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3.中医看问题(我这么帅盟+1)
    看着一盘油光金亮的炸金蝉,鹿执紫不像以往那么兴奋,她坐在那里看着金蝉满脸犹豫,似乎在斗争什么。

    敖沐阳以为她没吃过,就笑道:“这东西就是树上铲的幼虫,能吃,而且很好吃,里面富含蛋白质,吃了还不会长胖。”

    鹿执紫道:“我知道,天,你以为我连金蝉都不知道吗?”

    “那你应该知道这东西好吃吧?”敖沐阳纳闷,“你怎么不吃呀?”

    鹿执紫沮丧道:“我到了秋天就会犯肠易激综合征,你知道这种病吗?就是腹泻,找不到原因的腹泻,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犯,有时候中午吃炒肉还没事,晚上喝一碗粥就会腹泻了。”

    敖沐阳点头:“这个我知道,以前我做厨师,不少顾客就有这个问题,是生活压力大导致的内分泌性疾病,不太好治。”

    听了这话,鹿执紫有些落落寡合:“是呀,不大好治,我在国内外都看过的,结果都没有看好。”

    敖沐阳笑道:“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带你去敖老师那里看看,敖老师的中医挺厉害的,对这些疑难杂症或许有办法。”

    鹿执紫将信将疑:“我不是怀疑咱们中医,不过这病的病根都找不到,怎么治疗?对症治疗?”

    敖沐阳道:“嗨,我虽然也跟老师学过医术,但就学了几个简单的土方子,到时候去问问他再说。”

    龙头村小学有十二位老师,姓敖的就一位,那便是村里的赤脚老医生敖志盛。

    两人坐下,一人一碗手擀面,菜就是炸金蝉,敖沐阳倒了一些盐和椒盐在外面,口味淡就用炸金蝉蘸盐,口味重可以蘸椒盐。

    厨师为了保持味蕾的敏锐,往往都口淡,不会吃重口味的东西。

    敖沐阳就是这样,他夹了一个金蝉在盐上稍微一蘸吃进嘴里,牙齿咀嚼,满口香喷喷。

    鹿执紫吃之前挺犹豫的,开吃之后立马来了胃口,小口小口吃着,吃的连绵不断。

    一边吃着炸金蝉,敖沐阳一边说道:“现在这东西实现人工养殖了,不过养殖的金蝉得少吃,为了促生长,有些不法之徒往地里喷促生长激素。”

    鹿执紫笑道:“嗯,来了龙头村,我收获最大的就是你这里的美食,都是纯天然,其实我一直有肠胃的毛病,以前吃饭店的饭菜经常犯这些毛病。但在你这里吃饭,除了这次的季节性肠易激,其他再没犯过毛病。”

    聊了会食物,鹿执紫又说道:“聊点八卦行不行?”

    敖沐阳道:“八卦谁?”

    鹿执紫嘻嘻笑道:“当然是你。”

    敖沐阳立马反应过来,知道她要问自己相亲的事,就尴尬的笑道:“我有什么可八卦的?之前相亲来着,没成,人家家里看不上我。”

    他这么落落大方的说出来,鹿执紫没了兴趣,她撇撇嘴道:“那家人真是没眼光,她们以后肯定会后悔。对了,听你的意思,你对人家姑娘挺满意?”

    敖沐阳咂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看到我们村的情况了,跟我差不多年纪的,除了敖富贵和大鹏基本上都结婚了,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你不挑剔,是个姑娘愿意给你做媳妇你就乐意,是吧?”鹿执紫揶揄他。

    敖沐阳挥筷子:“吃饭吃饭,食不言寝不语,赶紧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去找敖老师看看肚子的问题。”

    他们早饭吃的早,还没有到上课时间,敖志盛待在家里的小诊所里看书。

    敖沐阳和鹿执紫敲门,老爷子摘掉眼镜笑道:“你们俩怎么上我老头子的门了?看来有什么事?”

    指了指鹿执紫,敖沐阳道:“老师,你给鹿老师看看,她有肠易激综合征,你知道这病吗?不大好治。”

    敖志盛道:“你说的这个名我不知道,咱们中医和西医命名方式不一样,这样,鹿老师,你先给我手腕,我看看你情况。”

    鹿执紫乖乖的送上手臂,老爷子将手指轻轻搭在手腕上闭上眼睛测了起来。

    见此,鹿执紫对敖沐阳做鬼脸,老爷子没睁眼睛直接说道:“鹿老师,平心静气我才能听你的脉。”

    鹿执紫吐吐舌头,也闭上眼睛。

    敖沐阳没事干,坐在对面打量她。

    鹿执紫五官生的精致,闭上眼睛后,除了她那小巧的鼻翼在轻轻的颤动外,整个人安静下来,如同一尊精心雕琢的白玉像。

    她的皮肤很白,看着她的手腕,敖沐阳理解了肤若凝脂这个词。

    把着脉,老爷子问道:“鹿老师,你一旦犯病,是不是肚子里有乱七八糟的声音?比如轻轻的流水声?”

    “对。”鹿执紫说道,“有时候是流水声,有时候的气在滚动的声音,还有时候叫的跟蛙鸣似的。”

    敖沐阳道:“那是你在放屁吧?”

    鹿执紫气道:“胡说,美女是不放屁的!”

    老爷子笑着放开手,道:“张开嘴吐出舌头给我看看。”

    鹿执紫露出舌头,老爷子对敖沐阳招招手道:“你过来看,舌苔满布、舌体胖大,舌边雕齿痕,舌面流玉液,还记得我教你的舌象五脏说吗?”

    敖沐阳讪笑道:“忘了。”

    这些东西是敖志盛做教师时候在课堂上趁着空闲教学生们的,他们当时还是小学生,怎么可能学会这么高深的东西?

    不过他看出来了,鹿执紫的舌象不好,舌头不是健康的红润色,而是有些发白。

    敖志盛刚要说话,跟随而来的将军看到鹿执紫吐出舌头,它也扶着桌子站起来,凑在旁边吐出舌头,一吐老长,跟吊死鬼似的。

    敖沐阳扶额,将军自从服用金滴之后就特别喜欢模仿人的动作,当然,元首也是这样,而且模仿本事更强,只是它没来。

    敖志盛在将军额头上弹了一下,对鹿执紫说道:“你这是阴性脾虚,脾虚导致脾土无力控制水湿,水湿逆转加重了脾虚,这样脾无力运化水饮,最终导致了腹泻。”

    鹿执紫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是肾虚吗?”

    敖志盛大笑:“你确实也有些肾虚,不过年轻姑娘嘛,经常熬夜加上妇科的问题,难免会有这问题,不必治疗。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吃几天先治腹泻。”

    敖沐阳嘿嘿笑着问道:“老师,你看我怎么样?”

    敖志盛拍拍他肩膀道:“红光满天、印堂饱满、精气神充沛,去下地干活能当个牛使!”

    “至于你这条狗,它倒是有些问题!”

    敖沐阳立马紧张了:“什么问题?”