    元首很聪明,只要将军开始蹦跶,它就会爬到树上去寻找金蝉,一找一个准,这是精确定位打击。

    找到十一点多,敖沐阳就出手了一次,找到的金蝉还被一个小姑娘抢走了,然后他最终的收获有上百个金蝉,沉甸甸的一小袋子。

    带着这一袋子金蝉回家,敖沐阳调了一碗盐水,然后将这些金蝉全放了进去。

    将军用前爪扶着灶台凑热闹,看到金蝉在盐水里绝望的挣扎,它夹着尾巴哆嗦了两下,造孽啊!

    还没有蜕皮的金蝉必须第一时间弄死,否则它们会在夜里蜕皮成蝉,那样的话脂肪和蛋白质含量会锐减,口感也会变差。

    到了早上,敖沐阳开始炸金蝉,这个很简单,油锅开了把筛掉盐水的金蝉放进去即可。

    浓烈的香味弥漫开来,将军‘嗖’的冲了出来,在旁边摇摆尾巴舔起嘴来。

    敖沐阳给鹿执紫打了个电话:“下来吃早饭,好吃的。”

    “收到,立马赶到!”

    赶到的不光女老师,还有她的学生们。

    从早上开始,接二连三有孩子过来给他送腌好的金蝉,当然,一个金蝉一块钱,明码标价。

    敖沐阳将昨晚找到的一百多个金蝉一起炸了,这时节出来的金蝉长得很饱满,肚子鼓鼓囊囊,油一炸露出金灿灿的颜色,无比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